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五十三章 逼婚
胡顺一说起冲虚道人,满脸都是虔诚和景仰(明朝好女婿553章)。
  
  苏木心中明白,他和胡顺今天一道过来见冲虚就是让胡大老爷绝了子嗣之念,免得再在外面养小三,闹得鸡飞狗跳,连带着把他也给卷了进去。
  
  他故意笑着问:“这个冲虚道人真有神通,别是骗人的吧?”
  
  “啊,呸呸呸,什么道人,要叫仙长,不可亵渎老神仙!”胡顺听苏木言语不恭,急忙道:“前一阵子冲虚老神仙依靠着一根绳子上了天,又摘回一颗梨的事情大家可都是看到的。”
  
  “眼见未必就是实。”苏木忍住笑,故意逗着胡顺。
  
  胡顺还没说话,胡进学就插嘴:“子乔你是读书人,子不语怪力乱神也可以理解(明朝好女婿553章)。可这冲虚老神仙可是得了皇帝敕封的真一真人,正二品的官。别人他敢骗,难不成还敢骗圣上?若他是个骗子,又怎么能骗得了宫中千万双眼睛和满朝文武?”
  
  胡顺:“对对对,进学说得对。苏贤侄,当着老神仙的面你不可乱说话,否则若是得罪了他,降下灾祸,却是不美。”
  
  苏木见胡顺将冲虚信到十成,知道今天应该能够将他给骗住。就微笑着看了胡莹一眼,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大口。
  
  胡莹知道苏木这是在向自己邀功,反瞪了他一眼。意思是,这不就是你应该做的吗?
  
  苏木这一口茶水喝下去才感觉味道不对,一股辛辣的味道袭来,直冲脑门。
  
  顿时让他眼泪鼻涕长流,连连咳嗽不已。
  
  “喝水都不安生?”胡莹见苏木弄得如此狼狈,毕竟是自己心上人。顾不得父母和胡进学在旁边,忙掏出手帕,爱怜地擦着他的脸。
  
  这情形就如同一个贤惠的妻子,正在服侍自己的丈夫。
  
  “这什么茶,辣得厉害。”苏木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低头朝杯子看去,才发现不对头,茶水里居然还放了不少老生姜,难怪味道如此古怪。
  
  胡莹:“这是湖南人的吃法,大冬天的,喝这种茶水很是爽利的。”
  
  “原来是南方的吃法,可在茶水里放生姜确实有些叫人接受不了。”苏木笑了笑,突然发现流了眼泪和鼻涕之后,身体竟有一种说不出的通透。
  
  又浅浅地喝了几口,身上暖烘烘的,很是舒服。
  
  到这个时候,他才感觉出这种茶的妙处来。
  
  胡顺夫妻早就知道女儿心系苏木,两人也经常在京城里结伴同游,形同夫妇。他们本就觉得苏木这人前途远大,典型的高富帅,对他能够做自己的女婿,自然非常高兴。
  
  可等到女儿当众和苏木亲昵,夫妻两人还是觉得尴尬。
  
  胡顺忍不住给妻子递过去一个眼色,示意老婆管好女儿。他是军户出身,军户家的女儿原本不像大户人家的小姐那么多讲究。可现在也算是手握实权的大官,当着众人的面,这事传出去,却不太好。
  
  胡莹母亲这段时间正器、气胡顺入骨,回瞪丈夫一眼,喝道:“你看我做甚?”
  
  胡顺吓了一条,立即不说话了。
  
  胡莹母亲越看苏木这个未来的女婿越是顺眼,笑吟吟问:“苏木,听说你最近在通政司做官,是个正八品?”
  
  苏木回答说:“是,一个正八品的小官。过完年后,就准备辞了,一心参加春闱,争取考个进士。”
  
  “好志向,却不知道有几分把握?”胡莹母亲追问。
  
  类似的问题苏木也不知道回答过别人多少次,当下就老老实实地回答说:“只有六成。”
  
  胡小姐母亲:“如果考中,那就是朝廷命官了,要不等下见了冲虚神仙,问问仕途,问问能不能中。听莹儿说,苏木你非常上进。”
  
  苏木点点头:“好,等下就问问仕途。”既然来到这里了,表面功夫还是要做的,否则,胡顺只怕要起疑。
  
  胡小姐母亲欣慰一笑:“果然上进啊,知道问自己前程,不像有的人,只知道问外面的女人能不能为自己生儿子。”说着话,就鄙夷地看了丈夫一眼。
  
  胡顺涨红着脸:“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本官问问子嗣,也是人之常情。再说,前程这种东西,问鬼神还不如问苏贤侄。为夫能够得到今天这样的地位,还不是苏贤侄的襄助?”
  
  胡进学插嘴:“是啊,若不是有子乔,只怕叔现在还在保定做百户军官呢!”
  
