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觐见日期
反正苏木今天是第一天去通政司报到,也没什么事情,也不急(明朝好女婿517章)。
  
  就详细地将胡顺所弄出的那件麻烦从头到尾跟冲虚说了一遍,然后,就有些不好意思地同冲虚道:“道长,到时候若是胡大人来白云关求见你时,能不能绝了他的子嗣执念?”
  
  冲虚不住摇头:“咱们修行人讲究的是口中之言心中所想,不能骗人的。况且,子嗣香火,乃是对先祖尽孝。别人看我等道人,闭关清修,斩情绝义。其实,道家的修行人并不是佛家的出家人。就像我武当山的弟子,每年还得抽一个月回家在父母面前尽孝。子乔你这种断人香火的事情有干天和,贫道却是不能做的。”
  
  苏木见他不干,又耐着性子说了半天,可冲虚还是不答应。
  
  这道士,原则性还真是强啊!
  
  最后,苏木说得口干舌躁,心中难免焦急起来。
  
  见苏木不耐烦,冲虚一笑:“子乔,恕贫道多问一句,你为什么要断你未来岳父的根,难道就不怕他将来发现恨你吗?”
  
  苏木苦着脸:“我怕啊,但我更怕我未来的老丈母啊!”
  
  冲虚道人大笑起来,起身送客:“子乔,这事确实不能做。若你不愿意在陛下面前引见贫道,在下也不怪你。”
  
  苏木如何肯走,白忙了这半天且不说了。如果事没办成,光那胡莹发起怒来,就够他喝一壶的。
  
  一咬牙,暗想:好个冲虚,还真不好对付。罢,我就再给你许些好处吧!
  
  苏木却不起身,反指着蒲团:“道长别忙送客,且听苏木一言。”
  
  冲虚又坐了回去:“子乔请说。”
  
  苏木淡淡道:“仙长质高行洁,又修为高妙。苏木当奏报陛下,请道长为至一真人,统辖京师朝天、显灵、灵济三宫,总领道教,赐给紫衣玉带及金、玉、银、象牙印章各一枚。班二品,以武当各宫观为皇家寺院,世代受皇家香火。”
  
  这可是在真实历史上,嘉靖朝时,龙虎山天师邵元节所享受的政治待遇,苏木索性直接搬过来向冲虚许诺。
  
  冲虚神色一震,挺直了身体,面上浮起了一层红色。
  
  良久,才叹息一声,点点头,再不说话了。“
  
  苏木见他答应,笑着站起身来:“时辰已经不早,公务在身,苏木先行告退,陛下那边过得一两日就应该有消息了。”
  
  表面上看来,苏木为了让胡莹和未来老丈母高兴,给准岳父胡顺布下这个局,付出了很大的代价,未来有些得不偿失。
  
  可他仔细一想,这事也不是不可以做。只要将冲虚推到总领道教的一代教宗的地位上,作为始作俑者,他苏木就算是让道家欠了自己一个天大人情。而道教宫观遍及天下,却是一支可靠的力量,将来有一天未必不能用上。
  
  当然,冲虚该如何获得正德的欢心,这事下来之后,苏木还得好好想想。
  
  从白云观出来,苏木索性就去找张永。如今的他因为没有出入西苑的腰牌,职位又低,正德也不是想见就能见到的。
  
  到了张永在宫外的宅子里,叫一个太监去报信,苏木又顺便叫张永家的厨子给自己做了顿午饭,正吃着,张太监就过来了。
  
  “苏先生,张永公务繁忙,耽搁了耽搁了,却不知你这么急叫我,可有事。”
  
  苏木:“张公公,帮我个忙。”
  
  “苏先生请说。”
  
  苏木:“一个叫冲虚的武当山道人应诏来京城之后已经两月,却一直没能见着陛下。你能不能安排下,让万岁抽空接见接见。”
  
  “冲虚道人,武当山的。”张永摸着额头想了想,问:“是不是最近在京城中很出名的那个冲虚老神仙?他若是要见陛下,有苏先生你的话,还不简单。我这就下去安排,也就这两日的工夫。对了,冲虚道人和苏先生可有渊源?”
  
  “没有任何关系,我也是今天才和他见面的。”
  
  张永一笑:“那就是冲虚给苏先生备下了厚礼。”
  
  “是啊,厚礼,一百斤大米、一百斤蜡肉,还有什么莲子、藕粉什么的。”苏木没好气地说:“难道我就这么贪财吗?”
  
  张永笑起来,道:“苏先生,赌场这大半年的分红,我等下就给你送到府上去。”
  
  “真当我是来要钱的吗,冲虚那事你尽快安排,吃好了,告辞。”苏木将筷子放下,起身就走。
  
  走到门口,苏木还是不放心,回头道:“对了,冲虚见陛下的时候也叫上我。”
  
  说实在的,冲虚道人原则性很强。有点世外高人的傲气,或者说是牛脾气。
  
  等他见了正德,保不准犯了混,到时候岂不要连累我苏木。为了保险,还是在场的好。
  
  “那是自然。”张永道:“还别说,陛下正想着你呢!”
  
  从张永家里出来,看看天色,已经是后世北京时间下午三点模样。明朝的官府都是黎明四点开始办公,下午四点下班。朝四晚四,整十二个小时。现在如果再回通政司去,只怕当一到地头,就要叫回去了。
  
  因此,苏木索性在街上逛了逛,步行回家去。
  
  吃过晚饭,张永就派了一个小太监过来,说是冲虚道人觐见正德皇帝日子定于后天午时,请苏木到时候也一道去。
  
  原来像道人进宫面圣这种事情都归司礼监管,日子也归他们来排。冲虚前阵子只顾着在文官们身上使力,却卡在太监这里。如今有张永在,事情也变得简单。
  
  苏木见困绕冲虚两个月的难事,就因为自己的一句话就办好了,心中得意的同时也感叹。这做人也好,做官也好,关键位置上得有人啊!
  
  就提笔给冲虚写了一封信,将这事说,又叮嘱了一番,叫赵葫芦连夜带去白云观。
  
  然后,就洗脚上床睡觉。
  
  雪还在不住地下着,虽然没去年大,却一样冷。
  
  第二日黎明三点钟左右,苏木就被小蝶在朦胧中叫醒,这才记起自己该去通政司上班了。
  
  大冬天地被人从热被窝叫起来,苏木痛苦到无以复加。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