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五十四章 终于投降了
苏木这第一大点终于在半夜北京时间两点钟的时候将第十一小点说完,然后又开始说第二大点(明朝好女婿454章)。
  
  立即就有一个老盐商人颤颤巍巍地站起来,打断他的话:“敢问梅师爷,你这个第二大点究竟有几个小点?”
  
  苏木:“你是谁?”
  
  “老朽葛明。”
  
  “哦,原来就是明翁啊。”
  
  “不敢当。”明翁一脸灰白,用手捂住小腹,满面都是痛苦。
  
  这人一进花厅之后就坐在阳建忠身边小声说个不停,如果没猜错,此人应该和阳家关系密切。
  
  他在这群盐商中年纪最大,气色也不好。磨他一夜,不给吃喝不准睡觉,想必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此人应该是今天这事的突破口。
  
  所以,苏木早就留意上这人。他发现这人进厅之后就不停喝茶,到现在,只怕膀胱都要被撑爆了。
  
  苏木笑吟吟地回答说:“我这第二大点中有十六个小点,如果讲完,应该把吴大人刚才这半句话中与我的分歧说清楚。”
  
  “什么,吴大人才说完了半句话,你就弄出了这几十个小点!”明翁忍不住尖叫了一声,叫声中充满了丧气。
  
  厅堂里其他盐商也都同时骚动起来。
  
  “正是,圣人大道囊括天地至理,丝毫马虎不得。”吴世奇严肃地说。
  
  明翁又叫了一声:“大人的话自然是有道理的,不过小老儿年事已高,实在是熬不得夜啊!要不,还请大人放草民回家,明日再来聆听教诲?”
  
  其他盐商也小声地附和。
  
  吴世奇哼了一声,众人忙安静下来。
  
  “古人云,照闻道夕死可诶!道理不辩不明白,否则,传出去,别人还真要以为本官是胁迫尔等拿钱捐输。不成,还是得将事情同你等说得分明,务必要以德服人。”
  
  “大老爷,老朽服了,服了。愿意心甘情愿拿一万两银子出来,赈济真定债灾民,为朝廷分忧。”
  
  明翁在忙跑上前去,一脸的急不可待。
  
  阳建忠没想到明翁居然反水,瞪大眼睛:“明翁。”
  
  明翁转过头来:“阳大官人,实在对不住,老朽肾亏,实在是憋不住了。”
  
  苏木哈一声笑起来,忙拿出早已经写好的欠条,将笔递给明翁。
  
  明翁也是干脆,签字画押之后,将笔一扔,就以这个年纪的老人所不具备的敏捷飞也似地跑了出去。
  
  不片刻,外面传来一个衙役又惊又怒的叫声:“你这人怎么会事,竟敢再我盐司衙门随地撒尿!”
  
  苏木和吴世奇相视一笑,心中同时松了一口气。
  
  万事开头难,有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这个月的三十万两成了。
  
  ……
  
  有人代替,盐商们抱团取暖的心思也就落了空。
  
  一想到不过是一万多两银子而已,对大伙来说也不算什么。平日间随便给小妾打造一批金银器都能花到这个数,真给了盐司,也不影响生活。
  
  人家明翁如今搞不好已经老婆孩子热炕头,咱们在这么熬得难受,就为一万多两银子,至于吗?
  
  很快苏木就说到第二大点的第六小点,这个时候,第二个愿意出钱的盐商站了起来,签下两万两的欠条,说是明天一大早就解银过来。
  
  到第九小点的时候,第三个第四个盐商人投降了。
  
  接下来就是梅花间竹一般,到苏木说到最后一小点的时候,手头已经有了十八张欠条,总数已经大大地超过了三十万两白银。
  
  这个时候,厅中只剩下四个盐商了。
  
  不出苏木的意料之外,其中自然有阳建忠这个死硬份子。
  
  至于其他三人,倒不是因为他们同阳建忠一条心,或者说对他苏木有多大意见。
  
  看了看他们的模样,又在心中过了一编这三人的资料。苏木心中明白,这三人中,其中有两人身体很是强壮,大约是感觉自己能够扛过去,熬上一天一夜没任何问题。
  
  至于另外一人,这人是出了名的老扣,家有百万金银,可一个月只初一、十五才吃一顿肉,身上的衣裳也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乃是豪奢的盐商中的异类。叫他出一万两白银,简直就是要了他的命。
  
  阳建忠倒是硬气,大约是也预感到宴无好宴,进来只后一口茶水都没喝,就那么泥塑木雕般坐在那里,到此刻甚至还闭上了眼睛,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
  
  苏木心中皱了一下眉头:看样子这四个家伙是死不悔改了,好,继续上吴老先生这个大杀器,看你们能坚持多长时间?
  
  他朝吴大人点了点头,又对四人道:“我的话补充完了,现在请吴老也接着说他的下半句话。”
  
  听到说苏木的补充总算结束,四人面上都微微一松。再让苏木这么第一大点第n小点的说下去,也没有个头。
  
  而且,这个姓梅的说起话来却是套话空话,明明空洞无物的一句话,他就能说他娘几十个要点。说来也怪,他的话听得久了,竟然叫人要睁不开眼睛,只恨不得尽快找张床,一头栽下去,美美睡上一觉。
  
  换吴大人来讲,还多点新鲜感呢!
  
  可等到吴老先生一开始说书,大家才感觉到更加难受,同姓梅的让人昏昏沉沉不同,大老爷的话非常提神,不但如此,好叫你心情烦躁得透不过气来。、
  
  只讲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有个商人再忍不住站起身来,把欠条写了,苦笑:“大老爷的话振聋发聩,小民佩服,愿捐资赈济灾民。”
  
  另外又有一个人大约是被吴老先生折腾得疯了,精神也已经彻底崩溃,大叫一声:“我受不了啦,我受不了啦!”
  
  就跌跌撞撞地跑上前来写。
  
  再看他的眼神,里面满是绝望、烦恼、心疼、郁闷,满满都是负能量。
  
  这下,厅堂里就只剩下阳建忠和那个老扣。
  
  苏木也不急,对于吴老先生的功力,他还是有很强信心的。
  
  刚才说太多话,出了一身汗,现在已经是黎明时分,不觉已经熬了一个通宵,苏木也饿了,再次回到伙房。
  
  他已经帮吴世奇凑够了银子,除了解送京城的那三十万两,还余下不少,足够衙门里的开销了。
  
  心情一好,胃口大开,就又吃了不少东西,喝了半坛子黄酒。
  
  等到天朦胧亮开,这才想起吴老先生那头还有两个盐商没有就范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