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四十四章 为父从现在开始绝食
其实,苏木一开始就发现老先生不对劲(明朝好女婿544章)。也知道像这种敏感的老宅男,一旦受了刺激,肯定会干出一些偏激的事情来。
  
  所以,一路上他都提高了警惕。
  
  因此,当吴世奇一头朝金水河里跳去的时候,苏木就猛地一伸手扯住了他的腰带,叫道:“吴经历,你这是要做什么?”
  
  “放开我,放开我!”吴实奇大叫:“本官受如此奇耻大辱,还有什么面目苟活人世,只能以一死洗刷身上的污名!苏木,放开我!”
  
  “大人,别想不开啊,世界上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苏木堪堪将他拉住,若是在迟上片刻,只怕老先生就落进河里去了。
  
  今年的冬天比起去年要暖和许多,金水河里的水还没有上冻。虽说河水只没到人腰,老先生就算落下去也淹不死。
  
  可吴世奇一把年纪,十冬腊月,受了冻,怕是扛不住。
  
  在医学不发达的古代,一场感冒就会要人命。
  
  “苏木,你若是还想做我的女婿,就放开老夫,让老夫以死明志。”吴世奇年老力弱,如何是苏木的对手,被他拉住,死活也挣脱不开。
  
  “老先生,你就消消气吧,多大点事。你死不要紧,关键是你在我眼皮子下自尽,我又该怎么想她交代啊?”苏木继续劝慰。
  
  “哼,云儿知书达理。知道这事之后,不但不会怪你,反回为老夫感到骄傲。倒是你苏木,真让老夫失望。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一个人?”
  
  吴世奇大怒,痛心疾首,厉声呵斥(明朝好女婿544章)。
  
  实际上,明朝的士人都注重名节。所谓: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并不单纯之女人的贞节,也可以说是士大夫的节操。
  
  古人贞节贞节,女人是贞操,男人则是节义。
  
  若是名声坏了,基本就算是被开除出了主流社会,活着也没有意思。
  
  要想挽回名誉,就只能一死了之。如此,别人还能赞叹一声:真节烈奇男子。
  
  死者为大,失去的名誉也就拿回来了。
  
  遇到这种事情,家人不但不能阻拦,反要满面欢喜地恭喜,并说一声“一路走好。”从头到尾,都要面路欣慰的笑容,否则就是一种侮辱。
  
  就叫守礼。
  
  等到人死之后,才能开始痛哭,这就发乎情,叫守孝。这个时候,若再不哭,那就是禽兽。
  
  该死的封建礼教,其中门门道道其实还是非常多的。
  
  按说,苏木是吴老先生准女婿,也算是他未来的晚辈,也不能阻拦的。可他一个现代人,才不会管这种吃人的封建礼教呢!
  
  忙道:“老先生,不管我苏木究竟是怎么回事。反正,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一个活人在我面前自尽,不然,我会良心不安的。”
  
  他们二人这一通纠缠,就引来不少官员围观。
  
  正是下班时间,皇城中各衙门的官员加一起数目不少。不少人都是认识苏子乔的,一来苏木在诗词上的名头极响亮,二来苏木在经历实当了一段时间跑腿的,跟各部院的官员们已经混得脸熟。
  
  见这般闹,就小声地议论起来:“这不是苏子乔吗,究竟是怎么回事?”
  
  “据说通政司的吴经历要自杀,苏木去阻拦。”
  
  “吴经历,不是那个有名的小人吗,我说,他死了才好?”
  
  “对的,人若受辱,当以死明志。苏子乔也是一个大名士,怎么就不懂得这个道理,倒真叫人心中疑惑。”
  
  ……
  
  正闹着,突然间,华察推开人群走了过来,厉声呵斥:“吴世奇,闹什么闹?你若是要自证清白,可另外折日折地,如此,本官还佩服你是一个有担当,有所为有所不为的君子。你当着下属的面,选择在皇城之中死,不是明摆着叫人拦你?苏木作为你的下属,若不拦,那就是禽兽不如。吴世奇,你演得一出好戏,当我等都是傻子吗?小人!”
  
