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百九十七章 目瞪口呆
却不想田青一伸手就接过了珊瑚珠,凑在眼前仔细地端详起来,神色显得很是认真(明朝好女婿497章)。
  
  阳建忠着才感觉到一点不对,他以为田青是贪苏木的财物。
  
  说句实在话,这串珠子确实不错,红得跟血似的,其中还带着一丝黄色,散发着温润的光芒,是一件好东西,起码值上千两银子。
  
  他忙小声道:“原来田管家对珊瑚也有研究啊,我这里也藏了一些,等下还想请田管家品鉴品鉴呢!”
  
  话还没说完,他就察觉自己失言了,田青什么人物,他还缺这点珠宝?
  
  田青没有搭理阳建忠,又看了半天,脸色却变了。
  
  过了片刻,就将珊瑚珠子郑重地还给苏木:“我田青什么身份,也敢用这种物件,没得折了寿。梅先生要用船,只需开口就是了,敢不答应?且放心,我等下就跟家叔说一声。”
  
  “啊!”厅堂里的众人都小声地惊呼一声,都是一头雾水,死活也想不明白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苏木笑着接过珠子:“你不要就算了,等下派人过来搬行李吧。”
  
  田青一拱手:“放心好了,田青这就叫人去办。恭送先生。”
  
  刚才苏木一掏出这串珊瑚珠子的时候,他心中就是一跳,隐约感觉到了什么。
  
  作为张鹤龄的心腹,田青已经在侯府里呆了快十年,可以说,张侯家的事情他都知道,自然晓得这串珠子的来历。
  
  张鹤龄的母亲一心向佛,家里自以后佛堂,每日都会烧香祈祷。
  
  张侯的人虽浑,却事母至孝,花大价钱给母亲弄来不少诸如檀香、松耳石、贝叶经、舍利子之类的佛宝。
  
  这一串珊瑚珠据说来自天竺,供奉在京城一家寺庙里。
  
  张鹤龄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直接问方丈要了。
  
  却不想,刚回家,就碰到了太康公主。
  
  太康殿下对于古玩玉器金银珠宝之类的玩意儿有一种常人无法理解的嗜好,一见到珊瑚珠子就伸手讨要。张鹤龄如何愿意,结果殿下就扑上去一通娇嗔,说你做舅舅的,侄女问你要点东西都不肯,好意思吗?
  
  一通闹,最后两老太太都惊动了,对着张侯又是破口大骂。
  
  见母亲发怒,张鹤龄这才苦笑着将珊瑚珠子套到太康殿下手腕上。
  
  这事在侯府中传为美谈,逢年过节,张鹤龄的母亲都会拿出来说笑。
  
  做为当时在场的人之一,田青自然识得这串珊瑚珠。
  
  首先,这一串珊瑚珠子品像极佳,红得晶润闪亮,一看就是上品。更难得的是,每一颗都同样大小
  
  这样的东西,怎么着也值得起上千两银子。
  
  当年张鹤龄得了珠子之后让田青把玩过一次,现在想起来还是印象深刻。
  
  单就珊瑚珠子而言,或许这世界上同样的一串也说不一定。可串这些珊瑚珠子所有贝叶麻绳却是独一份,所以,田青第一时间就可以肯定这绝对是张侯送给太康殿下的那一串。
  
  眼前这个姓梅的手中拿着珊瑚珠子,又同自己说出这番话来。那么,太康公主就在沧州城里。
  
  也就是说,梅富贵是在替太康公主向自己借船。
  
  这如何不叫田青大惊失色。
  
  太康公主失踪一事,因为涉及到皇家体面,整个北京城中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但作为公主殿下的外婆和舅舅,老太太和侯爷却是知道的。毕竟是直系血亲,也没必要隐瞒。要知道,老太太每隔三五天就要见外孙女一次面。见不着人,自然要问。
  
  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老太太就急了眼,在府里大哭大闹,还将张侯骂了个狗血淋头。说就是他这个做舅舅的太胡闹,没带好头,结果殿下也跟着有样学样。
  
  侯爷平白吃了一顿骂,委屈得要死。安慰了半天老太太,这才叮嘱在场的田青不要将消息泄露出去。
  
  田青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如何敢到处乱说。真若从自己口中走漏了风声,死得不知道怎么死的。
  
  今日得到太康公主的消息,田青背心中就出了一层冷汗。
  
  “原来太康公主和这人在一起,就在这沧州城中啊!”田青心念一转,安想:“这个姓梅的问我借船说要回北京,想来定然是太康殿下要用。这么说来,殿下这是要回京城去了,我得尽快把这个消息通报侯爷,若能办好了,也是大功一件。”
  
  看到田青对苏木如何恭敬,阳建忠傻了眼,大喝一声:“站住!”
  
  立即就有一群家丁围过来,堵住大门。
  
  苏木站住了,回头看着阳建忠:“怎么了,阳大官人不想让我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阳建中狞笑着说了一声,然后急问田青:“田管家,你真要放这厮走?”
  
  田青点点头:“放了他。”
  
  “你真要借船给他?”
  
  “废话,我刚才不是说了吗?”田青见阳建忠纠缠不清,心中大为不快。
  
  这事还真没办法同阳建忠解释,否则,不但他阳建中有大麻烦,就算是自己,只怕在侯爷心目中也要落个不会办事的评语,只怕这侯府大管家要当到头了。
  
  阳建忠见田青脸色难看,口吃起来:“可是,这厮实在可恶,辱我太甚。田管家,这是我于姓梅之间的私人恩怨,可否让我自己处理?”
  
  田青大怒,顿时发起脾气来。说多错多,再闹下去,这姓梅的为了脱身,心中一急,直接将太康殿下的名字搬出来,爆出皇家丑闻,那才是天都要塌下来了。
  
  “处理,处理,处理个屁,你阳建忠什么人,也配说这种大话?”
  
  阳建忠在张侯一系的门人当中算是最能赚钱的一个,说起在张鹤龄心目中地位,至少也能排进前十。虽然比不了田青,可在侯爷面前也算是能勉强说上话的。
  
  今天见田青如此不客气,心中也恼了。
  
  一想起梅富贵当初将自己吓得尿裤子时的丑态,就想是被毒蛇咬了一口。
  
  他已经彻底被仇恨烧红了眼睛,“我阳建忠是什么人,田管家你难道还不清楚……”
  
  虽然不明白田青为什么对梅富贵如此客气,但今日拼命着同田青翻脸,他也要将姓梅的留下来。
  
  正要再说,一个家丁捂着青肿的额头冲进来:“老爷不好了,老爷不好了,出大事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