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六十六章 小精明
苏木静静地看着他:“当然,存取自由(明朝好女婿466章)。”
  
  “如果……如果……”肖秀才吞吞吐吐半天,才问:“如果我今日存银子,明日因为有急事需要用钱,能过来兑换吗?”
  
  还没等苏木回答,肖秀才慌忙摆手:“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问一问,假如……”
  
  苏木心中好笑:“没假如,就算你现在存,现在取,也一样一文钱少不了你的。肖相公你放心,这盐票可是盐司发行的,我号也不过是。难道堂堂盐司还信不过。”
  
  “那么……用这盐票去提盐呢?”
  
  “也随时可以。”
  
  “那,好,我明白了,告辞,告辞!”
  
  肖秀才说完话,突然以让人意想不到的敏捷跑了出去。
  
  “这人忑古怪了些?”宗真连连摇头。
  
  “一定是赃款!”吴老二说。
  
  太康:“你管人家的银子什么来路,宗真,把银子入库房吧。”
  
  宗真:“恩,可以入库了。最近咱们手头也有将近十来万两现银子了,干脆就化了铸成五十两的大银。还有,这么多钱放我们这里也有些不妥当,等铸成大银之后,不如送去盐司银库,也放心些。”
  
  毕竟,这个银行乃是盐司做保,打的是他的招牌,而盐票的发行方又是盐运使司,现金得入盐司的帐。
  
  苏木却一摆手:“别急。”
  
  “怎么了?”三人问。
  
  苏木突然笑起来:“今日这肖秀才甚是古怪,搞不好他明日就会过来提现。或许,在这提银子之前,他会先去盐司吧?”
  
  “我有些不明白。”吴老二和宗真都是一脸的疑惑。
  
  这个时候,太康公主突然叫了一声:“这个肖秀才如果如苏木你所想的那样,还真叫他找出其中的漏洞了,这人倒是机灵。”
  
  “呵呵,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出现了。”苏木微笑道:“、宗大侠,派两个耳目跟着这个肖秀才,看他搞什么鬼。凡事若不通常理,必然有鬼。”
  
  宗真:“这肖秀才手头的银子肯定来路不正,只怕非奸即盗,是得好好查查,我这就叫人去跟着姓肖的。”
  
  ……
  
  安排好跟踪的人选之后,苏木自回客栈去睡觉。
  
  第二日,他起得早,心中却已经预感到肯定会有事情发生。
  
  也不急,反在书屋里看了半天书,等吃过了午饭,这才潇潇洒洒地出门去了。
  
  出门后,照例去其他两个分号看了看,和昨天一样,看热闹的百姓不少,但敢掏银子买票的却是一个也无。毕竟,能够拿出这么多银子的人并不多,而且,大家还都不敢冒这个险。
  
  回到总号所在的宗真家,这边依旧是一点生意也无。苏木也不进后院,就泡了一壶茶慢悠悠地喝了起来。
  
  这一等,就等了一个时辰,正当他心中有些急噪。两个伙计飞快地跑进来,看到苏木,就同时叫道:“梅老爷,那个姓肖的有消息了,你知道他在干什么吗?”
  
  苏木笑着朝他们摆了摆手:“回后面去候着,等下过来问你。对了,把一真和宗真也叫到一起吧!”
  
  ……
  
  后院大厅堂里,听完两个探子的话。
  
  “这个姓肖的好声奸猾,他娘的,算计到我们头上来了!”宗真愤怒地一拍桌子,桌上的茶杯叮当地跳了起来:“此风不可长,堂堂一个读书相公,做事如此龌龊,绝对不能姑息!”
  
  “你待怎么地?”苏木和太康公主相时一笑,有种知己的感觉,这事大约也只有他们两人才能觉察到其中的好处,也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着,找人好好收拾收拾他!”
  
  “不用了,由他去,你们下去吧!”苏木朝两个探子挥了挥手。
  
  “怎么可以这样?”宗真怒了。
  
  原来,刚才这两个探子从昨天晚上开始就已经找到了肖秀才的住处,今天一大早就等在他家对面。因此,肖秀才这一天究竟干了什么,尽在他们眼底。并且,也打听清楚了他的来历。
  
  原来,这肖秀才乃是沧州最大盐商阳建忠商号中帐房里的一个收帐的,这两千多两银子本是他去南皮收回来的营业款。
  
  却不想,这秀才也是胆大包天,竟然挪用了这两千两银子买了盐票。又起了个大早去盐司兑换了官盐,然后将官盐以极低的价格卖给别的盐商,从中赚取差价。
  
  官盐价格本低,加上吴老先生做转运使之后狠狠抓质量关,销路很是不错。
  
  轻易就出了手。
  
  卖盐得了银子,肖秀才出了将本钱交给商号之外,还落下了三十两利润。
  
  也就是一天的时间,三十两银子就比得上寻常人干两三年。
  
  宗真怒道:“这小子钻这个空子,太狡诈了。若大家都学他,盐司的盐不都被兑换空了?”
  
  苏木却是一笑:“这人是有点小精明,不过,对咱们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想啊,他买咱们盐票,一天只能就能得三十两利润,这个消息传出去,还不轰动一时。岂不说明咱们的盐票货真价实,信用极好。依我看来,这个肖秀才找到这条财路之后,食髓知味,定然不肯罢手。过得几日,肯定还会再来的。等他跑上几趟,发上一笔小财的时候,咱们再将他的事情宣扬出去,这个也是一个不错的广告。到时候,大家都有样学样,不愁盐票卖不出去。”
  
  “这个主意好!”太康的眼睛亮了。
  
  宗真这才抽了一口冷气:“苏老爷,我只不过是想教训一下肖秀才,你却要将他的事情宣扬开去。他挪用的可是阳建忠的银子,阳建忠这人可不是好相以的,到时候,肖秀才可有大麻烦了。咱们这么做,是不是有点不厚道?”
  
  吴老二冷笑:“大舅哥,厚道当饭吃吗?”
  
  苏木笑了笑:“无论那肖秀才处于什么目的,对咱们银行都是有功的,真遇到危险,却不能不管。”
  
  宗真这才放了心。
  
  也不用等两三日,第二天傍晚,肖秀才又来了,这次现银并不多,只六百来两。
  
  接待他的自然又是苏木,肖秀才现在是熟门熟路了,也没以前那么紧张,反同苏木聊了半天官盐私盐和大明的盐政。
  
  苏木心中好笑,顺便将白大老等几个私盐贩子的名字不着痕迹地同他说了。他反有些担心肖秀才买了盐票换了官盐之后卖不出去,砸在手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