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零九章 应允
对于明朝政治,苏木以前在现代社会已经通过史料了解了不少(明朝好女婿509章)。穿越到这片时空之后,更是有直观的认识。明朝文官的厉害之处他是领教过的,就连弘治皇帝在世时,也吃过不少亏。
  
  而弘治去世得早,张太后又是个女人,正德皇帝尚年幼,如今,文官集团的权势已经逐渐以后控制不住的迹象。
  
  也因为这样,张太后在决定将苏木这个从前东宫的第一精干之人派去掌握明朝帝国的宣传机器。通政使司本就是个清水衙门,去了那里简直就是变相的发配,这个年代的文官们并没有意识到这个部门的要害之处。
  
  至于为什么也派吴老先生过去,苏木估计是张太后考虑到吴大人和他的特殊关系。一旦吴世奇在通政司吃了亏,他这个准女婿也不能置之不理吧?
  
  想到这里,苏木只有苦笑了。
  
  去通政司,一是帮皇帝忙,二则是为了自己的岳父。
  
  若自己拒绝,岂不成了不忠不孝之人了?
  
  正德皇帝又道:“子乔你的学问朕是清楚的,中个进士对你而言也算不得什么。况且,朕前几日也问过刘阁老他们,阁老们说,子乔你虽然未必能进前三甲(明朝好女婿509章)。但中个赐同进士出身却不难。”
  
  苏木:“陛下,科举场上的事情谁说得清楚呢,想当年唐……”
  
  正德嗤之以鼻:“我就知道你要拿唐寅出来说事了,那是特殊情况。”
  
  苏木:“可是……”
  
  苏木的心思正德如何不明白,笑道:“我朝又非进士不得为官,非翰林不得入阁的规矩。我知道你的想法,不就是怕名次太低,将来点不了翰林吗?”
  
  他摸了摸下巴:“苏木,朕觉得你将来就算入不了阁也没什么打紧。朕是信任你的,等你中了进士,在其他衙门历练个十多年,做一个部院大臣还是有可能的,依旧能够一展胸中抱负。”
  
  苏木:“陛下说得是。”他现在也只能这么回答了,现在整个历史因为自己这只蝴蝶的出现,已经发生了巨大改变。
  
  以前所熟知的历史,提前知道的考试题目已经完全没有用处。
  
  如今,要想入仕,就得靠真实本事去考。
  
  正因为如此,苏木并不能保证自己就一定能进前三甲,甚至于连一个同进士出身,将来被选馆做庶吉士都没有任何把握。
  
  就算自己从现在开始刻苦攻读四个月,只怕也未必能肯定稳点翰林。
  
  如今,听皇帝金口玉言许诺,将来自己进了官场,过个十来年,一个六部尚书还是有保证的。
  
  如此,倒是一个好消息。
  
  苏木心中突然有些暗暗的欢喜,据他所知道,按照真实历史上的记载。正德皇帝在位十六年,后来死在征讨宁王的路上。
  
  也就是说就算历史不发生改变,自己至少能够在正德皇帝手下干上十八年。十八年时间,以他和正德私交,以及一个现代人超过这个时代的见识,足够让他苏木混成正二品的部院大臣。
  
  况且,在真实历史上正德死得不明不白。而如今,宁王经过去年春节时那事之后,已经引起了朝廷的警惕,被严加看管,要想作乱,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也就是说,正德皇帝不用在亲自带兵去江南平定叛乱,也不用死在那里。
  
  以正德小子的身体,估计再活个五六十年没有任何问题。搞不好就成为如清朝乾隆皇帝那样的高寿帝王,千古一帝了。
  
  当然,以正德荒唐胡闹的性子,大明朝的文官也不知道会被他折腾成什么样子。
  
  以苏木在正德心目中地位,将来的仕途也会非常顺利。
  
  “恩,其实,实在进不了翰林院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这次会试就以至少中个赐同进士出身为目标吧!”苏木心中这么想。
  
  正德皇帝目光炯炯地看着苏木,道:“子乔,知道朕为什么要让你去执掌邸报吗?”
  
  苏木:“臣不解。”
  
  正德皇帝:“上次朕下了一道中旨让你岳父代长芦盐司转运使一职,朕也找人打听过,刚开始的时候吴世奇爱惜羽毛,不肯毁了名节。你为了让他留下,所使的手段就很不错吗?”
  
  他又摸了摸下巴,道:“你买通了百姓,在码头上来一个万民请留,偏偏还将老夫子给骗了过去,干得实在漂亮。舆论这种东西啊,就朕和太后看来,是完全可以认为操纵的,子乔你有这个才能,正是合适的人选。只不过,吴老先生名节尽毁,将来只怕要沦为世人笑柄。苏木,你竟然对自己的泰山下手,若是老先生知道真相,不知道会将你骂成什么样子?”
  
