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四十九章 泥菩萨也有三分火性
说话间,就有三四个阳家的伙计从他们的船上跃过来(明朝好女婿449章)。粗手粗脚地推搡着苏木手下的船夫,喝骂:“放跳板,腾空船舱!”
  
  一时间,船上乱成一团,脚夫和水手们都是面色苍白地缩到一边,就连带苏木出差的那个衙役也是不敢说话。
  
  盐司怎么着也是堂堂省级衙门,盐政的尊严不容挑战,苏木大怒,一脚踢出去,就将一个阳家的伙计踢下船去。
  
  “啊!”
  
  然后是扑通一声,河中飞溅起巨大的水花。
  
  “贼子敢尔!”阳家其中伙计也是凶狠,一声呐喊,纷纷从坏中抽出铁尺、软鞭一类的武器,就要动手。
  
  阳家乃是沧州第一大盐商,虽然行的是官盐,可在江湖上行走,难免会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情形。再加上沧州本是武术之乡,民风剽悍,阳家人都习武,在走船的时候,也都随身携带器械。
  
  苏木他们这行人声势颇大,但阳家人横行霸道惯了,如何忍得下这口气。
  
  也不管这船上是什么来头,先打了再说。难不成,在沧州地界上还有大过咱们阳家。
  
  苏木自然不惧,开玩笑,一个盐商还敢在长芦盐运使司面前撒野,不想做生意了?
  
  他怒视众人一眼,舌迸春雷:“大胆,你们想干什么,杀官造反吗?”
  
  这个时候,阳家打手们这才看到苏木身边那个穿着官衣的衙役,都是一塄,停了下来。
  
  旁边船上的阳建忠站在船头,喝问:“你们是哪个衙门的?”
  
  神态中丝毫没有冲撞官船的惊慌,显得甚为傲气。
  
  “别动手,别动手,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怎么能打自家人?”那衙役忙冲上前来对着阳建忠不住作揖拱手:“阳爷,误会,误会啊!我们乃是长芦盐运衙门的,适才押送一万斤官盐回城去。”
  
  看他的模样,满面都是恭敬,身上还有哪一点官差的模样。
  
  听到他报出身份,又是直接管辖自己的盐政,阳家的伙计同楞了楞,同时转头朝家主看去。
  
  阳胖子鼻子里冷哼一声:“既然是盐司的船在办差,为什么不打出官府旗号?还有,既然是押送官盐,数量也大,本就该派出得力人马。怎么只你一个人,看看你们这群船夫和伙计,一个个满脸惫懒,都是偷奸耍滑之辈,难道这盐司就没人了?”
  
  满口都是教训的语气,却是不将盐司放在眼里。
  
  这个时候,被苏木踢到水中的那个阳家伙计才从水里浮出头来,大声咒骂着苏木等人。
  
  苏木面色一变,正要发作,那衙役慌忙转身拉了他一把,“梅先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然后转头一脸谄媚地对阳建忠道:“阳爷,我们盐司出了那么大一件案子,从上到下都被捋得精光,人手有些紧张。也不是只小的一人,这位乃是我家大老爷的师爷梅先生。”
  
  “你就是梅富贵?”对面船上的阳建忠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木。
  
  “正是。”苏木淡淡地应了一声。
  
  “久仰了。”阳建忠好象不愿意同苏木说废话,对那衙役道:“我这船不是触礁了吗,船上却装了不少精细货物,见不得水,既然是盐司的船,大家都是自己人。就暂时借你两条使使。把你们船上的货匀到其他几条船上去吧。”
  
  衙役:“阳爷,这可是盐司的官船,差使要紧,不妥当吧?”
  
  阳建忠一脸的傲气:“叫你卸,卸就是了,那么多废话做甚?又不是要借你所有的船只,至多挤一些罢了。现在盐司也没有个当家的,等到晚间见了吴大人,我自同他交涉。”
  
  说完话,就伸出脖子,对立在苏木船上的几个伙计喝道:“你们耳朵都聋了,老爷我晚上还有要事,耽搁不得,马上给我搬货。”
  
  阳家的伙计同时应了一声,粗手粗脚地扛起苏木船上的盐包,就朝船下扔去。
  
  看阳建忠的模样,视盐商们的顶头上司盐政司的人如无物。
  
  苏木再也忍不住了,就要说话。
  
  却不想,还没等到他张口,对面船上的阳建忠又骂起来:“你们他娘的能不能快一点,这天都要黑了,你你你,你们也帮着扛包子!”
  
  说着,就伸出一根白白胖胖的食指朝衙役和苏木点了点,看情形,是要拿苏木等人当脚夫使。
  
  苏木这下再也忍不住,大喝一声:“等等!”
  
  “梅师爷又有什么话说?”阳建忠鄙夷地看了苏木一眼:“梅师爷的大名阳某可是早就如雷灌耳了,以前靠着岳父的关系在巡检司做巡检。后来坏了事,发配去盐司看守仓库。怎么,最近又和你泰山老大人修复好了关系,去做了他的师爷。你现在什么身份,真以为剽窃几首诗词就当你自己是有功名的读书人了?说到到底,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只值一文钱的军汉。叫你搬几包货又如何?”
  
  说句实在话,阳建忠先前是真没看出这个船队属于盐司,否则,他也不会找到苏木头上来,要强借船只。
  
  等到将船拦下来,已经将话说死,就回不了头。
  
  这满河都是船,都在看着他阳建忠,若是服了软,阳家以后还怎么在沧州混下去?
  
  又一想,吴大人那个转运使不知道还能当几个月,又怕他什么?
  
  当然,虽然说阳家是张候的门人,沧州,甚至河间的官府都会给阳家几分面子,但闹得实在不象话,张侯也会很不高兴的。
  
  至于吴世奇这个非进进士出身的七品官,又是这个暂代的转运使,又算得了什么?
  
  今天,还真要狠狠地羞辱一下这个吴大人的女婿,也好叫沧州人都知道我阳家的厉害。
  
  哼,吴世奇今天晚上请沧州盐商吃饭,就算用脚指头想,也知道他是想问咱们要钱,估计还不少。
  
  索性先修理一下他的幕僚,也好叫那姓吴的知道咱们阳家也是不好惹的,别想狮子大张口。
  
  ……
  
  又听到人提起抄袭一事,苏木这回是动了真怒,喝道:“这可是官盐,阳建忠你拦下官府盐船,这可是大罪啊!”
  
  阳建忠:“我只要你的船,又不要盐。”
  
  语气中甚是不屑。
  
  苏木接着道:“阳建忠,你可知抢劫官盐,按照《大明律》该当何罪?”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