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一十九章 血誓
其实,同样担心的还有段炅(明朝好女婿619章)。
  
  段炅多精明的一个人啊,当初在听苏木对吴世奇说已经提前知道考试题目的时候,他就留了心。
  
  等到同事们请苏木吃饭要套口风的时候,一向因为手头窘迫,不肯参加同僚聚会的他咬了牙,厚着脸皮凑上去,为的就是不落了这个好处。
  
  说句实在话,就在大家凑份子请苏木吃饭的时候,他心中对苏木能否有这种通天手段还是有些怀疑的。
  
  不过,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若苏木真有呢。只要一拿到题目,那可就是稳中进士了。
  
  等到苏木说这不过是他信口胡说,用来安慰吴世奇的时候。人家说得有理以后据,段炅也信了。
  
  接下来,段知事心生恶念,欲到焦芳那里使苏木的坏。却没想碰到了张彩,这才知道苏木的真实身份。
  
  以苏木和万岁的特殊关系,全天下也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拿到题目。
  
  一想到这点,段知事浑身的血液立即起来。如果事实如此,只需将这个消息往外一泄露,就足以叫苏木万劫不复。不过,段炅却不是一个损人不利己的人。
  
  没错,他和苏木是有不快(明朝好女婿619章)。但这次科举却涉及到他的切身利益。知道这一点的同时,段知事首先是一阵狂喜:题目是真的,题目是真的,苏木真的提前得到考题了。
  
  他想的只是如何将题目拿到手,好顺利考中进士。至于告发苏木,对他段炅也没实际好处,傻子才去干呢!
  
  于是,他和同僚们商议,使出手段从吴世奇手头套出了三道题目。
  
  进考场之后,果然是。
  
  虽然后面几道题因为时间关系未能到手,可对他来说已经足够了。
  
  段炅本就是个有才华的人,又提前做了准备。这一届三场考试只感觉笔下就好象神灵附体,将文章作得花团锦簇。
  
  等到交卷出场之后,回想了一下自己这九天所作的题目,段知事心中大为得意的同事,又是一阵激动:成了,这次考试是稳中的。
  
  是的,如今对他来说,中个进士就算不得什么,要点翰林才算是成功。
  
  “嘿嘿,点翰林,其实也不是什么难事!”段炅面上浮现出得意的笑容:“这七千多考生中,有我这般文笔的只怕也几个。尤其是在我做了充分准备的前提下……不对!”
  
  突然间,段炅面上的笑容凝结了:连会试这么重要的考试题目都能泄露出来,那么还会有人知道吗?经历厅里的同事们可都是穷惯了的,一份题目怎么着也能卖上几千两银子,抵得上普通人辛苦一辈子了。保不准有人利令智昏,却不可不防备。
  
  想到这里,他也不急着回家,就站在贡院门口,一个个将同事们找到,说是既然考试已经结束,且不忙回去,反正今日没有宵禁,不如寻个地方吃酒作乐。
  
  众知事进了考场,见题目都对,悬在心中的那块石头终于落地了。由于提前做了准备,这次会试自然考得极好,心情都是非常的愉悦。
  
  见段炅一脸的郑重,都感觉到一丝不好,知道他以后要紧事要同大家说。
  
  都道:“怎么好让段知事出钱,按照以前的惯例,凑份子吧!”
  
  和其他考生出贡院之后要么去青楼放纵自己,要么去高档酒楼打牙祭不同,段炅说完之后,却领大家专挑僻静的地方走。
  
  在弯弯拐拐走了大约几条街道之后,就找到一家小得不能再小的酒馆。
  
  进得门去,点了酒菜,就挥手让小二退下,这才缓缓道:“如何,大家考得如何?”
  
  他不问还好,一问,众人面上都露出喜悦的笑容。
  
  李知事一拍大腿:“咳,想必是要中的,苍天可怜,想不到李某人也有一跃龙门化龙的荣耀。”
  
  另外一个知事也道:“如果这样也中不了,才是枉读了这么多年圣贤书,进士肯定是能中的。”
  
  牛得水为人最为放达,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这会定然是成了,只可惜老翁没福气,他若是留下,一个正七品命官是跑不掉的。”
  
  李知事长叹息一声:“人生的际遇啊,谁能说得清楚,都是命!”
  
  一想起翁知事走之前那一幕,李知事心中一酸。
  
  众人也都是叹息,替老翁不值。他也是命苦,若是再坚持一段时间就好了。
  
  如今,进士功名只怕再与他无缘了。
  
  “翁知事的事情以后有时间再感叹吧!”段炅喝住大家,冷冷道:“这次金榜,七千多人争,最后才两百来人最后中式。谁敢肯定自己就能上榜,进士人人都想做。可为了这个功名,把脑袋给丢了,却不划算!”
  
