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七十章 朕还想再睡一会儿
苏木刚才听到说胡莹的母亲不答应,正满心失落,但胡顺这一句话叫他眼睛一亮,急问:“什么话?”
  
  胡顺:“老夫就说,我胡顺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有个儿子,让祖宗香火不至于断了(明朝好女婿570章)。苏木你能够让以后的孩子都姓胡,已经是做出重大让步了。还有,莹儿性子急没什么心计,就算是真做了苏家正妻,将来又如何斗得过吴家的女儿和那个叫什么小蝶的丫头,搞不好还真要被那群歹毒的女人算计了。”
  
  苏木还是第一次听人说自己院子里的女人歹毒,不觉张大了嘴巴。
  
  胡顺接着道:“与其让她将来去苏家吃苦,还不如就住在咱们家里。自己女儿,自己知道疼。再说了,怎么胡家这么大家业,可都是莹儿的,怎么可以便宜了苏家人。”
  
  说到这里,他尴尬地红了脸,继续道:“莹儿从小就被大家捧着哄着,娇生惯养的,难不成咱们做父母的还放心她去别人家去,总归要放在眼皮子底下才放心。”
  
  “听完老夫的话,莹儿的母亲这才点了点头,表示同意了。子乔,你是没做个父母,不知道当爹妈的心思。自己身上落下来的肉,如果能够留在身边自然最好不过。这也是当初胡顺要招你入赘的缘故,当然这都是往事了,也无须再提。”
  
  听胡顺说完,苏木这下是彻底地放心了,露出笑容:“泰山大人,你这是一句话吗,十句百句都有了。”
  
  胡顺却没有笑,反马着脸:“苏木你别忘了那日在白云观是老夫同你说过的话,其实,莹儿的娘也是这个意思。你若只是一个普通人,要想让莹儿做两头大,以我胡家现在的声势,这张脸也没地方搁。当然,如果你点了翰林却是不同。一个军户女儿给翰林学士做两头大,说出去,我胡顺面子上也过得去。”
  
  苏木:“不多,也就是说,这事莹儿并不知道,你们也没同她说?”
  
  胡顺不悦:“废话,你没点翰林之前,说什么都是空的。”
  
  苏木小心问道:“泰山老大人,退一万步说,如果我苏木三月入了翰林院,莹儿会答应吗?”
  
  “会,放心好了。”胡顺道:“莹儿性子虽急,却最听她母亲的话,到时候自然有莹儿的娘帮你说话。”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苏木刚松了一口气,可一想到三月的会试,心中有纠结成一团:能点翰林吗,能点翰林吗?
  
  没有了穿越者的金手指,没有先知先觉,能够上榜就是人品爆发,更不用说被选馆。
  
  正烦恼中,那边响起了几声炮,卯时已到,正德皇帝的大婚仪式要开始了。
  
  苏木和胡顺再顾不得说话,各归本位,进了乾清门,队伍浩浩荡荡地朝皇帝寝宫开去,迎接圣驾。
  
  到了乾宁宫,宫中早已经是灯火通明,几乎整个紫禁城的宫女和太监都起来各司其职,等到着正德亲政这个隆重时刻。
  
  正德皇帝亲近宦官,登基这一年以来,以前东宫的贴身太监大多充实进皇宫中的各监各大衙门任了实职,而司礼监的权力也大起来,大有恢复当年英宗皇帝时的旧貌。
  
  一句话,太监们的春天要来了。
  
  所有宫里人面上都带着一丝兴奋,就脸锦衣卫们也都无比期待。厂卫本是一家,东厂权力大了,皇家必然要扩大锦衣卫的权力作为制衡,好日子还在后头呢!
  
  司礼监的掌印太监刘瑾早已经率领另外四个秉笔太监候在外面,这五人可都是苏木当初在西苑时的旧识。其中,张永和他还是政治同盟。
  
  不过,同其他人满面的欢喜不同,这五个大姥却是满面的忧愁。
  
  见了苏木,都不由自主地递过去一个眼色。
  
  苏木心中咯噔一声,意识到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也只有他苏木才能解决。否则,以刘瑾和自己的矛盾,他也不至于想他苏木求援。
  
  心中会意,苏木悄悄地走到僻静处,就有一个小太监从暗出悄悄靠过来,“苏先生,干爹请你借一步说话。”
  
  然后带着苏木进了旁边一间僻静的屋子,不片刻,刘瑾就一脸慌急地走进来,低声叫道:“苏子乔,大事不好了,你快拿个主张。”
  
  苏木同他现在已经撕破了脸,听到刘瑾说话,淡淡道:“苏木现在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八品官,何得何能敢在刘公公面前拿主意?”
  
  刘瑾急得直顿脚,低声咆哮道:“苏木,都什么时候了,咱们以前纵有千番不对付,可眼前的危机却要先应对过去才是。老刘我你又不是不知道,脑子里也不过事。一遇到问题,就懵了。苏木你是东宫中最有办法的人,万岁爷又信任你,现在也只有你能出招。否则,一耽搁,万岁爷就会遇到大麻烦了。”
  
  见刘瑾在自己面前低声下气,又见他如此惊慌,苏木也不是不识大体的人,就问:“刘伴,万岁究竟怎么了,你别急。”
  
  刘瑾:“万岁爷……万岁爷他说天儿冷,死活也不起床。”
  
  “啊,陛下赖床?”苏木目瞪口呆,要知道自从正德皇帝登基以来,每日可都是准时去上早朝的,工作态度非常认真。今天如此重要的场合,他居然不肯起来,这不是使小性子吗?
  
  皇帝大婚庆典何等重大,可说每一个步骤都有严格的时间规定,前几日刘瑾他们甚至还简单地彩排过。如果耽搁了,这庆典就会变成一场闹剧。
  
  到时候,文官们的谏言折子足以将正德皇帝淹没。在他们口中,正德皇帝非变成一个荒淫之君不可。
  
  苏木抽了一口冷气,问:“慈圣太后何在,你们为什么不悄悄禀告她老人家?”
  
  以正德的荒唐胡闹,当今天下,也只有张太后能治得了他。
  
  刘瑾:“太后她老人家说了,从今儿起她还政于陛下,一心在宫里养老。万岁爷的事情,再不过问。”
  
  苏木“咳”一声:“走,进陛下寝宫去。”
  
  刚悄悄地摸进正德的寝宫,就听到他愤怒地叫了一声:“朕还想再睡一会儿!”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