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一十四章 主动应差
见顶头上司和段知事拍了桌子,其他知事都很是吃惊(明朝好女婿514章)。
  
  一团混乱之中,苏木进屋之后,竟没有人在意。
  
  苏木还没有正式入职,身上只穿着一身便装,看模样也不过是一个普通书生,别人见了,只当是他来办事的。
  
  吴世奇老派书生一个,为人也迂腐执拗,看到苏木之后,也没同他说话,继续同段炅辩论:“段知事,你觉得本官这话说得不对吗?”
  
  “不对,你这是上纲上线(明朝好女婿514章)。”段炅爆发了,冷笑:“大人这是要学悬鱼太守吗,还是想学古人,以一文钱杀了下官?”
  
  段炅这话中有两个典故,悬鱼太守苏木是知道的,说的是东汉羊续的故事。
  
  羊续为官清廉,从不请托受贿、以权谋私。他到南阳郡上任不久,他属下的一位府丞给羊续送来一条当地有名的特产--白河鲤鱼。羊续拒收,推让再三,这位府丞执意要太守收下。当这位府丞走後,羊续将这条大鲤鱼挂在屋外的柱子上,风吹日晒,成为鱼乾。後来,这位府丞又送来一条更大的白河鲤鱼。羊续把他带到屋外的柱子前,指著柱上悬挂的鱼乾说:“你上次送的鱼还挂著,已成了鱼乾,请你一起都拿回去吧。”这位府丞甚感羞愧,悄悄地把鱼取走了。
  
  此事传开後,南阳郡百姓无不称赞,敬称其为“悬鱼太守”,也再无人敢给羊续送礼了。明朝于谦有感此事曾赋诗曰:“剩喜门前无贺客,绝胜厨内有悬鱼。清风一枕南窗下,闲阅床头几卷书。”
  
  至于一文钱杀人的故事,苏木记不太清楚。好像是说晋朝的时候,有个县官在查帐的时候,发现有个小吏贪污了一文钱,就将那人抓了起来要砍头。
  
  小吏不服,说不过是一文钱而已,怎么就要我的命。
  
  那县官道:你今天可以贪一文钱,明天就敢贪污一万贯。钱不在多少,一万贯是贪,一文钱也是贪,性质一样,都是贪污,杀了!
  
  这事在当时虽然传为美谈,可在苏木看来,纯粹就是神经病。在现代社会,百姓和政府对于官员贪腐零容忍,至少在法律层面上如此。可贪污入罪得看数额,到达一定数目之后该怎么判,都有标准。一文钱,也就是一块钱,就要杀人,纯粹是岂有此理。
  
  苏木怀疑那个什么县令和小吏有仇,借故报复杀人而已。
  
  偏偏那县令还得了廉洁和刚正的美名,可见,中国古代的典故中有不少属于三观不正。
  
  听了段炅的话,吴世奇嗤之以鼻,沉声道:“段知事,若是你敢犯了国法,本官自然容不得你。”
  
  段炅一拍桌子,怒喝道:“吴大人,下官听说你是举人出身,非进士不得为官可是我朝的规矩。你居然能够做到正七品的朝廷命官,谁知道私底下有没有权钱交易。若你吴大人是海内有名的大名士,倒是可能。可惜啊,恕下官孤陋寡闻,以前却不识的大人。大人能够挤身朝堂,这事倒让人颇费思量。”
  
  “在沧州时,杨廷和大人苦口婆心劝你不要接受代理盐司转运使一职。可大人你贪那盐司的好处,却不肯放手。如今,大人的名声在京城可不怎么样。嘿嘿,如今却要装模作样,叫我等将土产退回去。豺狼当道,你却转抓住咱们说事,下官不服。”
  
  段炅人瘦,面皮也白,这一激动,满脸涨红,脖子上的大动脉突突跳动。
  
  这已经是裸的侮辱和挑衅了,通政司乃是清水衙门,好不容易收点礼品,却要被吴世奇给退回去,其他知事也是心中不满。不过,恪受上下级的分野,表面上也不会将这种怨愤表露出来。
  
  现在见段知事翻脸,又想起吴世奇当初在沧州时的丑态,心中那一丝对上级的畏惧荡然无存,都是掩嘴偷笑。
  
  苏木一看,心中摇头:看样子,吴老先生在通政司的威望是彻底没有了,以后还怎么在这里做官?中央机关和地方政府区别很大,看屋中的知事们的模样,都很年轻。年轻,又是举人身份,能够进通政司这种清要之地,不是官家子弟,就是有些背景的,谁又会将你这个非正途出身的经历放在眼里。一味用强,反倒激怒了众人。不想在地方上,官大一级压死人,大门一关,你就是那一方天地中的草头王。
  
