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百九十七章 明朝的排除法
段炅这个办法说起来也没什么神奇之处,不外是用排除法(明朝好女婿597章)。
  
  如果吴世奇提前知道了考试的题目,必须会预先作出范文,反复修改之后背得烂熟。
  
  而作文这种事情,尤其是八股文写作,其实更加注重的是格式和文字工夫,和灵感却没有多大关系。
  
  特别是文字必须修改到华丽顺畅,必须,如今的大明科举场上的考官和同考官们大多是南方是士人,对于华丽的文字有种天然的亲近。如果你将一篇文章写得古朴肃穆,只怕卷子在第一时间就要被十八房房师给扔废纸篓子里。
  
  吴世奇上一次经过苏木的提醒之后,也意识到这一点,自然要将考题反反复复地作上几次,改上几次。
  
  至于其他题目,作一次热热身就够了。
  
  如此一来,就会被早已经留心的知事们第一时间察觉。
  
  他这人活得糊涂,也没发现有什么异常。反感觉最近下属们对自己非常亲热,言语之间对他的学问和文章推崇倍至,在不像以前那样一口一个奸佞小人的骂。但凡有公务,无论巨细,都会跑过来问他的意见,等到吴大人点头了,才去办。
  
  可怜吴老先生自做官以来,一直都处于鄙夷的目光之中,什么时候被属下如此拥戴过,难免心中愉悦,感觉在这衙门里作官也非常有意思。
  
  他却不知道,就因为这样,苏木泄露给他的三道题目已经被手下全部挖了过去。
  
  此刻,离正德一年的会试恩科只剩两天了。
  
  也就是说,一过明天,就要点名进考场了。
  
  这一日,苏木和吴世奇先回家去了。
  
  而经历司的几个知事都留了下来,大厅堂的门紧紧关着。
  
  知事们都围在大案之前,就目光落到段炅身上。
  
  段炅提起笔,在纸上飞快地写着,一边写,一边道:“诸君,明日本官就不过来了。那东西我等已经打听清楚,还有一天时间准备。进考场,加上进场,先后凡十日。可以想,今日出了这通政司,要想回来已经没有可能。唯有牙一咬,心一横,进去了。若是中了进士,他日我等还有在官场上再见的一日。否则,一考完,只怕要各奔东西了。”
  
  话刚说完,三道题目就落到纸上。
  
  分别是:《牛山之木尝美矣》。
  
  《孟子曰无伤也》。
  
  《欲齐其家者先修其身》。
  
  ……
  
  如果苏木在场,只怕要惊得眼珠子都掉到地上:还真是小看古人了,连这么隐秘的事情他们都能查出来!
  
  不过,这都是假的啊,你们若是用我这三道题作弊,那是不自己害了自己吗?
  
  ……
  
  厅堂之中,众人的呼吸声急促而粗重,目光贪婪地落到题目上,再不肯离开。
  
  良久,牛得水喃喃道:“才三道题目,才三道题目……会试考场上,三场考试加一起达十七道之多。可惜啊,可惜时间不够,不能都查出来。”
  
  段炅不屑地看了他一眼,懒得废话。
  
  李知时突然一笑:“牛兄,三道题目,都是首场的四书文必答题目,一共才四道,咱们就提前知道了三题,还不知足。说句不谦虚的话,咱们都是饱学之士。即便有一道四书题和一倒本经不清楚,却也难不到我们。至于论一篇和第三场的策五道,算是难题吗?”
  
  听他这么说,众人都小声地笑起来。
  
  确实,科举考试,说穿了考的是第一场的八股时文。只要第一场你过了关,后面两场写得如何,也是无关紧要,科举潜规则,后两场的成绩只不过做为参考,算是附加题。
  
  第一场的五道题目,大家已经提前知道了三题,如果再考不上,你可以去死了。
  
  “进士及第!”这四个字突然在大家脑海里闪过,眼前却是金光灿烂的美好前景。
  
  那未来的世界,却让大家无法呼吸。
  
  第一次,众人有将命运紧握在手的感觉。
  
  正在这个时候,段炅将题目纸凑到蜡烛前点着了,一片灿烂的火光。
  
  光影摇曳中,段知事满面都扭曲了,沉声道:“此事情关系到当今万岁的圣誉,关系到苏木、吴世奇和我等的身家性命。若是走了风声,只怕不知道有多少人头落地。咱们悄悄地做了这等事情,真到那天。苏子乔仗着他和当今万岁的私交,或许还能逃得一命,但我等却是没有任何幸理。切记,切记!”
  
  也不知道是恐惧还是激动,一向高傲冷静的段炅声音颤抖起来。
  
  众人的呼吸声更大,所有人都剧烈地颤抖着。
  
  “散了吧!”李知事低喝道:“只有一日两夜的功夫,得了题目,还得先写出范文,反复修改之后背熟,再不能耽搁了。”
  
  “对对对,快走。”
  
  一声呼啸,几个知事飞快地收拾起自己的私人物品,留下辞职信,走了一空。
  
  后天就是点名进场的日子,吴世奇作为经历,自然封厅请假。苏木做为了一个小小的知事,也没封厅一说,索性留下了辞呈。
  
  到第二日,整个通政司经历厅彻底停摆。齐装满员同去参加春闱,小小地轰动了一吧!
  
  “人呢,人呢,都去哪里了!”看到空荡荡的大厅堂,华察大声咆哮,额头沁出冷汗来。
  
  其他知事以为自己提前拿到会试的考试题目,自去准备,不表。
  
  苏木现在却有他的烦恼,他自己才知道,所谓提前知道考试题目一事,不过是哄吴世奇高兴的,只要让他不疯就好。
  
  可等到进了考场,老先生一看题目不对,立即犯起病来,又如何是好?
  
  想到这里,苏木脑袋中隐约发疼。
  
  实际上,这段时间,老先生一直在服用镇定安神的汤药,家里成日漂着刺鼻的中药味儿。但这几道方子的药效如何,只有等到进了考场之后才能检验。
  
  老实说,对于一个现代人来说,中药这种东西用来治疗慢性病效果是非常好的。可真要用来救急,苏木却没有多大信心。
  
  犹豫了片刻,苏木问:“吴老先生的药平日间都是谁熬的?”
  
  小蝶:“是吴姐姐熬的。”
  
  “后天进考场的时候,用双倍药量。”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