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六十四章 莫大机会
到了阳家商号,抬头就是一个巨大的门脸和恢弘的建筑,虽然是第二次来这里,肖秀才还是被盐商的豪富震惊了(明朝好女婿464章)。
  
  只见里面来来往往都是穿梭的人影,到处都是算盘珠子的响声和如流水一样驶出的马车。
  
  到走到门口,不知道怎么的,肖秀才心中却有些犹豫了。
  
  这个时候,一个门房早就发现了他,面带讥笑地吆喝一声:“原来是肖秀才,你昨天不是还同东家吵了一架吗,今日怎么又来了,所谓何事?”
  
  他这一喊,十多双眼睛同时转过来。
  
  肖秀才这下躲无可躲,只得硬着头皮上前,一拱手:“敢问,阳大官人在否?”
  
  正说着话,就看到阳建忠从里面前呼后拥地出来,就要上一辆装饰精美的马车。
  
  肖秀才也知道这种级别的富豪事务繁忙,如果一出门,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忙厚着脸皮拦住阳建忠:“见过阳大官人。”
  
  阳建忠本就不是一个好脾气的人,做为一个成功的商人,没有什么人比他跟清楚梅富贵弄出的这个盐票的厉害。
  
  这种一旦实施开来,又有盐司的官盐做储备,信用肯定没有任何问题。而且又方便携带和流通,一旦在全国各大商业都市铺开,其中的之利自然惊人(明朝好女婿464章)。
  
  这给了他一个新的思路,如果自己也弄这么一个票号,用不了几年,必然摇身一变成为天下地一富豪。可现在却晚了,就算自己想弄个票号,无论是规模还是信用都比不上有长芦盐司做担保的沧州发展银行。毕竟,人家有国家机器做后盾。
  
  一想到这其中的利益,阳建忠嫉妒得眼珠子都绿了。
  
  这还是其一,最要害的是。一旦百姓凭借盐票可以随意兑换白银和食盐,还要咱们盐商做什么?到时候,沧州发展银行只要愿意,大可通过盐司拿到盐引在各地开设盐号,又有盐票的便利。到时候,天下的盐商都没有活路了。
  
  这已经是动了他阳建忠的蛋糕,断断不可容忍。
  
  正因为识得其中厉害,阳大官人今天的心情极其恶劣,见到肖秀才,又想起他昨天在自己面前一副读书人趾高气扬的模样,心中就来气,冷笑道:“原来是肖秀才,你昨日不是拂袖而去吗,今天怎么又找上门来,不会是想来我阳家商号谋个职位吧?”
  
  听到他满口的讽刺,肖秀才心中恼怒,可一想起家中的老母和妻儿,却强自忍了,低声道:“是,在下想到阳大官人的商号做帐房。”
  
  “什么,做什么?”阳建忠伸出胖胖的手指挖着耳朵眼:“我没听清楚,你能不能再说一遍?哦,是不是有事想求我?求人得有个求人的态度,你这样可没有诚意啊!”
  
  见东家对肖秀才如此不客气,所有人都发出低低的笑声,十多双眼睛落到他的身上。
  
  肖秀才一张脸色顿时涨得通红,长长一揖:“在下想到阳大官人商号做帐房先生,还请大官人应允。”
  
  “哈哈,原来是想来我这里做帐房先生啊!”阳建忠大笑起来:“你来求职,得有个求职的样子,一来就想做帐房,当我这里是你家开的?呵呵,对了,你是个秀才相公,可了不得啊!要不,我这个位置让给你成不成?”
  
  其他人也都哄堂大笑起来。
  
  肖秀才的上牙死死地咬住下嘴唇,身体在微微颤抖。
  
  调戏完肖秀才,阳建忠感觉自己心情好了许多,就上了马车,回头喝道:“肖相公,我这里庙小容不下真神,不敢请你做帐房先生。不过,还缺个收款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倒可以干上一阵子,一个月七钱银子。哈哈!”
  
  大笑声中,马车绝尘而去。
  
  看着阳建忠的马车,肖秀才嘴角有一丝鲜血渗了出来,眼睛里露出刻骨的仇恨。
  
  大丈夫能屈能伸,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姓阳的你等着!
  
  他一跺脚,朝商号里走去。
  
  肖秀才这个工作其实也属于阳家商号的帐房,只不过是跑腿的伙计,而不是先生,待遇自然极差。
  
  帐房很大,里面有六个先生和十几个伙计。
  
  毕竟是沧州最大的盐商,每年从手头过的帐目达惊人的百万两之巨。
  
  六个先生中有三个是肖秀才认识的,见他进来,纷纷上前见礼,这让肖秀才的心情稍微好了些。
  
  听说他是来做伙计负责收帐的,众人都是一阵感叹,说阳东家就是这样的人,最近因为盐票一事心中不好,肖兄你是触到他的霉头了。罢,先暂时在这里呆上一阵子,等东家心情好些了,咱们再去帮你说说话。肖兄弟你的才学咱们都是知道的,总归要让你做到帐房先生一职。
  
