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八十七章 朝露滴面
肖秀才在这个时空中的棋力也算是好手,而他这人读书不成,家境贫寒,就将全副精神放在这黑白棋盘上,对于围棋有着狂热的嗜好(明朝好女婿487章)。
  
  如今碰到苏木这样的好手,顿时来了兴趣。
  
  很快,左边角的争夺就算结束了。
  
  其结果当时是苏木强占了这一片实地,心中大概计算了一下,至少得了三目的实利。
  
  肖秀才也不纠缠于边隅之争夺,将目光放到中盘上面,算是承认自己在这一觉吃了点小亏。
  
  苏木心中偷偷地羞愧,他已经看出来,按照真实的棋力,他苏木根本就不是肖秀才的对手。之所以小占了点便宜,靠的是见识。
  
  没错,他当初学围棋的时候,整天和高手过招,没事时自己还打谱,背棋书,已经牢牢将十几套定势记在心中。围棋经过两千多年的演变,到现代时,每一招每一势每一个变化,背后都有连篇累牍的棋书记载。
  
  苏木之所以能够压肖秀才一头,靠的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可惜,这个小小的便宜并没有让苏木得意多久,在进入中盘争夺之后,苏木很快被肖秀才的出色的大局观压得喘不过气来,形势越来越不妙。
  
  苏木在心中大概计算了一下,再这么发展下去,到最后,自己至少要输三路棋。
  
  时间一点点过去,棋盘的局势很快已经变得分明。
  
  靠着现代人的见识,苏木面前守中的两只角,赢了六目。
  
  可这六目的的优势在整盘棋中显得微乎其微,照目前这种局势发展下去,根本就没有板回来的可能。
  
  眼见着中盘已经结束,苏木捏着一颗棋子,久久不能落下,陷入了长考。
  
  太康公主见苏木踟躇犹豫,心中也是急噪,忍不住道:“你还是快点落子呀,再这么下去只怕不成。”
  
  肖秀才现在在边角争夺中,被苏木吓了一跳,也觉得很有意思。可一旦进入中盘,苏木却显得无比笨拙,棋路气韵也呆板呆滞,顿时有些兴味索然。
  
  将一颗棋子丢进盒子里,道:“梅巡检,这盘棋子,肖某已经占据了绝对上风,再下下去,应该能赢你三四路棋吧。”
  
  苏木心中也是无奈,下棋这种东西,你如果棋力不济,只有被人死死压制的份,就算想翻身也没有可能。
  
  他心中突然一笑:下棋不过是一种娱乐而已,我也太执着了些,倒是着了相。
  
  这下也懒得再思考,就选择了一个保守的思路,一个尖,先守住自己的基本盘。
  
  却不想,肖秀才连连点头:“你大局受压,此刻也只能先守。不过,这么守下去,必然要被我的势牵制,越到后面,越是寸步难行。”
  
  苏木问:“肖相公你是怎么和一真走到一起的?”
  
  肖秀才指了指货栈老板:“这位先生是我的棋友,肖某每日都会过来手谈一局。今日正下着棋,这位一真姑娘在旁边看了几眼,就主动请战,在下切之不恭,只能勉强迎战了。”
  
  又走了十几步棋,这盘棋就到了收官的阶段。
  
  正如苏木和肖秀才先前所料想的那样,从现在看来,苏木应该要输两路棋以上。
  
  收官阶段就好象是真正战争中的短兵相接,一寸地一寸地的争夺。
  
  到这个时候,苏木才发现先前肖秀才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压迫感好象弱了许多,自己应对起来也从容了许多。
  
  在找到一个劫材,反复经过六七次打劫之后,苏木顺利地将一条大龙救活之后。
  
  围观的货栈老板轻叫一声:“这几道棋走得妙啊,真是梅花间竹,大珠小珠落玉盘,就连老朽也看得眼花了。若换成我来打劫,只怕早就心神恍惚了。梅巡检你的算术真是不错啊,佩服,佩服!”
  
  苏木心中一个激灵,突然明白自己刚才这几手棋为什么下得如此轻松。
  
  原来收官阶段,考的就是一个人的计算能力。自己同老师和同道下了那么多指导棋,对这一套早已经练得熟了。古人围棋据说乃是尧根本先天八卦河图洛书所发明的,一开始就蒙上了一层哲学色彩,成为士大夫用来陶冶情操,感悟天道的工具。
  
  所以,古人下棋讲究的是潇洒飘逸,并牵强附会地赋予它一种神秘的色彩。
  
  围棋传到现代,却已经变成一种纯粹的竞技运动。棋手过招,寸土必争,杀他一个血淋淋不死不休。
  
  所以,说苏木的风格和肖秀才根本就是两回事。
  
  到了收官阶段,现代竞技围棋的战斗力这才痛快淋漓地发挥出来了。
  
  肖秀才被苏木左一倒右一刀砍得脑袋发涨,心中抽了一口冷气:这个梅巡检的棋风好生狠辣,虽然棋型不好看,但却简单实用。想不到,围棋也可以这么下,真真叫人别开生面啊!
  
  他本是个棋痴,见到苏木着新鲜的下发之后,就如同一个老饕看到一桌丰盛的酒宴,顿时欲罢不能了。
  
  其实,苏木的这种杀棋法也不是没有办法可破。但肖秀才有心看苏木有什么新鲜花样,索性就按照苏木的套路,开始同他反复地在棋盘各处绞杀。
  
  货栈老板看得瞠目结舌,不住道:“这棋,这棋……也太不堪了,一味肉搏,不是君子之风。”
  
  不但是他,就连太康公主也看得入了迷,苏木这种下法实在是太新鲜了。
  
  过不了片刻,这盘棋总算是下完了,算了算,竟花去了一个多时辰。
  
  苏木只觉得腹中饥饿,站起来笑着一拱手:“肖兄,承让。”
  
  这个时候,肖秀才这才意尤未尽地站起来,清点了一下,点头:“我的白棋六十三目,梅巡检黑棋六十七目。刚才只顾着厮杀,又贪看梅巡检的下法,却输了四目。”
  
  说完,他一整面皮,恭敬次朝苏木一施礼:“梅先生棋如仙鹤鸣天,朝露滴面,令人耳目一新,佩服!”
  
  苏木忙一把将他拉住,笑道:“谬赞了,某是武人,下棋时杀性重,也谈不上什么仙鹤鸣天,不过是刀刀见血,拳拳到肉罢了,见笑。不过,下棋这种东西,总归是要分出胜负的。胜负关头,自然要使尽手段,斗智斗勇,这才是棋道的乐趣之所在。”
  
  肖秀才点了点头,心中却是一亮,好象把握到了什么。
  
  正要说话,一个盐司的衙役急冲冲跑进来,“梅先生,梅先生,原来你在这里,小人已经寻你两个时辰了,总算找着了人。”
  
  “怎么了?”见他满面慌急,苏木预感到有事发生。
  
  衙役:“梅先生,朝廷的宣旨的中官已经到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