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零八章 掌握舆论
既然正德皇帝要听故事,苏木也不隐瞒,就将自己去沧州后所遇到的事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明朝好女婿508章)。
  
  当听到苏木和马全冲突是,将一锅羊肉扣到他头上,又将他浸在河水里面的时候,正德连连拍手:“过瘾,过瘾,朕也听说沧州人剽勇好武,民间有不少高手。这马全想必定然是沧州有数的高人了,只可惜,朕不能出宫,无法同他过招。”
  
  苏木:“那人武艺虽高,可在臣手下走不了两招,若是碰到万岁,十招之内定然束手就擒。”
  
  “那是那是,朕跟子乔你养了这么多年浩然之气,也有这个信心。”
  
  接着,苏木又说到军械库大战那一幕。
  
  当然,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苏木也不好意思说自己使用火枪。
  
  说着,苏木将开始大吹法螺,将火枪换成了短刀。当说到自己一刀一个将其他三人直接戳死当场时,正德大叫一声:“直该如此,我辈行走江湖,当快意江湖,自然要以血还血才算是大丈夫。”
  
  “且说,那个叫周五的贼人也是沧州城数一数二的好手,尤其是那手快刀,可排进天下前十名。说句实在话,臣当时也没有信心将之一刀拿下。”
  
  “正到动起来手来,却发现,要克制他的快刀,也不是什么难事。”
  
  正德奇怪地问:“要克制快刀,自然要比他更快,依朕看来,卿的武艺走得却不是快、狠的路数,你又是怎么做的?”
  
  苏木抚摩着嘴唇上短须,笑道:“以静制动,以慢打快。”
  
  “不明白……”正德一脸的疑惑。
  
  苏木这才想起,这个时代太极拳还没有在武林中流传开了,内家拳并不是主流。
  
  就笑着一鳞半爪地念了几句太极拳的拳经,什么“双重重不成,单重竟成功。”什么“势势存心揆用意。得来不觉费功夫。刻刻留意在腰间。腹内松静气腾然。”
  
  苏木内心中本存了忽悠的心思,却不想,正德皇帝的基本功虽然差,可整天同侍卫们呆在一起。而他手下的侍卫又都是此中好手,这么多年来,正德虽然没下什么苦功,却记了一肚子拳理。
  
  太极拳何等高明,他一听,立即知道是一门高明的武学。细细想来,身体一震,气道:“子乔,想不到你竟然会这么高明的拳法,却不教给朕。整日之叫朕养气,没得闷死个人。下来之后,你把这套拳抄了给吧!”
  
  “是是是。”
  
  正德:“好了,这事就先说到这里,你继续说那夜的大战。”
  
  做为那件事的亲历者,苏木可是亲眼见到宗真和周五提刀互砍的。就老实不客气地将宗真换成了自己,在故事里,自然是他苏木大发神危,跟周五战成一团,然后战而胜之。
  
  苏木本就是搞文学的,语言表达能力极强,其中有借鉴了不少后世武侠小说的修辞手法。一场战斗落到他口中,当真是被说得天花乱坠,听得正德皇帝忽尔一脸紧张,忽尔慷慨激扬。
  
  等到苏木说自己一刀将周五砍死之后,正德皇帝壮怀激烈了。一巴掌拍到身边那只铜狮子的脚上,长啸一声:“恨不能置身与那夜的沧州,与子乔并肩而战。岂曰无衣,与子同仇;岂曰无衣,与子同袍!”
  
  看到正德皇帝和苏木又说又笑,旁边的刘瑾眼睛里闪烁出一股深刻的嫉妒,又有隐约的担忧,总觉得这次苏木回京,对自己未必就是什么好事。
  
  他的表情早就一丝不落地被旁边的张永看在眼里,心中冷笑:刘公公,现在知道苏木在万岁爷心中中的地位了。别以为你做过陛下的大伴,就可以独享荣宠!
  
  不得不承认,刘瑾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特殊。
  
  正德年纪小,又是个特别念旧情之人。他是刘瑾从小服侍长大的,在皇帝的心目中,自然而然地拿他当亲人看待。
  
  宫中的任何人都不可能替代刘瑾,张永自认为自己也算是智计百出,却也是无发可想。
  
  尤其是在苏木离开京城将近一年的时间内,他更是被刘瑾打压得厉害。
  
  在司礼监中,他这个首席秉笔根本就没有话事权。按说,东厂应该归他管辖的,可刘公公死活不肯交出来。
  
  张永这一年的日子过得可谓憋屈,时刻不在盼望苏木回到京城。
  
  如今见苏木只不过几句话就引得万岁又笑又叫,心中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暗道:刘瑾你的地位或许没人可以代替,但别忘了。万岁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爱玩是他的天性。若说起玩乐,无论是低俗还是高雅,你比得过才华横溢的苏子乔吗?
  