  当然,即便在长芦盐司,这个吴老先生干得也很差劲没,若不是我苏木,整个衙门早就瘫痪了。
  
  听到段炅的挑衅之言,吴世奇大怒,抬起手来,就要一巴掌拍到桌子上。可想了想,自己那次确实丢人,右手悬在空中半天,才颓然软了下来。
  
  气道:“本官也不同你废话,国家自有制度在,道录司的礼品必须退回去。否则,本官当用《大明律》治你。段炅,你走一趟。”
  
  段炅脖子一昂:“大人要治我,下官也可以去寻言官们,请御使台的大人们弹劾吴经历。”
  
  “你弹劾我什么,本官可有徇私枉法的地方?”吴老先生反问。
  
  “凡事论心不论行,大人品行有亏,不适合在朝为官。”
  
  “你!”
  
  两人红着脸,气呼呼地对视。
  
  眼看着吴老先生就下不来台,苏木低低咳嗽一声,走上前去:“在下苏木,见过经历大人。下官刚在吏部领了差遣,任通政司知事一职,前来向大人报到。”
  
  “你是苏木苏子乔?”
  
  “你就是那个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的苏子乔?”
  
  “早就听说过你的大名了,今日得见,不胜之喜。”
  
  “哦,你也来做知事啊!”
  
  这一年来,苏木在京城中大名鼎鼎,风头正劲,被誉为继解缙之后的明朝第二才子。一般读书人听到他的名字,都是一脸的景仰。
  
  可说来也怪,今日苏木报出自己的名字,经历实的知事们并不想苏木预料中的那么轰动。都一脸平淡地向前拱手施礼,态度也是不卑不亢,有人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不服气。
  
  苏木心中本觉得奇怪,可转念一想,旋级释然:这群人都是有一定背景的寒门书生,且都是举人身份,将来说不准谁就中了进士,做官了呢!
  
  在经历司做知事,不过是在这里混点俸禄,过度一下而已。
  
  自古文人相轻,有点才学再有点背景的文人,相轻得更是厉害。、
  
  以苏木看来,将来吴大人在经历司的麻烦肯定会不少。毕竟,这里也算是知识分子扎堆的地方,读书人一多,莫名其妙的矛盾也多。
  
  大家相互恭维了几句,苏木这才同吴世奇办完手续,领了一套草绿色的官服,和进出皇城的腰牌。
  
  本来,按苏木看来,经过他这一打岔,刚才吴老先生和段炅的矛盾也会揭过不提了。
  
  可等苏木弄好入职的手续之后,吴老先生又威严地看了众知事一眼:“既然段知事不肯去,本官也不强求。知我者心忧,不知我这谓我何求。道录司那边谁去跑一趟,把礼物退了?”
  
  苏木心中叹息一声:怎么又来了,不过是一点山货,多大点事,吴老先生你至于吗?你这么一来,将所有下属都给得罪光了,以后还怎么领导经历司。我这个准老丈人,还真是个不省心的。你抓住一点小事不依不饶,没有这些人的帮助,张太后和皇帝交代下的事情还怎么办,这不是因小失大吗?
  
  看到吴世奇的目光,所有的知事都将头埋了下去,各自去忙自己的事,装着没有听到。
  
  吴世奇又提高了声气问,还是没有人说话。
  
  屋中的气氛显得尴尬。
  
  见吴大人出臭,众人眉宇间的鄙夷更浓,且都带着讽刺的笑容。
  
  苏木有些看不过去了,心中却突然一动,想起那日胡顺娘子和胡莹同自己说过的话,将他去找冲虚道人给胡顺设一个局。自己正愁怎么和这个道士搭上线,这就不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苏木道:“我去吧。”
  
  “苏木你要去,太好了,好好好,就着落到你身上好了。”吴老先生也是一时气昏了头,现在僵在那里下不来台,有苏木出头,叫他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苏木:“吴经历,下官觉得,这么多东西带去道录司动静实在太大,落到御使眼中,免不得要风闻奏事,反给人家带来麻烦。”
  
  吴世奇:“那你说说该怎么办?”
  
  苏木:“既然东西是冲虚真人送来的,索性就直接还给他。如此,道录司那边的面子也给了。”
  
  吴世奇大喜:“这个办法好,就按照你的意思,快去,快去。”
  
  “是,下官这就过去。”
  
  说完话,苏木突然发现,屋中的知事们对他的表情都冷淡下来了。
  
  看样子,苏木已经被他们归类到吴老先生的阵营中去,被同仇敌忾。
  
  这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
  
  领了差使,苏木雇了脚夫和牛车,将山货拉了直奔白云观。
  
  据他所知,冲虚道人到北京之后,很是使了许多仙家手段,在京城中名气极大,被人称之为陆地神仙,简直就是一个新闻人物。这阵子,冲虚道人正好住在白云观里待诏,很好找。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