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一十三章 段炅
段炅最近一段时间心情很是阴郁,他乃是甘肃兰州人,举人功名,去年秋天来京城参加会试(明朝好女婿513章)。却不想正好碰到弘治皇帝大行,会试推迟一年举行。
  
  如果是其他地方的举子,遇到这种情形,多半会先回乡去,待到来年再说。
  
  可明朝交通不便,从兰州到京城,沿途千山万水,旅途劳顿,一走,就是两三个月。如果回家,又得两月。问题是回兰州没两月,又要来京城赶考。
  
  如此算来,花在路上的工夫就得半年,还有什么精力温习功课(明朝好女婿513章)。
  
  作为兰州有名的才子,他对这届会试是誓在必须得的,自然不敢于马虎。况且,他也没有旅费再回兰州去了。
  
  家中早穷得揭不开锅了,若是不能考中进士,饿死都有可能。
  
  因此,去年来京城的时候,段炅索性将妻子和儿女都带了过来,准备一旦考中进士,授了官职,直接就同家小一道去赴任。
  
  堂堂兰州段家竟然穷得吃不上饭,这事传出去,确实是骇人听闻。
  
  段炅其人在西北也算是名士一个,可名声也仅限于甘肃一地。
  
  但提起他父亲段坚,却可谓是无人不知。
  
  段坚,字可大,号柏轩,又号容思,明代兰州段家滩人。明景泰五年进士,授山东福山县知县,莱州知府,河南南阳知府。在任上,段坚为官清廉,一毫不取。
  
  但他的名声却得自创办创立了志学书院,召集府学及属诸生,亲自讲解五经要义。在南阳九年,门生无数,其中还出了不少人才。
  
  可创办书院却是一件大耗钱财之事,段大人又不肯受一文钱的学费。这么折腾下来,等到他离任的时候,行李萧然,只十几箱书籍。别人做官是越做越富,他却好,不但没有任何入项,却将本就不丰厚的家底子给填了进去。
  
  段大人名声是好,却苦了段炅,十年时间,他从一个贵公子变成了穷书生。
  
  西北地区文教落后,经济不发达,能够出了举人已经算是了不得的大事。因此,按照制度,举子进京参加会试,当地的学政都会出二三十两银子给考生以壮行色。
  
  因为是延期考试,明年的考试,地方官府不可能再给一次。
  
  这点钱,也只够段炅来一次京城。
  
  所以,他和妻小来京城之后,就没办法再回去了。对于会试,他是毕其功于一役,不成功就成仁,再没有其他路可走。
  
  京城居,大不易,光是房屋租金就足够一家人吃上两三个月了,更别说其他开销,顿时叫段炅焦头烂额。
  
  没办法,只得咬牙去寻父亲在世时的那些同年故旧。
  
  好在段大人在世的时候名声甚佳,别人见段炅可怜,又知道他才学出众,将来中进士也是有把握的,就走了门子让他进通政司做知事,每月也有二两银子俸禄可拿,至少能够维持他一家人的吃饭问题。
  
  确实,也只够吃饭。
  
  这里是京城。
  
  如果你爱他就送他去北京,因为那里是天堂;如果你恨他,就送他去北京,因为那里是地狱。
  
  说是天堂,那是因为这里以后无数的机遇,运势一来,朝为田舍翁,暮登天子堂。说是地狱,那是因为这里的物价贵得离谱,尤其是最近几年,随着经济的进一步发达,更是高到让人无发接受的地步。
  
  天子脚下,一棵大白菜就敢卖你三十文,要知道,在兰州,三十文钱可以买一大堆了。一个馒头,收你两文也不过分。
  
  二两银子的俸禄看起来好象不少,但一家几口人吃用下来,到月底却要产生赤字。
  
  到这个月,段炅还欠了门口屠户、米店的老板四钱银子的赊帐没还。
  
  马上又是年关,可以想象,这个年绝对会过得没有任何质量。
  
  “熬吧,只要熬到三月春闱,一登龙门,身价百倍,我的人生又是另外一番光景。”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这种励志的话段炅在心中不知道念叨过多少次,可手头窘迫,物质决定精神,也只能小心地数数羞涩囊中那寥寥几粒碎银子安慰安慰自己罢了。
  
  好在最近有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道录司那边转过来不少东西,却是山货。整个通政司从通政司大人到知事,只要是有官职的人人有份。
  
  计,每人蜡肉二十斤、风野鸡十只、梨一筐、江汉大米一百斤、莲米十斤、藕粉一包,另外还有松子、瓜子、黄芪、红枣等地方特产少许。
  
  原来,这些东西都是一个叫冲虚的武当山的道人,通过道录司送过来的。
  
  道录司掌管天下道家宫观,冲虚道人在道家名声极响,加上武当山又是武林中的一大流派,当今天子嗜好武术,听到他的名字之后,就发了一道圣旨传他来京面圣,说是要亲眼看看三丰道人创下的绝世武学。
  
  按说,冲虚道长跟通政司八杆子打不到一块儿,就算要送点心意,也送不到这里来。
  
  不过,在古代,无论是和尚还是道人要想出家,都得由中央机关发下诸如度牒一样的凭证。否则,青壮年都出家了,地谁种?
  
