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七十四章 盐票终于可以当现钞使了
关知州口中所说的乡绅们买票只为携带方便一说,苏木是嗤之以鼻的,这群地主还不是为了其中的利润?
  
  随着乡绅们的入场,盐票一物在沧州更是火暴(明朝好女婿474章)。
  
  这些日子,发展银行见天都能卖出去六七百张票,并放出去数万两银子的贷款。
  
  同时,外地资本也开始进入沧州盐市。
  
  发展银行的同仁们一个个忙得脚不粘地,特别是孙臣,更是累得瘦下去一圈。还别说,这人的的算术能力不错,对于金融业也有些天分,加上为人可靠,苏木觉得这个同学将来还是可以大用的。将来无论是刘在沧州还是去北京或者南京,都可以独当一面。
  
  盐票卖多卖少,甚至贷出去多少款子,苏木并不在乎,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建立信用。
  
  信用,才是真金白银。
  
  不过,盐司的吴大人却有些扛不住了。
  
  看到苏木的经济手段之后,吴老先生也不再用为那三百两赈济银子忧愁,看现在的情形,最后两个月,这笔亏空就能补上。
  
  他现在最头疼的事情是没那么多盐可供应票友们兑换,盐场每天就那么多产量,这其中还得刨去盐商们的量(明朝好女婿474章)。照这么发展下去,一年下来,长芦盐司的产能却跟不上了。
  
  没办法,老先生只得将苏木又叫了过去,说出自己的担忧。
  
  苏木却是一笑:“老先生你担心太过,没那么多盐,咱们就悠着点兑换,谁叫你每天兑那么多盐出去呢?”
  
  吴老先生若有所思,“如此说来,本官还是厚道了些。”
  
  苏木:“是啊,以前盐司是见票就发盐,有多少兑多少,这个规矩得改改。如此,盐司的人马也不用那么累。”
  
  前阵子,为了对付蜂拥而来的票民,盐司的所有衙役和书办们都出动了,从早到晚,就没有个休息的时候。到现在,大家都快要累得倒下了。若不是沧州银行出钱给大家发了双倍的薪俸,只怕早就有人撂挑子了。
  
  就算如此,顾润那群书生也很积极地不配合,四下散布不满情绪。
  
  若这种劳累的情形再持续下去,盐司的人先就要造反了。
  
  吴大人:“苏木你说。”
  
  苏木:“从明天开始,盐司只设两张桌子兑换盐票。兑换时间,上午已时至下午酉时,过时不候。叫来兑换的百姓先去领号,领到号之后再排队。限制时间,并唱号兑盐,手续一多,这速度就能慢下去。”换算成后世的话来说,就是朝九晚五。
  
  “这个法子可成?”吴世奇还是有些担心:“这样是不是就能控制兑换的数量。”
  
  “可以的。”
  
  “那就试试吧!”
  
  第二日,新的法子一实行,效果不错,兑换食盐的数量立即少下去一大截。
  
  苏木老实在兑换点坐了一天,细心做了记录,发现这个办法非常好。
  
  刚开始的时候,老百姓还有些不满。不过,盐司的人一声怒吼:“咱们都是妈生爹养的,也都吃饭睡觉,你们又没发我等一文钱薪水,凭什么叫咱们没日没夜的侍侯?”之后,不和谐声音立即就消停了。
  