  想起老先生的骂街功夫,又想起苏木的窘状,正德皇帝想到得趣的地方,禁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苏木忍不住老脸微红,气恼地将头扭到一边。
  
  “呵呵,想不到堂堂苏子乔也会有心怀羞愧的那一天。”正德皇帝狠狠道:“谁叫你在沧州玩得那么热闹,却不带上朕。”
  
  二人又在御花园里说说笑笑地走了一阵,正德皇帝才道:“既然苏木你答应去通政司,太后想问你一句,苏木你进了通政司之后该如何办差。”
  
  想了想,正德皇帝又道:“朝廷不同于沧州,得考虑到舆情,有的时候引导舆论不能太过,这其中的度得把握好。”
  
  苏木听得出来,张太后还是对自己有些担心。毕竟,沧州万民请留吴老先生那一幕实在是演得过火,哄骗一群老百姓没任何问题。但朝廷里的官员们谁不是人精,演得多了,必然穿帮,反过犹不及,沦为笑柄。到时候,只怕皇帝和太后都是面上无光。
  
  他一笑:“陛下大约是担心苏木我在编邸报的时候弄出漏洞,或者说干脆就胡编乱造。如果那样,倒是小看了臣的手段。”
  
  正德皇帝来了精神:“你说说看。”
  
  “实际上,这邸报篇幅有限,我天朝上国,朝廷民间每日不知道要发生多少事,自然不可能事无巨细都写上去。所以,这裁减和选材的工夫却是非常要紧。就算到时候有麻烦,被大臣们问起。臣只需要问一句‘这是不是事实’,只要是事实,别人也不好说些什么。”
  
  开玩笑,后世有态度的报纸和通讯社不知道有多少,早就形成了一整套的选题和引导社会舆论的手段。
  
  如今,苏木只需要做的就是将那一套成熟的半刊经验移植到明朝来。
  
  正德沉吟了片刻,还是想不明白,索性就不想了:“算了,子乔你的才干朕清楚得很,这事就交给你去办吧。你刚回家,旅途劳顿,先休息三日,三天后去通政司报道吧。”
  
  苏木一恭身:“陛下放心,臣知道该怎么做。”
  
  正德:“朕对你自然是放心的,不过,太后那边还有些疑虑,你得叫她老人家放心才好。”
  
  正说着话,苏木肚子里咕咚一声,这才想起自己还没吃午饭了。
  
  从家里出来,折腾了这么长时间,三四个小时过去了,早就饿得满口唾沫。
  
  正德:“爱卿可是饿了?”
  
  苏木:“臣还没有吃午饭呢!”
  
  正德:“太后老人家也真是。”
  
  苏木:“雷霆雨露皆是天恩。”
  
  “算了,在朕面前就不用说这种套话了。现在已经是晚膳的时候,陪朕用些。”
  
  如果说正要选世界上最难吃的食物,皇宫御膳绝对名列其中。
  
  弘治皇帝在世的时候,厉行节约,食不过五味,衣不过五袭,御膳的质量就不说了。好在正德可没读过什么书,对于儒家那一套也是毫无兴趣。自然不肯为了在百官心目中所谓的口碑而苦了自己。
  
  加上他这人运动量又大,食量甚大,无肉不欢。
  
  御膳也非常丰盛,就是味道糟糕了些,基本都是蒸菜。都是诸如肘子、炖羊肉之类,时鲜蔬菜是一样也无。
  
  作为一个吃货,皇帝赐膳这种荣耀对他来说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胡乱吃了点东西,苏木就告退回家。
  
  这是苏木回京之后的第二日,还得去胡家那里走一趟。
  
  他就叫赵葫芦将自己所买的兵器捆了,坐车去了胡家。
  
  胡顺做锦衣卫经历司经历已经接近一年,在锦衣亲军中的派名至少能见前五,权势颇大。
  
  岳飞有句话说得好:武官不怕死,文官不爱钱,可至天下太平。
  
  这句话的意思是,文官的首要操守是清廉。而武官,只要上了战场之后能够奋勇杀敌就可以了,至于贪污不贪污,倒不要紧。
  
  实际上,明朝的武官都挺富裕的。尤其是在军户制中,士兵就等同于军官的奴仆。
  
  像锦衣卫这种强力部门,每个月光规矩钱就足够让军官们赚得盆满钵满。
  
  也不过是不到一年时间,胡顺就攒下了一笔很大的家当。
  
  这还是胡顺在京城安家之后,苏木第一到访。等到了地头看,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好大!”
  
  刚才他坐着马车绕了半天才到了正门,细算来,胡家占地至少三十亩以上。再看他家的大门,门当都一人高了。
  
  京城的宅子大多是青砖所建,显得非常古朴。
  
  见苏木到了,门房大惊,道:“苏老爷你且在门房里坐坐,小人这就去回胡老爷。苏老爷你来得也巧,宅子里得乱套了。老爷你等下见了小姐,得劝劝她。”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