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章 好好斟酌
田青:“殿下,小人怎敢当?”
  
  太康:“你若真有法子,自然当得起来,坐下吧(明朝好女婿500章)!”
  
  等二饼放下茶,退下之后,屋中再无他人(明朝好女婿500章)。
  
  太康端着茶杯浅浅地饮了一口:“毕竟是舅舅的产业,本殿贸然插手却不大妥当吧?”
  
  话虽然这么说,可她神色大动的表情还是一丝不差地落到田青眼里。
  
  田青只坐下去半个屁股,闻言直了一下身子,小心道:“殿下,侯爷的性子小人最是清楚不过,表面上看起来冲动暴躁,可对人却是非常好的。以前还经常在小人面前提起殿下和万岁小时候在他府上玩耍时的情形,殿下不是马上就要大婚吗,侯爷还说过不知道该送些什么贺礼才好。”
  
  太康点了点头,笑道:“是啊,干脆就让舅舅把阳建忠的股份送给我好了。不过,这里面却有一桩不好办的地方,毕竟,盐商可都是在盐司和户部挂了名字的。本殿回京之后,又不可能亲历亲为执掌商号,若是叫朝廷大臣知道本殿做了盐商,也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子。咱们天家的人,可是不能经商的。”
  
  田青更是小心:“昨夜阳建忠来驿站同我说话的时候,还曾告了殿下一状,叫小人替他撑腰,收拾苏子乔先生和殿下里。小人这才知道,沧州发展银行就是殿下和苏先生弄的。”
  
  “这个阳建忠该死。”太康公主气恼地将茶杯放在几上,脸色阴沉下来。
  
  田青附和:“是,俗话说,不做就不会死。也该那姓阳没眼色,竟敢惹到苏先生和殿下头上。”
  
  他心中冷笑:“阳建忠你他娘知道苏木和太康是什么人吗,一个是天子龙潜时的第一智囊,一个是皇帝的御妹;一个是皇帝最信任的股肱,一个是太后最宠爱的女儿。得罪了苏木和太康,你就是得罪了皇帝和太后这两个天底下最有权势的人,死到临头了还不自知。”
  
  田青又接着道:“同理,其实殿下可以找一个信任的人出来顶阳建忠的名字啊!”
  
  太康若有所思:“此言有理,本殿要这家盐号做嫁妆,寿宁侯做舅舅的好意思不给吗?再说,本殿又不动舅舅的股份,他该得的一份依旧一文不少。与其便宜了阳建忠这个外人,还不如给本殿。等我回京就给舅舅说去,叫那姓阳的滚蛋!”
  
  田青见太康公主答应,心中得计,决定再加一把火,将阳建忠彻底弄死。
  
  否则,打蛇不死,将来搞不好这姓阳的再次翻身,反咬自己一口也说不定。
  
  “叫阳建忠滚蛋只怕没那么容易。”
  
  太康不悦:“怎么?”
  
  田青:“殿下,阳建忠的妹子不是侯爷的小妾吗,什么不得宠,可是……”
  
  “没什么可是的。”太康冷哼一声:“一个没生育的,又不得宠的小妾跟个玩物也差不多。田管家,你是不是担心她到时候对你不利啊?”
  
  见太康公主识破自己的心思,田青一窒:“这个……”
  
  太康淡淡道:“田青你就放心吧,既然你为本殿效劳,绝对不会给你留后患的。等本殿回京之后,就找寿宁侯,说听说他那里有个姓阳的小妾手脚勤快。本殿的驸马府里正缺一个粗使丫头,问他讨要,想必舅舅不会不答应的。”
  
  古代的小妾,尤其是没生养的小妾,根本就没有任何地位。对于豪门大户来说,也就是个物件,高兴了甚至可以用来送人或者赏赐部下。
  
  这也是苏木前一阵子的困扰,对他来说,胡小姐和吴小姐对他都是情深意重。可正妻只能有一个,否则就是重婚大罪。让谁做小妾,对他来说都是对人家的侮辱。加上又是国丧期间,因此,苏木的婚事这才拖了下去。而且,看情形,短期内也没有解决的可能。
  
  不过,妻妾制这个恶劣的法律却给了太康公主收拾阳建忠的机会。
  
  听到太康公主这个安排,田青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如此,也绝了阳建忠东山再起的可能。否则,搞不好阳建忠的妹妹哪一天给侯爷生了一个小侯爷,张侯心中一高兴,又重新起用他了呢!
  
  不过,仅仅是剥夺了阳建忠的盐商资格,田青还是觉得有些不满意。
  
  叹息一声:“这个阳建忠狗眼瞎了,竟然惹到了殿下和苏先生头上,这次受了整治,固然人心大快。只可惜姓阳的做了这么多年盐商,早就积下了百万家产。就算什么也不做,八辈子人都能过上富比王侯的日子,这老天是没眼了吗?”
  
