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时间紧迫
如此反复再三,大约过来十来分钟的样子(明朝好女婿614章)。
  
  等到苏木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彻底地静下来了,这才又开始动起笔来。
  
  可是,他本以为自己已经调整好了状态。可一动笔,先前那种厌烦、麻木的状态又如约袭来。
  
  苏木知道这次不能停,状态这种东西,你要多些才又,光等是等不来的。
  
  索性什么也不管,就这么硬着头皮写下去。
  
  没有感觉的写作乃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八百字一篇的八股文,用了整整一个下午才弄好。
  
  定睛看去,依旧是歪歪斜斜的笔迹。读起来,文字也是磕磕巴巴非常不顺畅,就如同一个刚学写作的新人。
  
  这样的文章,别说点翰林,就算是中个赐同进士都难。
  
  苏木顿时恶向胆边上,心中一恼,就将那份稿子团了扔到地上。
  
  这个时候,一个兵丁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喝问:“你想干什么?”
  
  苏木苦涩地笑了笑,俯下身去,将稿子拣起来,用手抹平了。
  
  按照科举场上的规矩,考生进考场之后,除了有一份卷子外,还有就张草稿纸。一般来说,考生在正式答卷之前都会打草稿,待到修改满意之后,才誊录在卷子上。
  
  每张草稿纸上都照例盖了贡院的大印,考完之后,还得交上去(明朝好女婿614章)。
  
  少一张,你就算是作弊。因此,鬼知道你的草稿纸去了哪里,上面又写了什么?
  
  当然,你也可以说你解手用了。
  
  问题是,古人解手不用纸的,自有厕筹。用纸擦屁股,那就是败家子。
  
  摇了摇头,苏木也是无奈。看来,强写也不成,也没办法找回状态。
  
  那么,该怎么办呢?
  
  别急,我是有经验的,我还有最后一招!
  
  苏木狠狠地捏紧了拳头,突然发现自己好象犯了一个错误:把八股文写作当成了文学创作,有灵感的时候固然下笔如有神。一旦心中有事,思绪烦乱,写出来的句子读起来却味同嚼蜡。其实,这东西就是一种纯粹的文字游戏,只要格式对了,文字没太多问题就成。
  
  好,等下我再修改修改。
  
  吃过晚饭,休息了片刻。苏木将第二根蜡烛点燃烧。就这烛光,开始逐字逐句地修改起下午所作的那篇《孟子曰无伤》。
  
  这一改,也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直到那只蜡烛燃尽。
  
  可以说,每一个句子都经过反复推敲,稿子也用了三章,加一起都快四千字了。
  
  到最后,苏木已经忘记自己究竟写的是什么。
  
  这个时候,远远地传来几声鸡鸣,竟已经到了次日卯时。
  
  这最后一招已经证明彻底无用了!
  
  今回考试的状态,让苏木心中一阵发凉。
  
  “也许是我太累了,太累了!”一个通宵没有睡觉,两眼又红又涩,疼得睁不开。
  
  身体也因为坐得太久而发酸,苏木也知道再这么强写下去毫无用处。
  
  他回想了一下,去年去通州参加乡试的时候也碰到了这样的情形。不得不承认,他不是一个临场发挥型的选手,而且对自己的状态调整也没有什么经验。
  
  去年乡试的时候,怎么无论写什么都感觉不满意。不过,还是就那么交卷了。实际上,八股文不同于文学作品,要求的是考生掌握基本的经义,格式也不能出一丝的错。
  
  不过,那是乡试啊,对于你文章的艺术性也没什么过分的要求。
  
  可这里是进士科考场,来参加考试的都是全天下最优秀的读书人。而且,出题和审题的都是当世的文章大家。正如他前一阵子和吴世奇所说的那样,如今的朝堂和文化界的主流是南方士人。江南文士推崇的是美文,你做的文章若是厚实朴素,第一眼就要将你给刷下去。
  
  以苏木现在所做的文章,别说点翰林了,就算勉强中个赐予同进士都难。
  
  真若凭真本事,苏木觉得但就基本功而言,自己也该在这七千多考生中排在最后。同他们竞争,确实有些难为人了。
  
  一想的到大名鼎鼎的苏子乔竟然名落孙山,一想到中不了进士的后果,苏木就不寒而栗。
  
  这才是忧从中来,不可断绝。
  
  苏木心中颓丧,将毛笔扔掉,躺回小炕上睡觉,蓄养精神。
  
  在睡着的一刹那,苏木心中还有个念头:或许这一觉醒来,力气养足了,我就能作出好文章来。有或者,梦笔生花也说不定呢!
  
