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四十六章 有了个主意
在场的所有书办和幕僚大多有秀才功名在身,最差的,如顾润者,虽然只是个老童生,却也是满腹诗书(明朝好女婿446章)。
  
  学而优则仕自来就是中国古代读书人的最高理想,对于科举,即便如顾润这种自暴自弃的纨绔也都曾经留意过。八股时文、三馆体更是每日必修的功课,如何看不出苏木这手字的好坏。
  
  却见苏木的判语上所写的字,一个个端正标准,真真如用尺子一笔笔画出来一样,精确到毫端正。咋一眼看上去,竟像是刚出版的书籍,还散发着油墨的芳香。
  
  这样的自机械工整,或许谈不上任何艺术性。可任何事物做到极处,却有一种叫人无法想象的美感。
  
  只看上一眼,所有人都在心里抽了一口冷气,这种书法,即便是去到会试考场做誊录,也是拔尖的。
  
  可见,这个梅富贵在这种字体上下了许多工夫。除有极高的天分之外,至少也在此道上浸淫了十年上下。
  
  大家心中又是一真迷惑:能够沉下心在三馆体上耗费这么多年心血之人,多半是有志在科举场上一展身手。一般人若是对书法有兴趣,也不会选这种字体。这个梅富贵不过是一个粗鄙武夫,他怎么可能写得如此好的字,若单看字,还真要以为他是一个读书种子呢!
  
  又同时朝屋中看了一眼,却见梅富贵端正地坐在那里,依旧提着笔写个不停。看他身形姿势,直如行云流水,有一种说不出的风雅之气。
  
  这模样,还有那一点像是在大同前线厮杀的卑贱的一文汉?
  
  一刹那,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心中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敬畏。
  
  其实,读书人即便再文人相轻,对于学问素养比自己高出一大截的人物,还是非常景仰的。在这种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也只有沉默的份儿了。
  
  顾润见苏木出了这么大一个风头,心中恼恨,忍不住冷笑一声:“字写得好又怎么样,读书人,身言书判,怎么写不要紧,关键是写什么。字再好,若满纸皆是荒谬之言,却也无一可取。程兄,也不知道这个梅富贵的判词作得如何?”
  
  他口中的程兄乃是盐司的老书办,早在十年前就中了秀才,乃是转运使官署有名的刀笔吏。听到顾润问,就捧起苏木的判词看起来。
  
  这一看,心中更是吃了一惊。
  
  官府的判事,除了原则性的问题不能回避之外,一般的小事究竟一个转圜余地,不能将话说死。而且,没事都要在儒家经典中找到合适的词句和道理,先占住道德的高度,然后再说具体的事务。所谓法理不过人情,圣人之言和儒家的道理才是处置日常事务的最高标准。
  
  这情形就如同后世期间,一遇到事,甚至吃饭拉屎,先得背一段语录。
  
  同那个荒唐年代一样,古人也不能免俗。
  
  古今同理,一脉相承而已。
  
  除此之外,格式也要对,形式大于内容。
  
  看苏木的判词,每一事都能在儒家经典中找到相对的词语。这抄下的词句还不是胡蒙,放在判词中竟是妥帖、适当。
  
  不是对儒家经典烂熟于胸者,又如何写得出来。
  
  顾润等人见他发呆,又同时将心思落到判词上,这一看,心中都是震撼:刚才梅富贵看一份宗卷也不过是片刻光景,一目十行之后,提笔就判。有如此才情者,有如此好字者,早就去参加科举考试了,怎么着也能弄个秀才当当,不强似去前线做大头兵。这个梅富贵,究竟是什么人物啊?
  
  看到众人的悚然动容,坐在屋中的苏木心中好笑。
  
  若说起国学素养,又有什么人比得上经过这么多名师调教的自己?如内阁三老和王鳌,任何一人,即便在这个年代,也算是一代宗师。寻常人碰到一个,已经是造化,更别说自己被他们没日每夜的耳提面命了几个月。
  
  这一整套的皇家教育,算是便宜我了。
  
  苏木小露了一手,算是将转运使官署、同知厅和副使官署的同僚们给震住了,可以明显地看到这下家伙面上的表情对自己多了几分客气。
  
  不过,有顾润这个情敌在,自然免不了要给苏木制造许多麻烦。
  
  接下来,这些家伙索性什么事也不做,一遇到盐司公务都推到转运使官署来。
  
  如此一来,整个盐司好像就苏木一个人在做事。
  
  苏木什么人物,在西苑时,刘瑾又是个草包,可以说东宫事务都是他一手尽揽。盐司的工作虽然陌生,可入了手,却也简单。
  
  他心中知道这是顾润和其他幕僚在撂挑子,想给他一点厉害瞧瞧。
  
  口中也不说破,甚至没有丝毫怨言。就那么整天坐在屋中,看文档、下判词,却将一个偌大的盐运使司维持下去。
  
  如此没日没夜丢办公,即便他身体再强壮,也吃不消了。
  
  又过了两日,他突然觉得手指疼得厉害,一抓笔,背心就出了一层冷汗。
  
  定睛看去,却看到自己右手的中指第一个关节处被笔杆子磨出了一个血泡。
  
  苏木苦笑着拔下一根头发,刺破燎泡,挤了点血出来。
  
  这盐司的幕僚和书办们看来是想给我和吴老先生来一个非暴力不合作了,嘿嘿,好在我苏木也不是废物,总算竭力将这么大一个摊子维持下去,不至叫顾花少他们看笑话。
  
  不过,老这么纠缠于日常事务也不是法子,还得好生想想,接下来该怎么办。
  
  看着燎泡破chu渗出的一滴血,苏木心中一动,好象把握了一些什么。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老书办走进来,道:“梅先生,大老爷请你过去。”
  
  “大老爷的牙齿可好了些,不知叫我过去所为何事?”
  
  很奇怪那老书办对苏木却甚是客气,摸着鼠须,笑道:“吴大人的牙已经彻底好了,这几日都在看你的判词呢!能为什么,还不是上头催得紧,一个月三十万两白银需解送京城。如今,咱们盐司衙门穷得都快当裤子了,换谁都要着急上火。大老爷请你过去,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
  
  苏木已经想好了主意,将笔一扔,淡淡一笑:“不过是每月三十万而已,又有何难。如今,盐司的事情总算理顺了,我这就去见大老爷。”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