  他们这么说,胡莹母亲不再呵斥丈夫了。
  
  说起仕途,胡顺压低声音对苏木道:“苏贤侄,你听没听到过一个风声,锦衣卫指挥使牟指挥好象有意要归隐田园?你说……我有没有机会顶上去。”
  
  这一句石破天惊,胡家母女和胡进学也是第一次听到,同时安静下来,一脸惊喜地看着胡顺。
  
  “没听说过啊,具体情形究竟如何?”苏木也吃了一惊,忙问。
  
  自从正德皇帝登基以来,苏木这个东宫行走也没有存在的必要。后来有去了沧州,回京之后又一直呆在通政司里。离中枢决策圈子已经有一年时间,这种重大的人事变动他也没有机会了解。
  
  胡顺:“也就是听到一些风声,说是牟指挥年纪大了,时常觉得精力不济,隐约有向圣上乞骸骨的想法。贤侄,你说,我究竟有没有机会啊?”
  
  说到这里,胡顺眼睛里全是期盼的精光。
  
  在他看来,苏木简直就是无所不能。靠着他,胡顺从一个小小的军户军官一跃成为威风八面的锦衣卫头目之一。这样的际遇,如同做梦一般。对于苏木,他也有着强烈的信心。
  
  苏木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一愣,心道:不对啊,牟斌下台是正德二年的事情。因为得罪了刘瑾,被免去了指挥使一职。
  
  这可是三年之后的事情,恩,这不过是历史史料中的记载。而史书未必就正确,搞不好牟指挥现在就已经想着要退休了也不一定呢!毕竟,他的年纪也不小了,也到了退休的年龄。真实历史上的正德二年牟斌被刘瑾搞掉,未必不是牟指挥看到刘公公权势滔天,借机全身而退。
  
  就正色道:“胡经历,只怕不行?”
  
  “为什么?”不但胡顺,连胡莹也问。
  
  苏木:“锦衣卫乃是天子亲军,必须是皇帝陛下最信任的人。而且,还得满足一个重要的条件,有爵位。一般来说,都要由国公担任。最差,也得是个侯。”
  
  比如现在的牟斌就是侯爵,嘉靖时锦衣卫指挥使朱寰是成国公,陆炳是忠诚伯、太子太傅。
  
  真实历史上的正德皇帝荒唐胡闹,锦衣卫指挥使大多由宠臣充任,倒是没那么多讲究。不过,苏木可不觉得胡顺能够做到锦衣卫指挥使一职。没错,他苏木是和皇帝关系特殊,可胡顺根本就入不了正德的眼啊,就算你再怎么帮忙,也没办法将他扶上这个位置。
  
  反惹得朝廷各方势力的觊觎,以胡顺的智商和情商肯定应付不来,反害了他。
  
  听苏木这么说,茶棚里的人都轻轻叹息一声,好象很失望的样子。
  
  不过,一想,也真是这个道理。皇帝的锦衣亲军可不是一个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真走到这一步的人,谁不是朝廷中炙手可热的权贵。
  
  能够做权贵的人,能力、背景、人望、皇帝心中的地位,都是当世首屈一指的。这几条,无论怎么看,好象都跟胡顺不搭界。
  
  胡顺等人失望归失望,却也明白胡顺能够走到这一步,已是运气爆棚,这辈子的成就已经到此为止了。
  
  大家又都喝了一口茶,再不提起此事。
  
  天气冷,苏木一连喝了两杯滚烫的姜茶,他身体本就健康。如此一来,额头上却出了一层细汗。
  
  胡莹见他汗多,又拿起手帕擦过去。
  
  胡夫人突然道:“苏木,你是举人身份,同莹儿也是两情相悦,咱们做父母的,看到女儿心有所属,也很高兴。”
  
  胡莹红了脸:“娘……”
  
  胡夫人:“以前你是举人,自不能让你娶军户的女儿自毁前程,我家汉子更是干出要强招你入赘的混帐事。这些都是往事,谁是谁非,也不用再提。如今,苏木你的本事大家都是知道的。莹儿的父亲之所以能够走到今天这步,可都是你的功劳。如今,你要为莹儿脱军籍当不是什么难事吧?”
  
  苏木听胡夫人说起这事,以为她只单纯地想让自己帮胡小姐脱籍。实际上,他最近正在想这件事情。以前他在沧州,是没有时间来弄。现在回京了,也到了该处理这事的时候了。
  
  就点点头:“应该不难。”
  
  他已经想好了,这事最后还真得要求到刘健刘阁老那里去,实在不行,找找皇帝就能轻易解决。
  
  按照大明朝的规矩,一个普通人要想脱离军户身份,得兵部尚书点头。
  
  现在的兵部尚书是马文升,苏木同他也不认识。不过,想来,如果有刘阁老出面,他应该不会不帮这个小忙的。
  
  听他肯定地回答,胡夫人高兴地笑了起来:“这样就好,这样就好,过完年,你就叫媒人过来吧?莹儿和你年纪也不小了,咱们两家的婚事也该到了办的时候了。”
  
  “啊!”所有人都低低惊叫了一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