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八十九章 我同情你
明朝的通政司在开国之初权力极大,可经过无数次改革之后,通政使司的权力受到了极大限制(明朝好女婿489章)。
  
  通政司也从开国时的一个类似于内阁一般的结构变成了养老院。平日里只负责出纳帝命,通达下情,勘合关防公文,奏报四方臣民实封建言、陈情申诉及军情、灾异等事。
  
  看起来事情好象很多,但说到底不过是一个下情上达,上令下发的秘书机构。问题是,皇帝的秘书机构自有翰林院和司礼监,眼睛里根本就看不到通政司。
  
  到现在,这地方已经变成一个大型传达室,养了一群失势的官员,准一个养老院。
  
  京城之中,如这样的养老院还有几家。比如钦天监,里面官员们白天兵看兵,晚上看星星。不过,人家还是时不时会弄些天象、天人感应这种东西去皇帝那里显示存在,比你一个负责收发的通政司要好上许多。
  
  进了通政司,基本上可以宣布你在政治上的死刑。
  
  几个书办笑得畅快,说句实在话,他们对吴大人的非暴力不合作态度,起初也不过是想给吴世奇和苏木一个下马威。上次刘孔和贪墨大案,盐司被抓了几十人,这其中就有不少他们的故旧、熟人。
  
  可以说,苏木和吴大人算是他们结了些仇。
  
  但不想,苏木的行政能力实在太强悍,一个人竟将整个转运使官署维持下去。
  
  不得不承认,衙门中现在又不少人对苏木是相当佩服的。
  
  如此这种情形再持续下去,只怕人心都要跑到吴世奇和梅富贵他们那边去了。
  
  好在吴大人这次总算是被调走了,这也叫大家同时松了一口大气。
  
  所以,等到顾润提议去寻梅富贵,将这个消息告之的时候,大家都兴冲冲地跟了上来,惟恐错过了这个打脸的机会。
  
  苏木看得不住摇头:这群人枉读了这么多年的圣贤书,尤其是顾三公子,心胸也太狭窄了些啊!也就这点格局,难怪这几人也只能在盐司做书办混日子,而顾润却要被送进京城做驸马?
  
  驸马是那么好做的,只要一被送去,整个人生就都毁了。
  
  苏木淡淡一笑,反问顾润:“你同情我?”
  
  顾润笑而不语,没上讥讽之色更浓。
  
  这个时候,街那边传来阵阵喧嚣的锣鼓声,抬头看过去,一队披红挂彩的队伍正在游行,然后就有一群孩子在喊:“咱们沧州出驸马爷了,出驸马爷了!”
  
  队伍前面是两个骑在马上的侍者,手中提着花篮,将一块块糖果朝下面扔去。
  
  孩子们欢喜一声,纷纷上前争抢。
  
  苏木突然笑起来,如果没想错,这大概是朝廷派来提亲的队伍。皇家嫁公主,何等的隆重喜事,自然要在沧州城里游上几圈,与民同乐。
  
  这顾润大概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你笑什么?”屋中的几个书生对外面的热闹根本就不感兴趣,顾润倒是被苏木的笑容激怒了。
  
  苏木深深地看了一眼太康身后站着的两个强壮得像哥斯拉的女汉子看一眼,然后同情地看着顾润:“我同情你。”
  
  “什么?”顾润问。
  
  “我同情你!”苏木的声音大起来,长叹一声:“顾公子你最大的问题是心胸不宽,所谓性格决定命运。你实在太胡闹了,除了会吃喝玩乐,对于整个家族来说却是毫无用处,弄不好,还能给大家带来不测之危。就因为如此,在家族利益面前,三公子你是注定要被牺牲的。”
  
  “你什么人,敢这么教训我,还是先顾着你自己吧!”顾润气得面色铁青:“说些不着调的疯话,是不是天气转凉,风寒入体,烧昏了头?吴大人马上就要离开沧州,眼见着你就要衣食无着,又有什么资格同情本公子?”
  
  话虽这么说,顾三公子却突然想起梅富贵在盐票上大发横财,就算从现在开始什么也不干,也够他吃上八辈子。衣食无着四字,怎么也同他挨不上边。
  
  苏木目光中的怜悯之色更浓,“前几日我听吴大人说过一事,觉得非常有趣,事关你们顾家,也算是顾家的一场大机缘吧,若是做成了,当保子孙三代富贵。”
  
  苏木这话引起了顾润等人的好奇心,忍不住问:“什么大机缘。”
  
  苏木:“据说,当今慈圣太后是兴济人,张家祖上和顾三公子的祖父乃是同窗。”
  
  就有一个书生问顾润:“一雨,此事情可真?”
  
  顾润倒是有些得意:“听家父说过,事关皇室,不好对外讲的。”
  
  “哎哟,想不到顾家和张太后家还有这种渊源。”几个书生都抽了一口气。
  
  顾润更是得意洋洋起来。
  
  但苏木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形容凝结了:“当今天天子有一御妹叫太康殿下,年约十五,待字闺中。我朝皇家选驸马,大多选择那中中等人家的书香门第,却并不会同勋贵世界联姻。再加上张太后和顾家的渊源,所以……”
  
  苏木故意拖长了声音。
  
  几个书生忍不住惊问:“所以什么?”
  
  苏木:“所以,张太后就有意在顾家选一个未婚的少爷做皇家驸马。”
  
  说着话,目光就落到顾润的身上。
  
  顾润的脸白了起来,大喝一声:“你放屁!”
  
  苏木:“顾家有三位公子,老大和老二已经成亲,算起来,就只有三公子了。想来,那队人马定然是朝廷派来赐婚的人马了。”他说一句,顾润就骂一声“放屁!”
  
  到最后,已经声嘶力竭了。
  
  一个书办见顾人急火攻心,就劝道:“一雨兄,这个姓梅的胡言乱语,这是故意在气你呢!”
  
  “对对对,肯定是。”顾润面色总算恢复了正常:“梅富贵,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本公子险些被你给骗了。”
  
  苏木指着那对游行队伍,道:“他们马上就过来了,到时候,你自己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说着话,队伍总算到了门口,一刹那,喧哗声入潮水一样涌来。
  
  一个书生走到门口,大声问:“敢问公差大哥,朝廷选了哪家的公子去做驸马?”
  
  为首那个官差笑着回答:“还能是谁,太后听说顾家三公子顾润才学出众,品德高洁,就恩准了这门亲事。咱们这次过来是替太后她老人家传旨赐婚的。只等开了年国丧期一过,就请三公子进京完婚。”
  
  “啊!”屋中众人都同时大叫了一声。
  
  顾三公子更是如同被一把大锤重重地砸了一下,软软地瘫坐到椅子上,大叫:“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