  屋中只点了一盏油灯,照得他那张脸忽明忽暗,显得有些狰狞。
  
  牛得水性子急,和段炅素来不和,忍不住冷哼一声,低声道:“段知事,既然我们提前弄到的那东西都是真的,那么,对咱们来说,中个进士段什么难事。你说这些话扫人兴头,有意思吗?”
  
  段知事也不恼,只低声喝道:“没错,以咱们的学问,又有天大幸运襄助,中进士也不是什么难事。可是,如果提前知道题目的人多了,咱们可未必就敢保证一定能中。此事乃是杀头的干系,某死活觉得不安心,就想最后问问各位同仁,那题目你们真的没泄露出去吗?”
  
  “怎么可能去,我又是不是疯子。”牛得水轻叫起来。
  
  “难说得很!”段炅冷笑:“一份题目几千两银子也是卖得出去的,财帛动人心啊,我就怕有人糊涂了。某心中还是觉得不塌实,想最后问问大家。”
  
  牛得水:“我肯定是不会做这种事情的,你当我是傻子。人多口杂,知道的人多了,难保有一天有人会说漏嘴,到时候砍脑袋的可是我。”
  
  李知事道:“放心好了,这事我连我的浑家都没说。”
  
  段炅只是冷笑不信。
  
  牛得水就急了:“那日咱们可是发誓了的,当时不是发誓说,一旦对人乱说,就不得好死吗?”
  
  “为了钱,有的人连死都不怕。”
  
  牛得水大怒,咬破了手指在桌上写道:“若我泄露此事,除不得好死之外。子子孙孙,男的给人做奴婢,女得世代为娼。”
  
  然后道:“这样你可满意。”
  
  见他的誓言如此歹毒,众人都抽了一口冷气。
  
  段知事这才点点头:“我信你。”
  
  说着话,也咬破食指,将同样的话写在桌子上。
  
  其他人也跟着有样学样,不片刻,桌上就满是血迹,搞得一片狼籍。
  
  这下,段炅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看来,大家都没有将此事情泄露出去,这样我就放心了。至于苏木那里……”
  
  牛得水:“子乔应该不会,他身份特殊,别人就算想买通他也开不出价码。”
  
  “对对对。”李知事连连点头:“怕就怕吴大人那里,这人甚是糊涂,不就是着了咱们的道儿吗?”
  
  段炅却笑起来:“他不会,吴世奇这人我了解过,人虽糊涂,可每天不是在衙门中就会回家呆在屋中,根本就不和人接触的,是个怪人。”
  
  “如此就好如此就好!”大家都高兴地笑起来。
  
  然后,牛知事端起一杯就对李知事道:“李大人李进士,后学晚辈敬你一杯!”
  
  李知事哎哟一声:“牛进士何须如此多礼,大家同年一场,同为朝廷命官,乃是前世修来的缘分啊!来来来,各位同年,各位进士大老爷,咱们一并喝酒,乐上一乐!”
  
  疑虑尽去,大家都得意地大笑起来。当下就敞开了大吃大喝。
  
  在考场里呆了九天九夜,清汤寡水的,大家肠子里的老油早被消耗一空,心中又得意,这一顿饭吃得特别畅快。
  
  不过,段知事的担心也不是没有道理。想想也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谁也不知道将来会出现什么纰漏。
  
  心中的那一丝得意,逐渐被阴霾所笼罩了,酒也喝得特别的多。
  
  到了半夜,段炅才摇晃着身子与大家告别。
  
  醉醺醺地走到大街上,看到满街的灯火,感觉夜色是如此的美丽。
  
  整个京城都是无眠,包括段知事的浑家。
  
  回到自己租住的小院子时,孩子们都已经睡着了。只段知事的浑家还坐在灯下纳着鞋底子,一言不发,见了段炅也不起身,只淡淡地问了一句:“回来了?”
  
  离家九日,段知事本以为浑家会嘘寒问暖,心疼自己半天的。然后问自己考得怎么样,到时候,自可大大地炫耀一番。
  
  却不想却是如此情形,只感觉大为扫兴。
  
  就叫了一声:“口好渴,娘子倒杯茶来!”
  
  “没有。”段炅浑家冷冷地回答。
  
  “怎么可能没有,年前不是才买了半斤的吗?”
  
  “亏你还想得起那半斤茶叶。”段炅浑家将鞋底扔都地上,道:“你见天熬夜读书,说是要去考个进士,每天光茶就要换两三回,怎么经得起你吃。有那钱,可以买十来斤大米了。也不知道你中了什么邪要去考试,如今可好,丢了通政司的官职。老实告诉你,家中可是断了粮的,你叫我们娘几个喝西北风啊!姓段的,别痴心妄想了,你根本就没有做大老爷的命。嫁给你,算是我倒八辈子霉了!”
  
  “住口,你一个女人懂得什么?”段炅恶向胆边生,忍不住一声呵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