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零七章 救命的人到了
刚开始听到张太后说要给自己封官的时候,苏木还有些高兴(明朝好女婿507章)。马上就是会试,在没参加完科举之前,就算让他苏木去当一省之巡抚,也未必肯去。
  
  只有拿到进士功名,自己才算是在官场上站稳了。否则,你就算品级再高,在士林和社会舆论中,也不过是一个幸进佞臣,名声却是大大地坏了。
  
  苏木忙恭身道:“臣谢太后隆恩,不过,臣三月份就要参加会试,只怕不能外任。而且,进士功名关系到臣的前程,还请太后开恩,等臣参加完来年恩科,再来替陛下为朝廷效力。”
  
  突然间,张太后冷笑一声:“人说苏子乔诗词文章三绝,已是我朝自解缙以来的第一大才子。怎么,怕去做官坏了你的名声,若是哀家一意孤行呢?”
  
  苏木心中叫苦:“太后,臣不敢应诏。”
  
  “你……”张太后呼一声站起来,隔着屏风纱幔,接着灯光,苏木依旧能够看到她那双精亮而愤怒的眼睛:“你就不问问哀家要许你什么官职吗?”
  
  苏木自然不肯去做什么官,开玩笑,以我如今的国学水准,一甲虽然未必能中。可运气好,一个赐同进士出身还是有六七成把握的。
  
  明朝有非进士不得为官,非翰林不得入阁的规矩。
  
  如果我苏木现在去做官,肯定会被世人看成小丑兼小人。吴世奇就因为是个举人,竟然做了正七品的推官,后来又做了代理转运使,上次在沧州被杨廷和骂得狗屎不如。前车之鉴,我苏木可不能犯这个糊涂。
  
  苏木见张太后咄咄逼人,心中也是火了:我苏木好歹也是为你们皇家鞍前马后,你张太后儿子的婚礼所需费用,你女儿的嫁妆,可都是我一手一脚替你们赚回来的。你不但不感谢我,反要强人所难,世界上哪有这种道理?
  
  他又是一施礼:“臣不敢妄自揣摩上意,不过,官员任免乃是国之重器,需要由吏部决定。太后九千岁若真要赏臣一个官职,可以让吏部……”
  
  话还没有说完,张太后就愤怒地喝止,道:“好好好,好得很,苏木你好大胆子,竟然拿吏部来压哀家。哀家却是忘了,你是个大名士,是个读书人,将来入朝也是要做文官的,同哀家可不是一条心。”
  
  明朝政治讲究的是制衡。尤其是中后期,皇权和文官集团相互对立,相互牵制。彼此对对方都有很重的戒心。
  
  这事表面上看起来好象是有点不可思议。可实际上,就在这种相互牵制中,明朝政治却健康地维持下去了。
  
  等到明末,崇祯皇帝被文官们忽悠成了脑残,将太监和特务机关这两个皇权的标志扫进历史的垃圾堆中,自剪一臂。文官集团没有了制约,各自无节操无下限,到最后,明朝也跟着灭亡了。
  
  张太后这话这已经是诛心之言了,苏木想起她的手段,心中又是一寒。
  
  正想着该怎么平息太后老佛爷的雷霆之怒时,林森就开门匆匆进来,跪在张太后前:“太后娘娘。”
  
  张太后又坐了回去:“怎么了?”
  
  林森:“秉太后,陛下听说苏木回了京城,又进了宫,就派人过来传。”
  
  张太后的声音显得有些惊讶:“陛下进宫里来了,他不是不喜欢住在禁中吗?”
  
  “是,万岁爷也是刚来的。”
  
  张太后哼了一声:“一听说苏木进宫,陛下就赶了过来施救,苏木你的真是简在帝心啊。罢,哀家的意思陛下也是知道的,让他来说也好,苏木,你下去吧!”
  
  苏木如蒙大赦,正要告辞。
  
  张太后突然道:“等等,还有一句话……林森你先退下。”
  
  “是。”
  
  等林森下去,张太后缓缓问:“苏木,哀家再问你一事,你要据实回话。”
  
  “是。”
  
  应了之后,苏木等了半天,才听到张太后犹犹豫豫的声音传来:“太下当初离京的时候留书给哀家,说是要去寻她的宝玉……在沧州那么大半年,你可听到什么了……”
  
  苏木的汗水终于不可遏制地流了出来:“没……太康殿下小孩子心性,一日三变,谁也说不准。不过,自从开了银行之后,殿下就说要替陛下赚钱,倒没有功夫去想其他事情。”
  
  “如此就好,否则,若是坏了我皇家声誉,不但是她,连你,哀家也不能留。”声音显得阴森可怕:“下去吧!”
  
  出殿之后,苏木老半天还是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来到了皇帝在禁中的住所。
  
  这个时候,他才长出了一口气,今天若不是正德皇帝来救,只怕自己未必能囫囵走出坤宁宫。这个张太后太吓人了,这种人物在现代社会就是上海老丈母……可怜的顾三公主,将来可有得受。
  
  相比起半年以前,正德皇帝又长高了一截,到现在已经同苏木一样高了。身上的大红袍服被一身的腱子肉绷得很紧。
  
  苏木一看,吃了一惊,这小子怎么长这么高了。
  
  不过,正德皇帝今年才满十六,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正德见了苏木,一脸的惊喜,大叫一声:“子乔,你总算回来了,可想死朕了。”说完,就一拳打到苏木的肩膀上。
  
  好大力气,苏木竟有些承受不住,身体一晃不觉退了一步,又肩也隐隐着疼。
  
  忙道:“陛下武功大成,臣也有些经受不住了!”
  
  旁边立着的张永忍不住笑了起来,刘瑾也强笑了一声。
  
  正德一把拉住苏木的手:“坐坐坐,听说子乔在沧州干了好几件大事,快说给朕听听。”
  
  苏木正色:“陛下,君臣有别。臣一芥布衣,不敢坐。”
  
  正德气恼地叫道:“祯不是还没有登基吗,再说,咱们什么关系,究竟那么多做什么?”
  
  苏木苦笑:“臣还是站着说话吧》”
  
  “你这人就是扫兴。”正德气得不住摇头:“算了,你不坐,朕也不坐了,咱们就去御花园走走。”
  
  于是,两人就在花园里慢慢散起步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