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三十九章 歌德派
吴老先生抽了一口冷气:“这一期的邸报……”
  
  埋头奋斗一日,顾不得温习功课,苏木总算在下班的时候将这一期的朝报鼓捣出来(明朝好女婿539章)。即便是纯粹的摘录,但要在这浩如烟海的案牍文书奏折中选取有用的东西,还是让他累得够戗。
  
  老实说,苏木还是有些担心吴世奇迂夫子呆性发作,将自己的心血给退回来。
  
  忙问:“大人可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好?”
  
  “不是有什么地方不好,其实……”吴世奇想了想,道:“其实,很不错,基本挑不出又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苏木:“那大人你还担心什么?”
  
  吴世奇:“就应该实在太好了,实在找不出毛病来,才让老夫心中如同憋了什么东西一样,不吐不快。苏木,咱们读书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请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士大夫、读书人是要为学术,为天地至理,为天下担起重任的。”
  
  说到这里,他激动起来,站起身,目光中全是精光:“苏木你满篇都是歌功颂德,好固然是好,可若让别人看到,岂不要笑掉大牙,笑咱们通政司,笑我吴世奇是阿谀奉承的小人了?”
  
  看他激动成这个样子,苏木轻轻一笑:“老先生,你我现在都是举人身份,可不是士大夫。大人也别把邸报当回事,这玩意儿主要目的就是发布朝廷政策和重大人事变动的,把事情说清楚就是了,文以载道还真谈不上。再说了,大人如今的名声可不太好,就算在府邸报上直指时弊,也无法为你正名。反要被人当做以直卖名,其心可诛。”
  
  “你!”听苏木说得直,吴世奇一张脸涨得通红,怒视苏木:“当初在沧州……吴某人问心无愧。”
  
  苏木也不惧,只静静地看着他。
  
  屋中只剩下老先生粗重的呼吸声。
  
  过了片刻,吴世奇才颓然地软坐下去。
  
  见他终于平静下来,苏木安慰道:“千秋功罪,自有后人评说,大人又何必芥怀。无论怎么说,老先生你在沧州揪出一群国贼蛀虫,于国于民也是立下大功的,将来世书上定会记上一笔,自然会还你一个清白。”
  
  “唉!”吴大人重重地叹息一声。
  
  苏木:“老先生,还有一月就是皇帝大婚亲政的日子。如今朝局敏感,亦静不宜动,平安事最好。若是报上再登些什么不好的东西,难免以后小人据此作祟。真到那个时候,只怕大人就是国家的罪人。
  
  “对啊,马上就是皇帝亲政的日子。若不是子乔你提醒,老夫险些还忘了这一点。”吴世奇一凛:“如此说来,苏木你份邸报看起来好象是令人不齿,其实却大有深意。皇帝亲政,国之大事,可叹我吴世奇竟然为了自己区区一点名声,至国家君父于不顾。吴世奇啊,吴世奇,原来你也是一个看重名利的庸俗之人啊!”
  
  说着,就提起笔,在稿子上签字。
  
  老先生是老派读书人,无日不三省其身。
  
  现在批评和自我批评起来,就是长篇大论。
  
  苏木见说服了老先生,心中却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君子可欺之以方,我老实欺负吴老先生这个实诚人,又些不够意思啊!
  
  为了缓和一下气氛,苏木又道:“老先生要针砭时弊也不是不可以,可咱们这么一弄,岂不抢了言官御使给事中们的饭碗,到时候,只怕他们要来找你我拼命了。”
  
  吴世奇哈哈大笑起来:“今天就这样,等下本官就叫人将样稿送到华大人那里去。”
  
  苏木:“对了,老大人,明日十五休沐,我打算去礼部报名参加来年恩科。本该论着我值守的,给你请个假。”
  
  “哦,报名啊,这是好事啊,可有把握?”吴老先生巴不得自己未来的乘龙快婿中个进士,弄个正经出身。他这一年来,以举人功名做到朝廷命官,在官场是大受排挤,还沦落成为世人口中的小人,痛感一个进士身份对官员来说是何等的要紧。
  
  “这个还真没什么把握?”苏木老实地回答。
  
  “那么……不准假!”
  
  “啊!”
  
  吴世奇:“明日本大人替你值守,你去报名之后再来替我。”
  
  苏木大喜:“多谢老大人。”
  
  吴世奇抚摩着胡须沉吟:“按说,会试应该比起乡试来要简单些。你底子不厚,这一年来虽然刻苦读书,无奈火候不到。这样,如果学问上有什么疑惑,可来问问我。”
  
  “是,大人。”
  
  吴老先生今天显得特别唠叨:“苏木你还年轻,不像我,老了,无所谓了。一定要考个出身啊。否则,这辈子也就一个知府到头,岂不糟蹋了你一身的精明干练。”
  
  老先生的话苏木是知道的,明朝官员的升迁虽然有考核。可最是讲究出身,你如果是进士,升迁的机会比起选官要多得多,且没有透明天花板一说。
  
  下班之前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办:领俸禄。
  
  苏木在沧州的时候也干过几个月巡检,一个月也有二三两银子的收入。不过,地方官员都富,对于俸禄也没怎么看在眼里,也就是到时候州衙派人将银子送过来罢了。
  
  中央机关却要正式得多,还有许多讲究。
  
  同地方官员的俸禄直接折算成银子不同,中央官员的收入由几部构成。现金、米粮、纺织品。
  
  以苏木现在的工资标准,可领一千文铜钱、四十斤米、两匹布。碰到春秋两季,还有一套新官服。
  
  一千文铜钱体积不小,加上米和布匹,好大一堆,苏木顿时傻了眼。
  
  最操蛋的是,工资中还有一张面额五钱的宝钞。没错,就是已经变成废纸的大明宝钞。这玩意儿民间虽然不认,用来擦屁股也嫌小。可在法律层面,这东西还是正式发行的货币,可以用来发官员俸禄的。
  
  这算是变相的剥削吧,看着宝钞,苏木不住摇头。将自己的东西,和吴世奇那一份一道扛了,带回家去。
  
  看苏木弄回来这么多东西,小蝶吓了一跳:“老爷,买米这种事情叫下人们去办就是了。”
  
  苏木:“这是本老爷和吴大人的俸禄,都在这里呢,你收好了。”
  
  小蝶:“这么少……皇帝真是抠门。”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