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融入
苏木听到翁知事问,心中忍不住想:好个翁大人,果然上道,知道将话题往这上面引,这个人情我记住了(明朝好女婿531章)。
  
  他故意装着一副茫然的样子:“这自是我的袍子,怎么了?”
  
  说着,他又假装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憋了一口气,将自己的脸涨成红色,好象很尴尬的样子:“这这这……这衣裳是本官在家里读书时穿的。乃是以前老母缝制,有些年头了,却不忍心丢掉。而且,翁大人你也别看这衣裳破,可穿着却是舒服……咳,今天起床有些迟到,忘记更衣了。也就是读书时穿穿……家里也就这么一件……”
  
  翁大人是个实城君子,不忍心看到苏木尴尬,连连点头:“是是是,苏大人念旧,本官心中佩服。”
  
  苏木装得更加局促:“下官也是一时忙乱,忙乱了!”
  
  看到苏木局促的样子,众人心中透亮,都冷笑:段炅昨天说苏木看起来一副即富且贵的样子都是装的,看来都是真的。搞不好,这家伙只有一件新衣裳充门面,却要在咱们面前装有钱人,今日露馅,丢人了吧!
  
  心中虽然冷笑,可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对苏木却突然有些好感。
  
  这人的心理是非常微妙的,通政司本是有名的清水衙门。经历司的知事们都寒门士子,做了京官,一个个都穷得厉害。见苏木以前如此富贵,难免羡慕嫉妒恨,拿他当外人看。
  
  如今突然发现其实苏木和大家都是同一类人,自然而然就接纳他进入这个小团体。
  
  只不过,大家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已。
  
  正在这个时候,段炅进来了,见苏木和大家坐在一起,一愣。
  
  又看到苏木一身旧衣裳,显得寒酸,忍不住冷笑一声:“苏大人今日缘何如此朴素?”
  
  苏木装着苦笑的样子:“起床急,忘了更衣。”
  
  段炅不屑地冷笑一声,走开,隐约有低哼传来:“装模做样!”
  
  说来也怪,今天上午的事情比起往日要少许多,很多本该让苏木去跑腿的活,知事们都分配给了书办,倒叫苏木清闲了许多。
  
  苏木看在眼里,心中暗自点头:这个迹象非常不错,至少,同事们已经初步接受我。其实,前几日他们对我苏木诸多隔阂也是可以理解的。别说是在官本位的古代,即便是现代社会,你一个新人,刚去一个单位上班。没个半月一月,根本就融合不进老员工团体。想当年我去大学教书的时候,也是花了半个月才和大家打成一片。这次只用了五天,很好,有进步。若说起来人情事故、办公室政治,我可比古人有经验。
  
  关键就在中午,今天之内,无论如何要让他们接受我苏木。
  
  只是,段炅对我苏木成见很深,只怕不那么容易搞定。不过,也不用担心,只要同其他几人搞好关系,他也没有要紧。
  
  今天因为大家没有分配什么活儿给苏木,时间过得也慢,好不容易等到了午饭时间。
  
  众人照例去火炉前热饭,准备补充能量。
  
  如果是往日,苏木也不会去凑热闹,等大家把便当热好了,他才最后一个过去。否则,人家青菜豆腐,你大鱼大肉可劲儿的造,这不是刺激人吗?
  
  今天却不同,苏木端着饭盒走上前去,笑道:“借过,我也来热热饭菜。”
  
  经历司大厅堂旁边有个热水房,是给各位大人们烧地龙的。有个火炉,上面放在一个铁片做炉罩。烧了一上午,铁皮罩子早就烧得滚烫。将饭盒放在上面,只需小半个时辰就热了。
  
  午饭时间,知事们都会围坐在这里烤烤火,说说话儿。
  
  苏木将饭盒打开,放在大家的旁边。
  
  他刚一打开盖子,就故意地嘀咕一声:“哎,本官最近脾胃失调,郎中说吃药也是无用。只不过,不能再粘荤腥了。”
  
  他不说,还好,一说,大家这才留了意。定睛看去,苏木今天的午饭确实乏善可陈。就一碗糙米饭,上面搁着几根萝卜条、一小撮青菜,还有可怜巴巴的一块豆腐乳。
  
  看起来,比起众人都还寒酸许多。
  
  大家都是相视一笑,心中暗道:装,继续装。什么脾胃失和,根本就是穷得没钱吃饭,在咱们面前找借口。
  
  细算来,今日是十二月初九。按照朝廷的规矩,薪水一般都是每个月十五那天发。作为低级官员,要养活一大家人,开支不小,从现在开始到十五那天却是最难熬的日子。
  
  想来,苏木家也没有余粮,再也没办法在咱们面前硬撑有钱人了。
  
  心中虽然鄙夷,可不知道怎么的,大家看苏木却越发地顺眼起来。
  
  吃饭的时候,牛知事甚至主动和苏木说起话来。
  
  至于翁知事,本就是个厚道人,同苏木也说得来。
  
  有他们开头,其他人也同开始和苏木聊起天来。
  
  不得不说,经过现公室政治培训,苏木的情商比起古人要高出一大截,几个从《笑林广记》中看到的风月段子下来,引得大家笑成一团。
  
  《笑林广记》成书于清朝,编纂这本就是文人,里面的故事自然也合知事们的胃口。
  
  其实,这书中的故事对已经习惯了重口味的现代人来说,也没什么好笑。但古人笑点都低,苏木刚说了几个故事,就戳中了众知事的笑点,顿时笑成了一团。
  
  当苏木讲道:“某生素善琴,尝谓世无知音,抑抑不乐。一日无事,抚琴消遣,忽闻隔邻,有叹息声,大喜,以为知音在是,款扉叩之,邻媪曰:无他,亡儿存日,以弹絮为业,今客鼓此,酷类其音,闻之,不觉悲从中耳。”这个故事时。
  
  牛知事更是“扑哧”一声,将口中的饭喷了出来。
  
  然后大声的咳嗽起来,叫道:“苏子乔你果然讲得一口好故事,难怪你那本《红楼梦》卖得如此之好。”
  
  一说起最近京城大红的这本书,李知事来了精神:“子乔,你那本书卖得如此之好,想必赚了不少钱吧?”
  
  苏木苦着脸:“在别人看来,在下早该因为这书赚得盆满钵满。可……也该是我命苦,那书刚写了几册,就被宫中知道,直接征了,只给了二两银子。”
  
  “怎么可能只给二两!”众人都一声惊叫,然后对苏木深表同情。
  
  苏木又悲叹一声:“如果不是因为书稿被征,我苏木也不可能沦落到连饭都吃不上的地步……”然后,他故意装出说漏了嘴的样子:“其实,没什么要紧的,我又不靠稿费吃饭。”
  
  翁知事同情地看了苏木一眼:“那是,那是,子乔你大名士一个,还缺钱使,不差那点润笔。”
  
  大家都笑起来,可笑声中却不带任何讽刺。
  
  在大家看来,苏木也不过是一个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罪罢了。其实,大家何尝不是如此?
  
  牛知事:“子乔兄,我的苏大人啊。你先前说晚上请大家吃饭一事,就罢了。正好是月初艰难的日子,你的心意咱们心领了。”
  
  其他人也笑道:“对对对,以后再说吧,先把这几日熬过去再说。”
  
  苏木故意如释重负地出了一口大气,却叫道:“不成,不成……也罢,等领了俸禄,小弟做东,各位大人务必要给个面子。”
  
  “好说,好说!”众人又都笑起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