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嫉妒心
段炅吃了一惊:“翁知事,你怎么知道在下昨天晚上出去吃了酒?”
  
  翁知事大笑,指着他的胸口道:“你看看,你看看,这上面都是油迹(明朝好女婿523章)。还有,段兄你身上还带着花椒和酒味,显然是宿醉未醒,老实说,昨天晚上吃了什么好吃的?”
  
  听到翁知事这一声喊,其他知事也跟着起哄:“段大人,可是哪个衙门请吃,怎么把我等忘记了?”
  
  段炅:“咱们通政司就是个混日子的,又没有什么权力,别的衙门怎么可能请吃。”
  
  “段兄发财了,自己掏腰包下馆子快活?”有人吃惊地问。
  
  “怎么可能?”段炅得意地说:“其实,昨天是有个在甘肃巡抚衙门做事的乡党来访,他家小有资产,在我们兰州也属中山人家。这次进京办事,想找个门路,寻到我头上来。不过,段某人八品闲官一个,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能回绝了。但老乡一场,人家还是请吃饭。盛情难切,那一桌酒啊,吃了两个时辰才完,烦死了!”
  
  惬意地吐了一口气,段知事开始报起菜名来。什么四喜丸子、红烧蹄膀、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
  
  国人好吃,尤其是在物质匮乏的古代,更是对吃情有独钟。饮食男女,民以食为天,饮食可是排在男女前头的。
  
  段炅一聊开了,其他知事都听得眼睛放光,喉结上下滚动,偶尔发出咕咚的声响,一脸的羡慕。
  
  苏木本就是个吃货,一听到这方面的内容,也来了精神,凝神听了半天,心中却颇为失望:这又什么呀,很普通菜啊!基本上就是一猪多吃,吃不同的部位。相当的部位,换着花样整治。看来,这古人的美食也很普通嘛,哪比得上现代社会的几大菜系,融合古今、贯通中外,有的是你想象不出的食材和做法。
  
  渐渐地,苏木就有些不以为然了:不过是一些普通的酒菜,看把你们激动得?
  
  这一想,再定睛看去,这才愕然发现,这群正八品的知事京官其实都寒酸得紧。
  
  身上的官袍一个个都洗得发白,这是面子,还好些。穿在里面的衣裳都很破旧,领子处和袖口有的人还打了补丁。
  
  苏木对他们倒不鄙视,实际上,清廉的官员总是叫人佩服的。这几个知事,一个月也不过二三两银子,靠这点钱,要应酬、要养活一家人,根本就不够,且京官也不想地方官员那样有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白的的灰色收入,更别说像通政司这种清水衙门的小官,挨饿都有可能。主要是,朱元璋当年给官员定的俸禄实在太低,如正七品的知县,一个月也不过二三两银子。换算成后世的人民币,也就是两千块钱。
  
  和现代社会不同,古代女人不上班赚钱的,又不实行计划生育。两千块钱的收入通常要养活六七口人,想想就觉得不可能。
  
  高薪未必能够养廉,但低薪必然会引发贪污。穷则变,变则贪。
  
  生存压力面前,也只有海瑞这样的人物才能保持住士大夫的气节。问题是,整个明朝也就出了一个海瑞。
  
  京官穷,京官苦,尤其是中下级官员,更是如此。你若不是能够混到正四品以上,混成一个能够参加早朝的达官,根本就是个屁。
  
  北京这种地方别的不多,就是官儿多。
  
  苏木定睛看去,经历司的官员的饮食都很糟糕。
  
  整个经历司的五个知事中,有两个北方籍,三个南方人。北人吃面,南人吃米。不过,白面这种东西也贵,段炅午饭是一碗小米饭加几条萝卜干,一小擢豆芽菜。其他几个南方知稍好一点,加了几块咸肉。
  
  谈论起昨天晚上吃席,段炅得意洋洋,一副意尤未尽之状,其他几人也听得满面艳羡。
  
  正说得带劲,他动作大了些,一团小米饭掉到了桌子上。
  
  段炅很自然地伸出手去,用手指粘了饭粒,随口塞进嘴里。大约是有几粒饭落到桌子缝隙中去,段知事鼓捣了半天,死活也弄不出来。
  
  他也是同这几粒饭铆上了,随手撕下了一张纸片,卷成一个小棍子挑了半天,才弄到嘴里。
  
  苏木看得扑哧一笑,笑声刚一发出,心中就后悔了。他小时候也是贫家孩子,日子过得苦。后来做了大学老师,对于寒门子弟也没有任何鄙视。
  
  只单纯地觉得段知跟几粒饭铆劲没必要,大家都是正八品的官,勤俭当然是一件值得赞扬的美德,但过犹不及,反弄得没有体面。
  
  听到苏木的笑声,几个知事同时转过头。
  
  段炅这才知道自己下意识的举动引起了苏木的耻笑,面上因为恼怒而红了起来。
  
  他哼了一声,走到苏木面前,低头朝苏木的饭盒里看来,道:“听说苏子乔你以前虽然是保定大户人家的公子,但家道已经中落。却不知道,又有什么理由耻笑本官?”
  
  苏木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段知事,苏木是突然想起其他事,误会,误会了。”
  
  段知事低一看,苏木的饭盒非常丰盛,有一道炸虾球、一道炒腐竹、一份炖羊蝎子汤和一份炒藕片。小蝶的手艺本就好,苏木这顿午饭真是色香味俱全,与之相比,自己的午餐还真是寒酸。
  
  一股说不清楚的羡慕嫉妒恨涌上心头,段炅冷笑一声,酸溜溜地问:“苏知事的午饭还真是丰盛啊,都是一样的俸禄,你什么时候吃这么好了?别吃了上顿没下顿,又要去想其他法子啊!”
  
  听到这充满了撩拨的话,苏木一楞,心头火起,淡淡道:“我平日里就是这么吃的。”
  
  段炅撇了撇嘴:“我若是为了充面子,也可以每日在衙门里这么吃,只可惜,家里的人要受苦了。”
  
  这话的讽刺意味更浓,意识是,苏木为了死要面子硬撑。也就这几天在大家面前装个样子,过得几天就要被打回原形。
  
  苏木觉得同几个酸文人争辩也没什么意思,无论自己说什么做什么,都是错。他们对我苏木,本就有成见。
  
  见苏木低头不语,几个知事嘴角的讽刺笑容更浓。
  
  吃过午饭,苏木就想吴世奇请了个假,雇了轿子去西苑。
  
  张永和冲虚道人早等在那里,就领了苏木直接去见正德皇帝。
  
  路上,苏木悄悄对冲虚道:“道长,等下见了陛下,我说,你附和一下就是。”
  
  冲虚道长只微笑着点了点头,大袖飘飘地跟在后面,一副世外高人模样。
  
  张永看了他们一眼,插嘴:“面圣这种事情,多说多错,承恩就是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