  ……
  
  等到苏木将盐司贪墨案说完之后,正德皇帝拍手笑道:“此事当真是跌宕起伏,荡气回肠,子乔你有大勇更有大智。只可惜,朕不能亲自参与这场大热闹。对了,你接着再说。”
  
  就如同一本小说那样,一本书不能老是,读者看着也累,需要风花雪月来调剂。于是,苏木又悄悄地说起太康公主冒充女才子一事,正德皇帝更是笑得眼泪都出来了:“太康太好玩了,抄袭抄到你头上去了,那不是孔子门前卖书吗?不过,这小丫头骗子竟然出宫玩了一年,朕还真的是羡慕嫉妒恨啊!”
  
  接着正德皇帝又问:“苏爱卿,朕想问你一句,你得老实回答了。”
  
  “臣自然是言无不尽。”
  
  正德挤了下眉头,用手拐了拐苏木:“老实交代,你那么便宜妻子,就是梅娘,和你有男女之事没有?”
  
  苏木老脸通红:“陛下,臣无可奉告。”
  
  “哈哈,那就是有了。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你以后纳了她就是。”正德皇帝笑得非常开心:“朕马上就要大婚了,过完年就办这事。说起来,若不是那个什么发展银行替朕弄来那么多银子,我们皇家这次还真要丢人了。”
  
  说到这里,皇帝恨恨道:“百官们一天到晚在朕面前说体统,说人君应该怎么怎么着。可到关键时候,叫他们出钱,一个个就跟朕来个置之不理。这个银行,你和太康还得办下去,为朕多赚点银子。这些年,先帝、太后,和朕实在是穷怕了。你和太康放手去办,出了问题,朕替你们兜着。绝对不会叫你们没好下场。”
  
  有皇帝这句话,苏木这才放心了:“陛下放心好了,臣知道怎么做。俗话说,无农不稳,无商不发。陛下手头的皇庄皇田,也只能够维持宫中日常开销,一旦有事,却管不了什么用场。”
  
  “这话说得有理。”皇帝点点头:“说正事吧。”
  
  苏木一振精神:“陛下请说,但有差遣,臣敢不遵旨。”
  
  正德一拍手:“好,朕就知道爱卿会同意的。爱卿家贫,衣食无着,昨天夜里,太后和朕商议过了。为了酬功,就给你一个官职,好养家糊口。”
  
  “又来了……”苏木苦涩一笑:“陛下,臣不敢遵旨。朝大臣们多是直臣诤臣,臣若是去做官,只怕立即就要坏了名声,被言官们的唾沫星子给淹没了,将来也要变成世人口中的小人。万岁若真要让臣为国效力,不妨等上三四个月,等臣考中进士,再用不迟。”
  
  说到这里,他有道:“多谢陛下抬爱,臣在银行还领了一份薪水,年底还有红利,富裕得很,也不用靠俸禄维持生计。”
  
  “你要做大才子,自然要装穷,低调,低调。”正德哈哈一笑:“叫你做官,你就怕成这样,放心好了,难不成还害了你不成。放心好了,不会让你去做朝廷命官,把你架在火上烤的。正八品如何?”
  
  听到皇帝这么说,苏木这才松了一口气,道:“陛下,马上就是春闱,臣还要温习功课呢,一个正八品的官职也没什么要紧,换谁去干都成。”
  
  “不,这事还真得让你去。”皇帝道:“你就不想知道朕和太后许了你什么官职吗?”
  
  “臣……”
  
  “通政使司正八品知事。”正德缓缓道:“没错,就是跟吴世奇同一个衙门。”
  
  苏木一惊,感觉到这其中好象有什么不对。
  
  正德:“通政使司掌内外章奏和臣民密封申诉之件,也就是一个下情上报,上情下达的清水衙门,看起来好象不甚要紧。但有一件却是关键,邸报。还有一个多月,就是春节。过完年,朕就要亲政。还有三月,就是朕亲政以来的第一场恩科。使司中多是不通情理的腐儒,这也是朕调吴世奇和你过去的缘故。”
  
  苏木立即回过神来,皇帝……不,应该是太后想让皇家掌握邸报这一件官方唯一的舆论渠道,以便让正德皇帝顺利结婚、亲政。
  
  说句实在话,明朝的文官和读书人们颇有后世公知的范儿,以同皇帝顶牛反体制为荣。
  
  张太后叫苏木和吴老先生进通政司的用意就是不想听到不和谐音,维持一个安定祥和的局面。
  
  苏木心中暗想:张太后果然了得,连这都想得到,看来这官还真要去做了。反正去做一个从八品的知事,与我声誉无损。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