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六十八章 表错了情的华大人
作为下级,上司和上司的上司在吵架,知事们自然不好意思跑进屋去凑在一边看热闹,只能默默地站在门口观望(明朝好女婿568章)。
  
  苏木就看到里面吴老先生和华察都想正在决斗的公鸡,站在厅堂正中,鼻子对鼻子,眼睛对眼睛,都想用目光杀死对方。
  
  地上则碎了一地的瓷片,茶水纵横恣肆,被地暖一烤,氤氲地冒着白气。
  
  看到众人在门外探头探脑,华察怒喝一声:“要看就进来看,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听他这么说,大家还是没有动。
  
  华察怒视吴老先生,喝道:“吴世奇,可敢当着众人的面与本官分辩?”
  
  “怎么不敢,都进来(明朝好女婿568章)。”
  
  于是,苏木等人才进了厅堂。
  
  华察接着先前的话,冷笑着说:“借吴大人你的话,官员任免乃是国之重器,自然不是华某人一个人说了算。不过,别人说这话倒是无妨,你吴世奇不配!你一个举人功名的选官,大约是用了什么媚上的手段,谋了个正七品的朝廷命官一职。这次所办的邸报,倒是尽显你欺下媚上的手段,果然是驾轻就熟,深得圣心啊!龙颜大悦,自然是不会免你的官职的。嘿嘿,不但不免,弄不好还要大用。华某人粘你的光,还得了天子赏赐。可是别忘了,你做出这种龌龊事,又如何面对天下人悠悠众口。我若是你,还有什么脸呆在通政司?”
  
  受了华察的激,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吴世奇再也忍耐不住,一张脸红得似要滴出血来,喝道:“真当本官恋栈不去,真当吴某贪图官位?吴某无论当初在长芦盐司,还是通政司都是问心无愧。至于原因,也不屑同你多说。不就是一个正七品的经历吗,不用大人多说,吴某下来之后自可上请辞的折子。”
  
  听到吴老先生吃了华错的激将法,苏木心中暗自叫苦,自己和吴世奇在通政司的职务可是慈圣太后和皇帝的旨意。即便接下来他们二人的角色已经扮演完毕,可没有这两位大明朝的当家人点头,还是没办法离开。
  
  当然,还一个办法,那就是中进士。按照朝廷制度,一旦得了进士功名,就要另外安排工作。
  
  除此两条,你就算想辞职,上面也不会允许,反平白被华察再耻笑一番。
  
  华察冷笑:“如此,你还知道廉耻。”
  
  “廉耻,廉耻什么?”吴世奇大怒,正在反击。
  
  突然间,一个书办急冲冲地跑来:“禀给左通政大老爷,慈圣太后和皇帝陛下有圣旨,天使已经到门口了。”
  
  “圣旨!”众人心头都是一惊,然后突然意识到,这道圣旨必然同上一期的邸报有光。
  
  按照华察的想法,上一期的邸报深得帝心,这次有天使上门,必须是另有赏赐。上次他还没意识到邸报有什么不妥,根本就不放在心上。也因为这样,就将那份报纸轻易地放行了,等到莫名其妙地被御使弹劾之后,他才感觉不对,忙将邸报拿出来。一看,顿觉满脸都是鸡虱子在爬,只恨不得地上有一条缝隙可以钻进去。
  
  特别是被张太后赏赐了一匹绸缎之后,更是沦为官场的笑柄。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吴世奇。
  
  一句话,他和吴大人的梁子结大了。
  
  听到又有恩旨到,华察大怒,一挥袖子:“不接!”
  
  众人“嗡”一声议论开来,面上都是带着一丝敬佩。
  
  段炅更是赞了一声:“华大人真铮铮君子也!”
  
  书办无奈,只得出去回报。
  
  不片刻,就听到一声尖锐的怒叫:“通政司的人好大胆子,连慈圣皇太后和天子的旨意都不接?”
  
  回头看去,就看到一个太监带着几个随从趾高气扬地冲近来,满面都是愤怒。
  
  这人苏木认识,正是多日不见的林森林公公。
  
  华察最近被人骂得厉害,很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见到林森,心中一动,这不正好是洗刷自己身上冤屈的时候吗?
  
  就指着林森怒骂:“阉贼,你竟然还有脸来我通政司,想干乱国政吗?”
  
  “我,我我……咱家怎么着你了?”林森被华大人一口一个阉贼的骂,气得花枝乱颤,只差将一口热血吐出来。
  
  华察大骂:“好叫你这个阉贼知道,那份邸报与某毫无关系,都是出自这小人之手。太后和陛下若有赏赐,本官绝不接受,以免平白受这份屈辱。你这阉贼若在废话,本大人当与你誓不两立!”
  
