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八十六章 纹坪
见到苏木,一饼眉开眼笑,不知怎么的,她看苏木是越看越顺眼,就忍不住禀道:“仙子,梅先生过来了(明朝好女婿486章)。”
  
  太康回头:“梅富贵,你可算来了,这个肖相公好生讨厌啦,也不懂得怜香惜玉,不过是一盘棋而已,下手这么狠!”
  
  听到这话,苏木忍俊不禁,朝肖秀才一拱手:“肖相公好。”
  
  肖秀才也起身来回了一礼,然后正色地对太康道:“一真姑娘,做人做事,都要认真,都要奋勇争先,能赢自然要赢,如此才算得上快意,才能品尝到胜利的甘美滋味。就算小生今日让你赢,只怕你内心依旧认为自己是输了,未必就能痛快。”
  
  太康不为人知地翻了个白眼,然后笑道:“肖公子说得是,一真受教了。说起来,你也是咱们银行的老主顾,最近怎么不来买票了?”
  
  三人分宾主坐下,老板忙给苏木送上一杯香茶。
  
  肖秀才正色道:“不来了,如今买盐票到是容易,可要想兑换出食盐来,却非常麻烦,队伍又长得怕人,就不去找那个烦恼。”
  
  他也不是不想赚钱,实在是资金回笼速度实在太慢,他的本钱来得不明不白,若拖延得久了,夜一长梦就多,只怕要被阳建忠发现。
  
  肖秀才当初发现盐票之利之后,苦于没有本钱。便主动申请出去收帐,然后迟上一日上交,利用这个时间差买盐谋利。
  
  如今这一套手法已经,盐司门口日日派起长龙,搞不好就要等上两三天。到时候,交不上去款子,后果不堪设想。
  
  再说,肖秀才在短期之内也赚了好几百两银子,是时候收手了。
  
  “再说,这直接兑换食盐一事,本朝尚无成例,所不清楚什么时候就被叫停。所以抱歉,实在没办法再去照顾二位的生意。”肖秀才倒有些抱歉的神情。
  
  这人挺温良谦和的,苏木对他第一印象很是不错。
  
  太康笑道:“肖公子虽说小赚了一笔,可没有生发门路,做吃山空也不是法子。要不,我行替你量身打造一个投资计划?”
  
  苏木听得好笑,这个太康小丫头片子如今是满口的现代金融术语了。
  
  肖秀才摇头:“不了,不了,小生目前还没有赚钱的想法,多谢多谢,下棋下棋。”
  
  太康见肖秀才不肯同自己有业务往来,心中失望,将手中棋子投进盒子里,伸手将棋盘上的棋子拨乱:“不下了,反正也不是你的对手。一同你动起手来,就被杀得片甲不留,好生无趣。”
  
  “一真姑娘差矣。”肖秀才一脸郑重:“所谓棋差一着,缚手缚脚。围棋这种东西,两个人必定有高下,棋力不济那个必然输得很难看。可咱们下棋,享受的是那个过程。”
  
  “你自己去享受吧。”太康开始不耐烦了,对苏木说:“你不是会下棋吗,要不同肖相公杀一盘?”
  
  “你懂棋?”肖秀才来了精神,目光灼热地看着苏木。
  
  “会一点,知道死活,就是……”
  
  还没等苏木将话说完,肖秀才就打断他的话,不住地将棋子收拢,道:“会就好,来来来,下一盘。”
  
  苏木暗自摇头:这个肖秀才就是个棋痴。
  
  却不过肖秀才的热情,人家怎么说也在无意中帮发展银行做了一次广告。顾客就是上帝,苏木笑了笑,就坐到肖秀才的对面。
  
  接着就是猜棋,苏木猜中了黑棋,肖秀才执白先行。这一点和后世的围棋规则却有些区别,而且,明朝的围棋实行的是座子制。
  
  接着,就是开始时的布局。
  
  两人的开局都中规中矩,下得十几手之后,苏木顿时吃了一惊,这个肖秀才的布局还真是不错啊,在不自不觉中就成了大模样。
  
  苏木的真实水平不高,也就业余二三段的样子。可摆后世发达的咨询所赐,他平日里也常在网上同人过招,积分也很是不错。而网上也常常有职业高手出没,比如常昊,就曾经用过真名在网上和粉丝交手。刚出现的时候,还被网友当成西贝货,骂了个半死。不过,等人家一落子,粉丝们这才晓得厉害,作为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这才知道,此人是真的常九段。
  
  没吃过猪肉,还看过猪跑。
  
  肖秀才走了这十几手棋之后,苏木已经大约知道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水准了。
  
  真要严格算来,此人当在后世职业二三段之间,放在大明朝也算是国手一级。
  
  尤其是这个开局,飘逸潇洒,在润物无声中,占尽大势,将苏木限制得死死的。
  
  苏木禁不住吃了一惊,叫了一声:“好!”
  
  在以前,苏木只不过觉得这个肖秀才有几分小聪明,很会赚钱,却不想他在围棋上竟然有如此功力。这才是,人不可貌像啊!
  
  不过也可以理解,此人竟然能够算出盐票中的漏洞,可见数学并不差。而下棋,很多时候考的就是一个人的计算能力。
  
  布局完毕之后,肖秀才就将目光落到苏木左手一角,一个大飞,开始抢占实地。
  
  “也不算,小生这些年日子过得窘迫,可谓是毫无滋味可言,只一摸棋子,与同窗好友纹坪论道时才觉得活得有力气。何以解忧,惟有一横一纵十九路。”
  
  “想不到肖兄也是个雅人!”实地争锋乃是苏木的强项,他也不退让,直接一个尖,应手。
  
  而且,像这种边角相争,后世在总结前人经验之后,早就形成了一整套的定势,对手怎么走,你该怎么应,都有固定的应对之法。
  
  应了几手,苏木就将左角给守住了。
  
  肖秀才惊讶地看了苏木一眼,心中也是微动:以梅先生的棋力看来,倒不算太高,也就准一流水准。先前布局的时候,显然已经被我牢牢克制住了。却不想,一转入实地争夺,情形却又一变。就好象是换了一个人似的,每一招一式都是从容不迫,好象是已经料敌机先一样。
  
  恩,这样的对手倒有些意思了。
  
  想到这里,肖秀才提起了精神。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