  还有,出家人都是可以免除一切徭役赋税的,难保不会有人剃了头发恶意逃税。
  
  僧录司和道录司就是给出家人发身份证明的机构,归礼部管辖。
  
  不过,这些文书在颁发下去的时候得在通政司这里走一个流程。
  
  冲虚道人最近新招了不少徒弟,刚在通政司这里拿到批复。这里来京城,本着礼多人不怪的原则,让道录司的官员们帮着送了些土产过来。
  
  些许土产在通政使、参议大人们眼中根本就不值一提,可对段炅来说,却是雪中送炭。
  
  有了这些东西,不但过年的年货有了着落,吃不完的还可以卖掉,将赊帐还上。否则,堂堂举人老爷成天被屠户小贩追帐,有辱斯文,不成体统。传出去,以后还怎么见人。
  
  昨天就听人说起这事,段炅回家同浑家和孩子一说,全家人又是兴奋又是激动。
  
  可今天一到衙门,段炅心情却恶劣到无以复加。
  
  今天是吴世奇历司上任的日子,这人的名字前一段时间在京城里很是响亮。通政司负责编撰邸报,段炅也看着他的事迹。
  
  在他看来,吴世奇这人是个理财高手、钻营高手和金脸皮铁面罩门的高手。
  
  他在沧州长芦盐运使司做代理转运使的时候,以半年时间活生生将前任两百万两的亏空给抹平了,还为皇帝大婚攒下了一大笔银子。单这份手段,确实令人又敬又畏。
  
  说他是钻营高手,吴世奇一举人身份,也不知道走了什么门子,竟然摇身一变成了正七品的扬州推官,这在非进士不得为官的明朝官场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再后来,更是代理了盐司这么一个省一级大衙门,光这份做官的手段,就让人无法想象。
  
  至于脸皮厚,那更是旷古绝今。一个举人,依靠佞进做推官做代理转运使,为了自己的官职和利益,甘愿沦为世人口中的笑柄,活生生小人一个啊!
  
  对于此人,段炅一是鄙夷,二是好奇,想看看这么一个传奇人物究竟是何等模样,倒没想过要跟他作对。
  
  同他抱着同样心思的同僚也有不少。
  
  可今天刚一见面,吴大人就给大家来了一个下马威。
  
  新官上任三把火,吴大人天没亮就来了经历实,第一件事情就是叫大家扫院子,说是雪落得大,院子里又脏,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通政司在国朝初年乃是一个大部级的衙门,院子多,房屋多,可怜知事们都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举人,什么时候吃过这种苦。忙了一个时辰,都累得东倒西歪。
  
  这还可以忍了,等到吴大人说要将冲虚道人送来的土产退回去之后,涉及到自己的利益,段炅彻底爆发了,同吴世奇顶了牛:你吴大人在扬州那种花花世界当过正七品的推官,后来在盐司做转运使,估计十来万两好处也是可以看到的。这些东西自然不会放在眼睛里,可你吃肉,总得让我们喝点汤吧!你一个理财好手,却要在我们面前装清廉,演给谁看啊?
  
  “你”了一声,段炅气道:“吴大人,没错,下官是读书人出身,可圣人说过,读书人只要心中豁达刚正,却不用拘泥于小节。大人说下官不是,自说就是,又为何提起先父,岂不有违圣人之道?”
  
  在古代,若是在人家面前直呼别人父亲的名字,却是大大的冒犯。这里是明朝还好一些,如果换成魏晋三国时期,为人子立即就会痛哭流涕,并与吴大人誓不两立了。
  
  吴世奇也知道自己失言,一拱手:“直呼段知事先祖名讳,此事是本官不对,还请原谅则个。”
  
  算是向段炅道歉。
  
  不过,他话锋一转:“别以为不过是一些土产,不值几个钱,就不放在心上。为官者,当公忠廉能,在本官看来,廉洁却是要放在第一位的。今天你可以拿人家一点土产,明天你就敢收银子。”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