  太康心中一动,问:“阳建忠究竟有多少家产?”
  
  田青低声问:“殿下的意思是……”
  
  太康:“你先回答本殿的问题,我需要资料。”不知不觉中,她已经学会了苏木的口头禅。
  
  田青:“阳建忠自从拿到盐商的牌照之后,已经在这行里做了十一年,以每年五十万两的收入计算。扣除侯爷所拿的六成,他还剩余二十万两入项,如此看来,阳家商号起码有两百多万。”
  
  这一算,连田青自己都吓了一条:盐商人还真是富有啊,阳建忠才干了十一年就积累了这么大家业,那些祖祖辈辈都以此为业的,也不知道富豪到何等程度?
  
  太康:“本殿再问你,这次随你叔叔田侍郎来沧州宣旨的还有什么人?”
  
  田青:“回殿下的话,除了田侍郎,还有一个中官和两个锦衣卫北衙的百户军官。”
  
  “中官……是谁?”
  
  田青:“内宫监刘英刘公公。”
  
  太康沉吟:“这人本殿倒是识得,是个老人,先帝在时他就时候在太后驾前,难怪这次会派他过来赐婚。田青,去把他宣来,就说本殿叫他去办一桩案子。”
  
  所谓内宫监,掌木、石、瓦、土、搭材、东行、西行、油漆、婚礼、火药十作,及米盐库、营造库、皇坛库,凡国家营造宫室、陵墓,并铜锡妆奁、器用暨冰窨诸事。由此看来内官监相当于外庭的工部。
  
  这次刘英之所以来沧州,除了他得太后信任之外,更重要的任务是采买皇帝和太康公主大婚所需的器具。
  
  田青心中一动:“殿下的意思是?”
  
  太康哼了一声:“田青,问这么多做什么,你去把人给本殿宣来,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放心好了,阳建忠的家产中少不得你一份。”
  
  田青:“小人怎敢,这就去宣刘公公过来觐见。”
  
  太康:“记住了,别叫其他人知道本殿在沧州。”
  
  “是。”
  
  过了半天,田青和刘英过来了。
  
  刘太监在确定眼前就是太康公主之后,老泪纵横地跪在地上,不住磕头:“殿下,殿下啊,你竟然在沧州。自从你出宫巡游之后,太后她老人家整日以泪洗面,咱们这些做奴婢的也跟着哭了许多场。如今,知道你的消息之后,也不知道太后老人家会欢喜成什么样子。”
  
  太康:“刘公公,起来吧,多点人啦,别哭哭啼啼的,实话告诉你吧,本殿早就写信给太后和天子了,说是这次同你们一起回京城。”
  
  刘英这才止住悲声,问:“刚才听田青说殿下要办一桩案子?”
  
  太康:“是,想问问手头可有得用的人?”
  
  刘英:“奴婢这次来沧州,手头带有两个东厂的番子,锦衣卫那边还有几人,都是可以办案执法的。奴婢想请问,殿下想办谁?”
  
  “好!”太康大为振奋,她在沧州隐名埋姓大半年,玩得很开心,可因为没有皇室身份,有些事情却不能纵心所欲,这次决定回京,有的事情也管不了那么多:“好叫刘公公知道,本殿被人欺负了,这个场面要找回来。”
  
  刘英大惊,气得鸭公嗓子都尖了:“什么人好大胆子竟然欺负殿下,不怕抄家灭门吗?”
  
  “一个盐商,叫阳建忠。”太康公主说:“刘公公,陛下这次大婚,筹备仪式想必需要不少钱,这个盐商本殿已经查得明白,有两百万家产,若是抄了,可解万岁燃眉之急。”
  
  刘英大为惊喜:抄家,这可是一件大好事啊!特别是这种大富大贵的人家,抄检之后,随意伸伸手,就有不菲的收入。这事若是放在京城,内官为了这件差事,不争得打破头才怪。况且,万岁爷手头窘迫,连大婚的钱都拿不出来一事在紫禁城中已是公开的秘密,若是能解君父之忧,乃是奇功一件。如此看来,这个姓阳的盐商就算没罪,咱家也得给他按上一条。
  
  刘英:“殿下放心好,只要你吩咐下来,奴婢这就叫人把那阳建忠给拿了。”
  
  太康点点头:“这样,抄了阳家之后,本殿和万岁各拿一百万,剩余部分。你、田青还有东厂和锦衣卫的人平分了吧!”
  
  田青和刘英相互看了一眼,彼此都在对方眼睛里看到了惊喜。
  
  刘英:“不过,殿下,这罪名,还得好好斟酌斟酌。”
  
  田青也插嘴:“是,得师出有名,否则无法服众,反伤了皇家体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