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五十四章 一地鸡毛
这些惊叫声各有不同(明朝好女婿554章)。
  
  胡顺、胡进学的叫声自然是异常的欣喜,而胡莹则在惊喜当中带着娇羞,这个阳光女子难得地低下头。
  
  一颗心脏蓬蓬地跳个不停,再不敢多看苏木一样。
  
  内心中,甚至还有一种酸酸的滋味。想当初,为了自己和苏木的婚事,发生了那么多波折。父亲甚至还干出了囚禁苏木的糊涂事。
  
  一直以来,自己的军户女儿身份,父亲和苏木以前的芥蒂都横在两人之间,一直让他们无法再进一步。
  
  而在两人的接触过程中,他们都避免谈到婚姻这两个字。
  
  如今,终于到了该结束这段爱情长跑的时候了。
  
  内心刚烈的胡莹鼻子一酸,眼泪就要落下来。
  
  苏木的叫声中却是充满了意外,他今天不过是陪胡莹母女设了一个局,让冲虚骗胡顺绝了他的子嗣之念,免得胡大人继续在外面包二奶。
  
  却不想,在茶棚里坐了半天,峰回路转,竟然扯到了自己和胡小姐的婚事上面。
  
  苏木没有任何心理准备,一想到那头为了不让吴老先生轻生,自己被逼答应了和吴小姐的婚事。
  
  如今又碰到这么一出,我苏木只有一个身子,又如何分派得开?
  
  他吃惊地叫了一声,叫声中满是意外。
  
  至于茶棚子里的另外一人,赵葫芦不过是一个小孩子,他做苏木的贴身书童也不过几月,如何知道自家老爷和几个女子复杂的男女关系。
  
  听到锦衣卫胡大老爷的女儿要嫁给苏木,他是快嘴,说话也不过心,就叫了一声:“老爷,你若娶了胡大老爷的女儿,吴小姐怎么办?老爷你可是答应了吴大老爷过完年就派媒人过去提亲的,现在可如何是好?”
  
  “什么!”茶棚中的所有人又都叫出声来。
  
  胡顺和胡进学都的呆住了,不过,他们对苏木的智谋异常佩服,已经到了敬畏的地步。惊讶的同时,只是愣住了。
  
  可胡夫人却是努了,伸出手去,一拍茶几。
  
  桌子上面,滚烫的茶水留了一桌:“贼子,贼子!苏木,我且问你,你既然要娶别人,怎么来撩拨我家女儿。你好歹也是个读书人,好歹也是个官员。想不到品行却是如此卑劣,今天,你得拿个说法出来!”
  
  胡莹眼泪落了下来,悲伤地看着苏木:“子乔,你告诉我,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你不会是真要娶吴小姐吧?”
  
  苏木低头道:“这事……我有难言之隐……等下我会向你解释的……胡莹,其实……其实这几天我心中也难过得紧,真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你难过?我也难过得紧啊!”胡莹哇一声大哭起来:“我不要听,我不要听你的解释。”
  
  苏木知道终于到了直接面对自己婚姻的时候,一咬牙,正要说话。
  
  突然间,一阵风声袭来。
  
  赵葫芦就扑了过来,重重地扑到自己身上。
  
  又听得当一声,一把雪亮的刀子砍在身边的椅子上,直将那张红木椅子的扶手都砍断了。
  
  纷飞的木屑扑到脸上,触脸生痛。
  
  苏木惊出一声冷汗,抬头看去,就看到胡夫人提着刀子,而胡顺和胡莹则死死地抱住她:“不可,不可!”
  
  胡进学也跪在地上:“婶婶,不要啊,不要啊!”
  
  原来,听到这事之后,又见苏木承。
  
  胡夫人再也按捺不住,猛地从丈夫腰间抽出刀子,朝苏木砍来。
  
  其实,她年轻时的性格和胡莹一样,军户的女儿,手上见血也不奇怪,都是性情刚烈之辈。一旦发起怒来,就不管不顾!
  
  若不是被赵葫芦扑倒,苏木还真要了帐在这里。
  
  苏木这才意识到自己遇到一个大麻烦,胡莹那边他还没想好如何对付。现在,又钻出她妈来。
  
  老丈母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生物!
  
  茶棚里的其他客人见有人动了刀子,都发出一声喊:“杀人了!”
  
  然后一涌而出,仓皇逃命,以防受了池鱼之灾。
  
  茶棚里顿时一团混乱,只剩下纠缠在一起的胡家众人。
  
  被丈夫和女儿拦住,胡夫人还在大声暴喝:“苏木你这个禽兽,坏我女儿名节,我要杀了你!”
  
  胡顺大惊,一把捂住自家娘子的口,道:“夫人别喊了,被别人听去,莹儿的名声就坏掉了。”
  
  “娘,别杀他,别杀他!”胡莹的哭声更大。
  
  正乱着,一个道人在胡顺的一个手下的带领下,推开人群走了进来。
  
  见里面乱成这样,一愣:“怎么回事……见过胡经历,见过苏大人。”
  
  这人正是白云观的观主,听人来报说锦衣卫经历司经历胡顺,和大名鼎鼎的苏大才子来到观中,不敢怠慢,忙亲自来迎,正好看到这尴尬的一幕。
  
  “见过观主。”胡莹的目前虽然急火攻心。可她这人和丈夫一样,都没什么文化,为人很是迷信。见了出家高人,也不敢造次。
  
  扔下手中刀子,一福:“敢问可是冲虚老神仙?”
  
  观主:“不是,贫道是白云观的观主。冲虚道兄马上就要出关,正在收敛。贫道出来,先迎两位大人和家眷进去看茶。”
  
  “原来是观主,那也是神仙,有劳。”胡顺正不知道这里的乱劲该如何收拾,他现在是什么都怕。怕老婆和女儿的凶悍,怕苏木的权势滔天。
  
  两边都得罪不起,只能劝和。
  
  先去见冲虚,让大家都冷静一下也好。
  
  就强拉着妻子的袖子出去,胡莹见母亲终于不杀人了,抹了一把眼睛,哀怨地看了苏木一样,也跟着出去了。
  
  一行人进到白云观中,又到了苏木上次来过的丹房。
  
  刚到,冲虚就已经等在屋中,一缉首:“贫道刚出关,有失远迎,还请不要见怪。”
  
  众人忙叫了一声:“见过神仙,”同时行礼。
  
  冲虚大袖飘飘,说起话来也冲淡平和。说来也怪,一见到他,先前还剑拔弩张的情势立即变得和谐起来。
  
  冲虚:“早就接到了胡大人的来信,说是要请贫道卜上一卦。小道前阵子闭关清修,到今日才算丹道圆满,黄芽初成,就请胡大人和苏大人过来,却不知道胡大人要问什么?”
  
  胡顺忸怩了半天,才吐出两个字“子嗣。”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