  “你还想要东西,你什么玩意儿啊?”林森脸都白了,说起话来不住打哆嗦:“少在咱家面前扮直臣忠臣,实话告诉你,这份旨意是给吴世奇的,跟你却没有任何关系。”
  
  “是给吴世奇的?”华察平白表演了这么多,这才知道原来这事同自己没有半点关系。本打算好好演一场戏,结果却成为一场闹剧。若是传将出去,还不被人笑掉大牙。
  
  本官何辜,正经的清流出身。却因为手下有吴世奇这个小人,却被惹了一身污水,摇身一变成为一个小人。
  
  这人,就是我命里的灾星啊!
  
  听到林森这句话,众知事也是一呆。心中大叫:原来是给吴大人的圣旨,华左通政还真是表错情了,真是倒霉啊!
  
  看见他满面涨红,众人竟然有些同情起他来。
  
  吴世奇愕然地指着自己的脸:“给我的圣旨?”
  
  林森:“你是吴世奇?”
  
  “正是下官。”
  
  林森哼了一声,然后看了苏木一眼:“吴世奇、苏木,接旨吧!”意思是,这份圣旨表面上是给吴世奇的,实际上却是给苏木的。
  
  苏木也是一愣,感觉到其中有些东西不对劲。
  
  众人听到这句话,也同时呆住了。
  
  苏木和吴世奇同时拜下去领了旨意。
  
  张太后和正德皇帝这份旨意很简单,大意是还有两日就是皇帝大婚、亲政和祭拜太庙的日子。
  
  吴世奇因为经办邸报深得帝心,太后和正德皇帝下了特旨,让吴大人出任大朝会导驾官一职,苏木做为副手同行,作为圣驾的引导。
  
  所谓大朝会,就是每年冬至、元旦、春节这天,皇帝驾临御皇极殿,接受百官朝贺。朝贺完毕之后,圣驾还得去天坛祭天。当然,皇帝大婚、亲政比起冬至、元旦、春节这三个日子更为隆重,须去太庙祭拜。
  
  每到大朝会,朝廷就会选拔一个官员暂时担任导驾官一职,算是一种荣耀。等到仪式结束,导驾官依旧回原单位任职。
  
  大朝会的路线选择有一定的讲究,卯时进乾清门,然后迎天子至建极殿,接着去皇极殿举行大婚仪式。然后去太庙,最后将正德皇帝送回大内了事。
  
  一般来说,干完这个差事要十多个小时,不到下午三四点钟结束不了。今年更多了个天子大婚,只怕时间会拖得更长。
  
  听完圣旨,无论众人心中不齿吴老先生的为人,但一听说他做了导驾官,还是一脸的羡慕。
  
  刚才和吴世奇吵成一团的华察华大人更是嫉妒得眼珠子都绿了:晦气,邸报出事,被弹劾的是华某人,可得好处的怎么变成了姓吴的?
  
  苏木心中却是一动,暗想:难不成这府邸报又有了麻烦,张太后马上就不管事了。而正德皇帝第一次处置政务,不知道怎么应付,想亲自同我见面讨论。恩,确实,皇帝亲政就遇到言官弹劾通政司,如此应对不妥,皇帝威严何在,今后又如何统御群臣?端的是大意不得。
  
  果然,如苏木所料想的那样,宣完旨,林森叫了一声:“陛下说了,此事关系甚大,命吴大人立即去礼部商议,吴大人,走吧!”说着又给苏木递了一个眼色。
  
  皇帝大婚的仪式乃是礼部主持,做为导驾官,自然要去礼部和尚书们商量皇帝的圣驾路线该怎么走,又有什么注意事项,该怎么做才能不失了皇家和朝廷的体面。
  
  每一言一行,都有严格的规矩,丝毫乱来不得,否则就是驾前失仪,要治罪的。
  
  苏木不为人知地微微颔首,表示知道了。
  
  可吴世奇受到了这天大的恩宠,伏在地上,激动得浑身颤抖,无论如何也站不起来。
  
  林森不耐烦了,一挥手,两个太监走上前去将他驾起来:“吴大人,走吧!”
  
  一路上,吴老先生都处于浑浑愕愕地状态,行尸走肉一般,早就失去了神志。
  
  出了通政司,林森压低声音咆哮一声:“苏先生,这个华察实在可恶,若咱家一旦有了机会,绝不放过。”
  
  苏木苦笑这摇头,未来正德朝八虎的权势滔天他是知道的,华大人得罪了林森,将来就算是想在通政司混吃等死只怕也没有可能。
  
  他低声问:“林公公叫苏木出来,可有话说?”
  
  林森也压低声音:“后儿个就是皇帝大婚典礼,虽然说吴大人是导驾官,可看这吴世奇的模样,也是个糊涂人儿,有些职司还得苏先生你担负起来。”
  
  苏木点点头:“苏木知道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