  事实证明这不过是苏木的一相情愿,作文这种东西来不得半点虚假。
  
  等到中午醒来,依旧是文思枯竭,这回索性连一个字也写不出来,就那么呆呆地在考舍里坐了一个下午,然后又是半夜,活生生将一根蜡烛熬尽。
  
  这是本界春闱的第一天,一天两夜,苏木却是一题未作,出师不利。
  
  会试第一场一共有三天三夜,五道题目,交卷时间在第三日晚上,后世北京时间九点钟模样。
  
  而这第一场实际上直接关系到一个考生能够金榜提名,乃是春闱考试的重中之重。
  
  有经验的考生都会给自己做出一个计划,五道题目,前两天每天两题。最后一天一道,先将文章写在草稿纸上。还剩的半天时间则用来誊录。
  
  看对面吴老先生和段炅的模样,好象作得很顺利的样子,都是一脸的从容。
  
  相比只下,苏木却是如坐针毡。
  
  看苏木答题答得如此艰难,又是一脸的慌乱。吴世奇的眉头锁得更紧,是不是威严地看他一眼。
  
  至于段炅,则是嘴角微微带着讽刺的笑容,心中暗想:按说一般人提前拿到考试题目,应该早早地拿答题高手作好范文背熟了,到考场时,只需直接誊录上去就是。可惜啊,你苏木名气实在太响,却不好意思请枪手。你的诗词固然叫人惊艳,可作的八股文吧,其实也很普通。可见,这人一个地方强了,另外一个处却要弱些。
  
  我段炅也得到考题,这次咱们是处于同一起跑线上。凭真本事,我却要将你远远甩在后头,哈哈,哈哈,这次会试,却是我扬眉吐气的机会。
  
  段炅虽然只不过是提前一天拿到考试题目,可以他的才情,一天时间足够他做充分的准备了。实际上,这次考试的题目相对而言很是简单。其中如《孟子曰无伤》和《欲齐家者先修其身》两题,更是以前作过无数次的作业。
  
  现在只需将旧时的习作找出来,好生修改几遍背熟就是了。
  
  这个念头能够考中举人功名的谁不是人尖子,过目不亡乃是读书人的基本功。
  
  这次考试却是异常的顺利,段炅自认为,中个进士应该是三个指头捏田螺---稳拿了。
  
  其实,在真实的历史上,段炅在弘治十六年的会试上就考进了前五十名。殿试之后又经过复试,还点了翰林做了庶吉士,也是正德初年的政治人物之一。
  
  这还是在没有作弊的情况下,现在历史发生了点小小的变化,段炅的名次还能再高一些。
  
  对于能够提前拿到考题,段知事对于苏木和吴世奇却没有任何感激之心。只是在心中冷笑---吴世奇真是个笨蛋,考题这样重要的物件,竟然泄露出去了。苏木事行不密,血海关系的事情也随处乱说,更是蠢到家了!
  
  ……
  
  又是一天过去了,草稿上满是大大小小的字,黑压压如同密集的蚊蝇,在眼前回旋飞舞,看得多了,苏木竟然有一种晕眩想吐的感觉。
  
  背心中热一阵冷一阵,不时生出一层鸡皮疙瘩,脚也因为坐的时间太久僵硬麻木。
  
  着急上火,人中处生了两颗青春痘,用手一摸,疼得钻心。
  
  已经两天没有解手了,肚子里涨得难受。
  
  苏木因为是穿越过一次的人了,又因为知道古代的医疗条件极差,一个不好,感冒发烧都会私人,对于自己的身体非常看重。
  
  所以,到这里之后,每日都会跑上几千米,身体练得极好。
  
  回头一想,将近两年时间中,他连个头疼脑热都没犯过。
  
  但就在此刻,强大的压力却让他有种生病的迹象。
  
  坐在小小的考舍中,空间显得异常仄弊,层层地压下来,让他呼吸不畅,心中中又好象被人塞上一大把牛毛,吞不下去,也吐不出。
  
  这已经是第三天上午了,草稿早已经写满,却没有一个字可用。
  
  看情形,是要交白卷了。
  
  “难不成就这么放弃了,我又该如何面对胡莹,面对吴小姐,面对小蝶,面对世人的目光?”
  
  苏木的手颤了起来。
  
  实际上,整个考场的考生都已经将手头的题目作完,开始誊录了。
  
  苏木看到对面的吴老先生和段炅今天起了个大早,将簇新的卷子摊在面前,提着毛笔,一个字一个字誊得极为认真。
  
  “他们也作完了啊!”
  
  “不行,不行,我不能放弃,为了那些期待的眼神!”
  
  苏木就这么机械地提着笔胡乱地画着,可具体写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又是一个上午。
  
  到这个时候,距离交卷大概还剩八个小时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