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五十二章 早已将贤侄当一家人了
“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明朝好女婿552章)。”很多事情,苏木也没办法跟小蝶解释,此刻,他只能笑笑了:“反正你放心好了,就算锦衣卫再横行霸道。可那也不过是对普通人,对我还不至于乱来。你想啊,本老爷好歹也是举人,堂堂举人老爷被人抓起做赘婿,岂不是骇人听闻?”
  
  “还有,我也算是有官职在身的,若被抓了,衙门里肯定会追究的。”
  
  听完苏木的话,小蝶才松了一口气。
  
  不过,她还是担心地提醒苏木:“老爷,你一向心软,又是见了女人迈不动腿的。那胡家野丫头虽说可恶,人也高得怕人。可长得却是不错,挺招人喜欢的,别到时候老爷被她给骗了。”
  
  “我什么时候见了女人就迈不动腿了?”苏木又好气又好笑,“她又能骗我什么,根本就没什么好骗的?”
  
  小蝶冷笑:“难说,老爷的脾气小蝶最是清楚不过了。别到时候那野丫头说几句软化,老爷就答应娶她过门什么的。老爷可别忘了,你可以应允过要请媒人去吴家下聘的。”
  
  苏木苦笑:吴家的婚事,抛开我同吴小姐的男女之情不论,明明就是吴老先生以死相逼好吧,我总不可能眼睁睁看着老先生去死,我也是不得以啊!
  
  “知道,知道,我的小管家。”苏木没法子再同小蝶说下去,伸出手去刮了小丫头的鼻子一下。
  
  “老爷……你!”当着这么多人被老爷亲昵,小蝶气得一张小脸变得通红,心中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甜蜜:老爷娶了吴家姐姐之后,应该就要收小蝶入房了吧!
  
  一想到那时的光景,小蝶竟是痴了。
  
  轿夫们也都掩嘴偷笑,等到赵葫芦朝他们一瞪眼睛,才虎起了脸,做正经模样。
  
  苏木:“好了好了,我走了。”
  
  赵葫芦忙扶着苏木,正要上轿,小蝶突然靠了过来,低声对苏木耳语道:“老爷,小蝶最近几日也想得明白了。那胡家小姐是军户女儿,性子也坏,不能做大妻。可若老爷要纳她为妾,也是不错。”
  
  “啊!”苏木张大了嘴巴,半天说不出话来。
  
  小蝶幽幽一叹:“其实,这也是吴家小姐的意思。她同小蝶讲,老爷是个重情重义之人。胡家小姐若愿意过来,她将待之如姐妹,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也绝对不会拿她当姨娘看。”
  
  苏木摇头,这事想想都不可能。
  
  不过,吴小姐有这片心,苏木心中还是有些感动。
  
  感觉自己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在处理男女问题上简直就是一塌糊涂。看来,我苏木根本就没有那种百花丛中过,片叶不粘身的素质。
  
  罢,且走一步看一步吧!
  
  以后的事情,过完年之后再说。
  
  过完年,苏木就二十一岁了。
  
  如果在现代,这个年纪还是娃娃一个,正在大学里玩刀塔。
  
  可在明朝,这个年纪的人早就老婆孩子一大堆。
  
  所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这个年纪还没结婚的普通人,不是家里穷得娶不起老婆,就是身体和心理有问题。如果是读书人,问题更严重,你不想结婚,就是不愿意为祖先延续香火,就是不孝。
  
  明朝以忠孝治天下,你一个不孝之人,凭什么做官,纯粹就是一个斯文败类嘛!
  
  苏木如今已经是官场中人,如果中了进士,更是摇身一变成为朝廷命官。未婚,就是一个把柄,若是被政治上的敌人抓住说事,问题就严重了。
  
  一想到自己的终身大事已经到了不得不解决的时候,苏木心中就是一阵混乱。
  
  大过年的,一想起这事,好心情就不在了。
  
  白云观位于京城西面,距离苏木的住址还有点距离。
  
  等他到了地头,一下轿子,顿时吓了一跳:“好多人!”
  
  却见着,庙外到处都是人,挤得水泄不通。到处都是叫卖声,有卖冰糖葫芦的,有耍把戏的,也有乞讨的。
  
  更多的则人前来烧香许愿的香客。
  
  天上依旧飘着雪花,可这么多人一挤,却热得厉害。
  
  放眼望去,人群上空竟弥漫这一片腾腾的热气,看起来很是壮观。
  
  赵葫芦竭力地护着苏木,笑道:“老爷大约不知道,这白云官每年春节都要举行一场大庙会。今天是年三十,还算好的,到了十五那天才过来,只怕人多得连落脚都难。”
  
  苏木:“你倒是访得明白。”
  
  眼前人实在太多,他和胡顺约好在观前小广场汇合,然后一道去见冲虚道人的。可到处头是蹿动的人头,有如何找得到人?
  
  正焦急着,一个壮汉凶神恶煞地推开人群过来,朝苏木一拱手:“可是苏木苏老爷,在下胡经历麾下楚惟。”
  
  “正是,你家老爷何在?”苏木点了点头。
  
  楚惟指着前边一个茶水棚子:“老爷、夫人和小姐都在那里吃茶,请苏老爷随小的来。”
  
  就一用力,在前面挤出一条通道,引苏木和赵葫芦过去。
  
  进得茶水棚子里,胡顺、胡顺娘子、胡莹和胡进学都在里面,见了苏木,都站起来:“可算到了。”
  
  苏木定睛朝胡莹看去,几日不见,这小丫头还是那副俏丽模样,一双长腿看得人触目惊心。
  
  当着众人的面,胡莹也不方便同苏木说话。
  
  但从苏木进来之后,胡小姐的目光就没离开过苏木,嘴角带着一丝甜蜜的笑容。
  
  见过礼,送上茶水之后,胡顺道:“苏贤侄,今天是年三十,马上就是皇帝大婚。从今日晚间开始,胡顺就要进大内值守,估计要等大年过完才能得闲,今日权当咱们聚一聚,提前团年,在胡顺心目中,早已经将贤侄当成一家人了。”
  
  胡顺的这句“一家人”叫苏木心头一惊,回忆起先前离家时小蝶所说的那些话,心中大觉不妙。
  
  胡顺:“顺便再去白云观烧烧香,听说冲虚老神仙神通广大,所占的卦非常灵验。老夫就想求老先生给算上一算,正好,明年三月贤侄要参加春闱。莹儿说了,让你也来过来算算前程。我以前已经派过去老神仙那里投贴,约好在今日见面。刚才观里的道人说,老神仙正在打坐,估计要等会儿才能出关。贤侄,且吃几口茶,等下有消息一道进去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