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六十四章 又阴了顾三公子一道
田青:“少胡说,这可是咱们侯爷最尊敬的苏子乔先生,不可无礼(明朝好女婿564章)。”
  
  “什么,他是苏先生?”卫兵吓了一跳,连连拱手。
  
  他们这一说话,队伍就停顿下来。
  
  田青忙走出队伍,“你们先走,我同苏先生说几句话就过来。”
  
  队伍继续前进,田青这才过来同苏木见礼,恭敬地说:“田青见过苏先生,当日沧州一别,已逾两月,先生风采依旧啊!”
  
  苏木一把将他扶起:“田管家不用多礼,若日不见,今日重逢,不胜之喜。今日恰好又是年三十,不如寻间酒楼,吃酒说话。”
  
  田青摇头笑道:“不了,田青事务在身,不克久留,酒是没办法吃的。同先生说几句话就走,否则,误了侯爷的事,要吃挂落的。”
  
  看着长长的队伍,苏木好奇地问:“这么大阵仗,究竟为何?”
  
  田青看出苏木心中的疑惑,解释说:“侯爷虽然是后戚,却是个知法明礼之人,如何敢乱用皇家依仗。”
  
  苏木听得心中暗笑,张鹤龄荒唐跋扈,在正德年间可是惹出过不少乱子的,怎么在田青口中就变成了知法明礼的人了?
  
  不过,看在田青的面子上,苏木也不说破。
  
  田青又说:“听说苏先生在通政司任职?”
  
  苏木:“暂时在通政司做知事。”
  
  “一个小小的知事又怎么会放在苏先生眼里。”田青道:“苏先生现在没有随侍驾前,离开中枢已经有些日子,难怪不知道这事。”
  
  苏木:“什么事?”
  
  田青指着那队人马说:“这队伍中可有一人是先生的老相识了。”
  
  “谁?”苏木好奇地问。
  
  田青忍住笑:“顾润顾三公子。”
  
  “啊,他来京城了?”
  
  田青:“是的,慈圣太后已经给太康千岁殿下定下了婚期,就是正德一年一月二十。等皇帝陛下一大婚,就操办千岁的婚事。这不,就把顾三公子给接到京城来了。”
  
  苏木:“哦,那你怎么同他在一起的?”
  
  田青:“慈圣太后心疼千岁,说是太康殿下也没多少钱,没建合适的驸马府,叫侯爷这个做舅舅的让一间府邸出来。恰好,侯爷去年刚建了一座新府,地方颇大,就送给太康殿下做贺礼。这不,我这就去将未来的驸马爷先接过去,好生服侍,静候恩典。”
  
  苏木:“太康会没钱?”
  
  田青笑而不语。
  
  苏木又道:“什么服侍,怕是看管吧?”
  
  田青再也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苏木和顾润的恩怨,他自然是最清楚不过。这段时间顾润在京城候旨,寻死觅活的,弄得他在礼部的叔叔烦透了。自然,田青对于顾润也没有任何好感。
  
  笑了半天,田青又苦着脸:“苏先生,这事你可得替我出个主意?”
  
  “出主意,出什么主意?”苏木好奇地问。
  
  田青面上的笑容不见了,代之以一种强烈的忧虑:“这顾三公子实在是太能折腾了,从沧州来京城之后就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死活也不肯做皇家驸马。礼部的官员们已经被吓过好几次了,如果这顾花少真的寻了短见。到时候,天颜震怒,只怕礼部的官吏们也只能抹脖子投河干净。现在可好,顾驸马现在转到侯爷的新府邸里,他一旦出事,咱们侯府也要受牵连。而我田青,自然要免不了要做这个替罪羊。还请先生教我,看能不能想个法子,叫顾驸马安静个十天半月,只等他成婚,就万事大吉。”
  
  说着话,他就不住作揖。
  
  当初在沧州时,苏木可是欠了田青人情的,现在人家求上门来,自然不可能推脱。
  
  扶起田青之后,苏木摸了下巴,突然有了个主意,问:“顾润的家人跟着来京城没有?”
  
  田青回答说:“顾润的大哥和二哥都来京城了,一旦顾三公子做了驸马,他们都是要受封官爵的,怎么可能不来。”
  
  苏木:“他们二人现在何处?”
  
  “却是不太清楚,只知道正在京城场面上行走。”
  
  苏木:“把他们找来,一并住进驸马府中去,就说让他们好好看着自己的兄弟。顾三公子虽然荒唐,却最怕这两个哥哥了。还有,三公子能否做驸马可关系到他两个哥哥的爵位,自然不敢放松。”
  
  田青大笑:“果然好主意,多谢苏先生。”
  
  正要告辞,苏木又拉住他:“还有,多送些酒给三公子,对了,再买点书,歌女什么的也送些过去。”
  
  田青吓了一跳:“送酒送书,我可以理解。不过是给三公子一个解闷的法子,免得他生出事来。可送女人,只怕不太好吧?”
  
  苏木笑着解释说:“送女人也没有什么打紧,顾润顾三公子我最是清楚不过,这人有名士派头,一向喜欢诗酒风流。如果有几个女人在身边,他有得风流快活,沉溺在酒色之中,自然不会去想做驸马这事。这人遇到非人力可以抗拒的事情时,大多有一种自暴自弃的念头。若是处置不当,怕是要引起激烈反应。尤其是对一个读书人来说,给皇家做女婿,简直就是世界上最惨之事。若是顾三公子想不开,上吊什么的,又或者在府中放上一把火,就麻烦了。”
  
  田青面色都变了:“确实是这样。”
  
  苏木:“凡人遇到这种情形,自暴自弃了,要么就是产生过激的举动,要么就是去干其他事情逃避现实。你给他请一群歌女过去,成天诗酒风流,顾三公子也不会胡思乱想了。”
  
  田青连连点头:“这个法子好,我这就去办。酒要最烈的酒,女人要最辣的女人。反正,顾三公子这一个月就别想保持一天的清醒。”
  
  说完话,田青又谢了一声,就兴冲冲地去追车队。
  
  看着他的背影,苏木眼睛里有精光一闪:顾三公子,你大婚之前竟然还滥酒滥色,叫太康知道了,就算她放过你,太康手下的一饼、二饼两条女汉子也不相饶。
  
  大丈夫恩怨分明,当初在沧州时咱们的过节还没算清呢。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