  听他这么说,其他官员都恍然大悟,面上的鄙夷之色更浓。
  
  “我真不是,我真不是……”吴世奇一楞,开始辩解。
  
  “哈哈,你现在倒是有精神辩驳本官了,怎么,不想死了?”华察大声冷笑。
  
  “会去吧,左右不过是演戏,没甚看头。”其他官员也小声地笑起来,然后一涌而散。
  
  等众人散开,吴世奇蹬了苏木一眼,喝道:“放开……”
  
  刚要再说,眼睛一翻,竟晕厥过去。
  
  好好一出以死明志,被苏木这一搅,却成了丑闻,而他吴世奇也成为小丑。
  
  老先生急火攻心,脑袋里“嗡”一声,就昏迷过去。
  
  弘治十六年年末,天却不冷,好象是上天也在为正德皇帝亲政降下祥瑞一般。全然不像年初时那般北风呼啸,冰寒刺骨。
  
  夜已经深了,苏木心中叹息,无心睡眠,只坐在书房里围着火炉百~万\小!说。
  
  白天时出了那么大一件事,回到家之后,吴老先生倒是醒了过来。只不过,却吐了就口血,一张脸变得淡如金纸。
  
  郎中过来看过,就是说就是气的,也没什么大碍,吃了药,养几日就好了。就是身体上的病好治,心结难去,还是尽量不要触怒他为好。
  
  老先生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回家就变成这个样子。
  
  吴小姐自然哭成了泪人,就连吴老二也过来了。
  
  姐弟两此刻正侍侯在老先先生床前,苏木心中难关,劝慰了他们几句,就回到书房百~万\小!说。
  
  可书上的字都认识,组合在一起就不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书,无论如何也读不进去。
  
  叹息一声,扔掉手中的书。
  
  苏木呆呆地看着外面的雪。
  
  这雪花轻如柳絮,随着风儿在院子里漂浮飞扬。
  
  看得久了,心情也好了许多。
  
  据史书上记载,明朝中后期正是由温暖潮湿的气候朝干燥寒冷气候转变的时候,这就是气象学上所谓的小冰河期。
  
  想不到,今年的冬天却出奇的暖和。
  
  正看着,一条从容的身影走了进来,柔声道:“子乔,你果然在啊,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去睡?”
  
  进来的正是吴小姐。
  
  自从回京城之后,因为吴小姐还没有正式过门,就长居在吴老先生的院子里,轻易不肯抛头露面。
  
  这还是她回京之后,第二次和苏木单独相处,想来也有话要说。
  
  苏木忙站起来:“老先生都这样了,苏木无心睡眠。吴小姐,你也不用担心,老先生也是急火攻心,过得几日想开了,就好了。对了,老先生现在如何了?”
  
  吴小姐的语气显得很平静:“还好,服了药之后就坐在床上发呆,老二正守着他呢!”
  
  “那就好,那就好。”苏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
  
  “不过,父亲要寻短见,那是关系到一个读书人的体面和节义,子乔你对家父的关心妾身可以理解。但你不该这么做的?”依旧是平静的语气:“父亲一辈子重视名节,名誉尽毁,对他来说,比杀了他还难受。”
  
  苏木愕然地看着吴小姐:“这……”
  
  他也没想到吴小姐会如此平静地同自己讨论吴老先生的生死,有些接受不了:这该死的吃人的礼教啊!
  
  正要说话,突然间,吴小姐就小声哭起来:“还好,爹爹被你救下来了。子乔,谢谢你,谢谢你!父亲这辈子吃的……苦,实在是太多了……”
  
  苏木心中酸楚,伸手握住她的小手。
  
  吴小姐象征性地挣扎了一下,就放弃了。
  
  感觉她的小手很是软弱无力。
  
  “吴小姐,老先生只要没事就好。不过是一件小事,过去了就好。”
  
  “可是……”吴小姐的哭声大了些:“可是爹爹到现在还是粒米未进,他身子本就不好,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对于爹爹来说,名誉的损失比什么都让他难受。想当初,爹爹去扬州做官,我……我还替他高兴。早知道如此,还不如当初就不去。”
  
  苏木安慰她道:“不用担心,我先去看看老先生,看能不能劝劝。”
  
  “恩。”吴小姐小声地点了点头。
  
  来到吴老先生所在住的院子里,吴老二也在那里,见了苏木,有些不以为然地说:“姐夫你可来了,不就是受了点辱吗,又不少一块肉,忍一忍就是了。”
  
  吴小姐:“老二你说什么啊,爹最注重名节,如今平白受此羞辱,如何忍得下去。也只有你这种没心没肺的,才觉得没什么大不了?”
  
  吴老二撇撇嘴,再不说话。
  
  正如吴小姐先前所说,老先生一脸灰败地倚靠在床上发呆,苏木叫了他几声,也没回音。
  
  苏木劝了几句,吴世奇只是不予理睬。
  
  见他的情况如此糟糕,吴小姐小声哭起来。
  
  吴老先生突然眼睛一瞪,喝道:“哭什么,为父准备以一死洗刷身上的污名。这是好事,你们应该高兴才是。马上把眼泪给我擦干,否则,传出去,还不沦为世人笑柄。”
  
  “是,爹爹,是女儿的错。”吴小姐慌忙抹了抹眼角,勉强地换上一副笑容。
  
  老二也难得地摇了摇头。
  
  吴世奇指了指桌上的饭菜:“都拿下去吧,为父从现在开始绝食。”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