  古代的老百姓都很老实,官府说什么就是什么,只要有理。
  
  于是,大家就先去领好,然后排队凭号兑盐。
  
  因为以后了时间限制,到时候盐司就下班回家。而且,又减少了人手,一天下来,兑换的盐票比起往日少了一半。
  
  同时,银行那边的盐票还在以几何级数地增加。
  
  如此一来,队伍排得越来越长,到最后,从银行买了盐票,到兑换到盐,通常需要三天时间。
  
  苏木也打听过,有些从外地来沧州的用户已经在沧州住了五六天了。
  
  兑盐越来越慢,加入进盐票中想大发一笔的人越来越多。如此,又催生了一个新兴产业。
  
  因为需要排上一两天队伍才能兑换到食盐,于是,就有不少没钱买盐票的本地人得地利之便,先去排队抢号。然后,以两钱银子一张号卖给需要的人。
  
  这个年头,码头脚夫辛辛苦干上一个月才一二两银子,只需卖出去十个号就抵得上普通人干一个月。
  
  于是,发现这条财路的穷苦百姓顿时激动了,天不亮,就有人抬着小板凳过来排号。有的人甚至直接拿了凉席在这里睡觉。
  
  好在天气热,倒不怕伤风感冒。
  
  这情形,颇有些后世大医院挂号的盛况。
  
  苏木有一天半夜心血来潮来到盐司兑换点,看到满广场都是睡觉的百姓,头皮都麻了。
  
  相比起这个产业而言,在这段日子里,沧州城的客栈、酒楼、茶馆,甚至青楼里挤满了外地来买盐票的客商,这些老板们一个个都赚得盆满钵满。
  
  到最后,满大街都是外地口音的客人。
  
  沧州的商家,上至盐商,下到引车卖浆者流普通感觉现在的生意比起往年好做得多。
  
  就算你在街边随意地摆个甜酒摊子,一天下来,卖出去几百碗毫无问题。若是在往年,一天卖出去三五十碗就要叫阿弥陀佛。
  
  因为兑换食盐的时间实在太常,通常都要等上两三天,而且,随着盐票的发行量越来越大,这个时间还在不为人意志所转移地延长。
  
  于是,就有商人长期住在沧州,在兑换食盐的同时,随便做起了自己的本业。毕竟,生意还是要继续下去的。
  
  无形之中,他们手头的业务也逐渐朝沧州转移。
  
  毕竟,沧州乃是大运河漕运枢纽,就算不做食盐生意,干别的也能得水运之利。
  
  几乎每一天都有一个新的商号成立,喜庆的鞭炮声此起彼伏。
  
  也因为盐票兑换速度慢,商人们手头的盐票越积越多。这个时候,有心眼灵活之人发现这东西信用非常好,可以直接当现银使用,还携带方便,这一来,无形中又节约了许多成本。况且,每年还有一成利。
  
  能够做到一顶规模的商生意都大,从盐司兑换来的那点食盐其实在总的业务量中所占的比例也小。发现盐票的好处之后,许多心活的商人都不急着去兑换实物,反开始用与流通。
  
  能够将生意做到一定规模,有百万身家之辈谁不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无论情商还是智商都是出类拔萃的,自然知道,盐票可以兑换食盐,不过是盐司为了筹集赈济款子的权宜之举。
  
  将来肯定是要停止兑换的,否则,岂不扰乱了盐政?
  
  看现在这量,也就是三两个月的事情。
  
  现在去排队换盐,数量少不说,还挺烦人的,倒不如直接用在生意上面。
  
  如此一来,盐票开始逐渐在大宗商品交易中流通起来。
  
  ……
  
  长芦盐运使司衙门,转运使官署中。
  
  吴世奇正在奋笔疾书,将这一个月沧州盐实所发生的一切写成折子,进呈御览。
  
  苏木也是深以为然,毕竟盐票可以直接兑换食盐一事触动了整个食盐专卖制度,这事得同朝廷说个分明。否则就会有大麻烦,若是换成政治风气酷烈的时代,被人治个杀头之罪都有可能。
  
  “老先生说得对,这个食盐兑换制度短期内搞搞也是可以的,等三百万两一凑够,就可以停止了。”
  
  “不过,若是停止兑换,盐票怎么办?”老先生倒是有些舍不得。
  
  苏木:“盐票不能废,说到底,这东西是和食盐挂钩的。不过,挂钩嘛却有的是其他办法,不外是做个担保保持其信用。现在信用已经建立,倒不用直接兑盐。而且,适当的时候,大人也可以提降低官盐兑换数量,让盐票兑换无利可图,回归正常价值。理由嘛,随便寻一条就是。比如官盐的质量比起以前有很大提高,不搀沙子了,现在的一斤盐相当于以前的一斤三两之类……反正咱们手握最终解释权。”
  
  苏木说所的话吴老先生也听不懂,只连连点头:“苏木你说的话,本官一概准了。对了,这个折子该怎么写,咱们也合计一下。我打算这个月先解一百万两银子进京城,以安朝廷之心。”
  
  苏木:“不急,再等上一月,三百万两一起送过去好了。”
  
  吴举人欣慰一笑:“好,就这么办,到时候,也不知道朝廷和陛下要欢喜成什么样子。”
  
  写完折子,就有一个书办送了张片子过来给苏木。
  
  苏木一看,落款竟是白老大和谢九五那群盐枭。
  
  苏木:“也许用不了再等上一月吧!大人,我有事先告辞了。”
  
  这群盐枭们找苏木做什么,根本就不用多想,不外乎是为盐票之事而来。
  
  上一次,白老大和谢九五各自都掏了几万两银子捧场,下来之后,倒没见他们去兑盐。实际上,想比起盐票之利来,走私盐利润更大,还不用去排队那么麻烦。
  
  这次,他过来找苏木,必然是看到盐票使用的便利,想再买些。
  
  苏木心中暗笑:这群江湖汉子,他们若真要买票,直接去银行就是了,没必要弄得这么麻烦。
  
  如此也好,有这群手中的钱多得使不完的盐枭捧场,真定的赈济款子算是凑够了。
  
  到现在,盐票总算可以当现钞使了。
  
  信用体系建立之后,下一步才谈得上吃铸币税。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