  听到大家的安慰,肖秀才又是感动又是难过。
  
  坐了片刻,喝了几杯茶,这才想起家里已经断粮,就问能不能预支先薪水。
  
  先生们倒是好说话,就预之了三钱银子的薪水。
  
  这让肖秀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又吃了点心,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坐在一边看着帐本,又与同僚们攀谈了半天。
  
  这一阵子,沧州城中最热门的话题莫过于盐票。帐房先生们都说这东西乃是一件一本万利的好生意,不过,以前从来没出现过,要叫百姓和商贾们认同这种还得看它的信用究竟如何,估计观望的人还有许多。
  
  然后,又聊了半天最近的银价和盐价。
  
  肖秀才最近穷得厉害,每天眼睛一睁想的就是银子,对于这种东西也非常敏感。
  
  听了半天,心中突然一动,好象隐约把握了些什么。
  
  忙拿起一把算盘打了起来,这一算心中却是吃了一惊。
  
  就有一个同窗笑着问:“肖兄,你再算什么?”
  
  “没……没什么……”肖秀才支吾了几句,心中突然又有一种虚弱感,暗叹一声:果然是一条大财路,这个机会若是把握好了,抵得上在这个干上十年。可是,我却没有本钱啊!
  
  这阳家商号里进进出出的银子没有百万也有十万,可却没有一锭属于我姓肖的,这个世界怎么如此不公平?
  
  正哀叹着,就有一个帐房先生道:“肖先生,你同权老三一道出去将南皮分号的款子解回沧州吧!”
  
  “好的,这就去。”
  
  于是,肖秀才就同权老三一道出了商号。他先回家一趟,交了两钱银子给浑家,说是已经在阳家做工了,如今要出次门,估计晚上就能回家。
  
  看到银子,妻子柳氏那张营养不良的脸上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笑容:“进了商号就好,进了商号就好!”
  
  说着话,眼睛里有沁出泪花来。
  
  坐了两个时辰的船到了南皮阳家分号,大暑天正是食盐销售最好的日子,这边的生意很不错。小小一个盐号,一个月下来竟卖出去两钱两银子,有四百多两利润;这样的商号在整个河间府阳建忠还开了几十家,一年下来,得多少钱啊!
  
  其实,食盐市场之大,外行人根本没办法想象。就现代社会而言,一个县城只有一家盐业公司,可每个小卖部都能卖盐,只要你销售的是合法渠道购买的食盐。在古代,盐商都到官府领取牌照才能做这笔生意。比如清朝咸丰年间四川的叙永县,一个县城就有十几个盐商所开的商号,生意还都做得不错。
  
  肖秀才心中更是嫉妒得滴血:凭什么,凭什么啊,一个粗鲁下流的商贾,凭什么要锦衣玉食。我堂堂读书相公,天之骄子,却要三餐不继,还有天理,还有王法吗?
  
  两万两银子,好大两筐,压在肩膀上简直就要人命,刚一挑胆,肖秀才几乎被压得趴到地上去。
  
  挂念家中的妻儿老母,收了帐,肖秀才就催着要回沧州。
  
  却不想权老三笑道:“秀才,好不容易出门一趟,急着回去做什么?刚领了薪水,怎么着也得在南皮风流一日才好。实话告诉你,我在这城中识得一个窑姐儿,正要去她那里风流快活。也不急着这一日,明天一大早才回家可好?”
  
  肖秀才摇头:“这个只怕不成,这么多银子留在身边,总觉得不塌实。还有,我观念家中老母,若是不回家,怕家里人担心。”
  
  权老三就不高兴了,摇头道:“秀才,你真是扫兴。你要回自回去就是,出门的时候我同商号已经说好了,明日晚间才能回沧州,你这么着急做什么?要不你自回去,也别回商号,带着银子在家里等着。我回沧州之后,到你家去取就是了。”
  
  “这个……不好吧,这么多钱,你就放心给我?”肖秀才不住摇头。
  
  权老三:“你是有功名的秀才相公,我怎会信不过你,就这么着了。”
  
  说着,就笑吟吟地跑了出去,估计是去他那个相好家里。
  
  大明朝实行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到处都是盘查户口的兵丁和衙役。若没有路引,你走不出百里就被人抓住了,况且,身上还带着这么大两个挑子。
  
  再说,有功名的读书人是什么人,那可是有身份的,还能卷了银子逃跑,不要家里的妻子老母了?
  
  对于肖秀才,他还是很放心的。
  
  看着两个挑子,肖秀才苦笑地摇着头。没办法,只得再请商号里的人将银子挑上了船,又坐了船,等到擦黑的时候才到了沧州。
  
  到了地头,码头上就有两个挑夫迎上来接过担子:“老爷你这是要去哪里?”
  
  另外一个挑夫“啊”一声:“好沉的担子,看模样是宝货!”
  
  肖秀才警惕地看了他一眼:“都是些石头,少废话,去……”
  
  他心中突然一动,突然想起早间在帐房里动的那个心思,一咬牙:“去沧州发展银行。”
  
  阳建忠,你不仁别怪我不义。
  
  再说,我也就借用你的银子一夜而已。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