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二十四章 猜测
“天亮了(明朝好女婿624章)!”王螯呵呵一笑,朝众同考官、外帘官拱了拱手:“劳累十来日,今日总算是功德圆满了,诸君辛苦!各房推荐上来的卷子,老朽已经阅完,已然没有任何不妥之处。现在,就该到了最后一步,定元。然后放榜,送参加复试的报帖了。我等能够做本年春闱的考官,又是陛下登基第一年的恩科,这可是莫大的荣耀,这可是浩荡的皇恩。”
  
  “功名,尤其是进士功名,关系到读书种子的前程。我辈儒家门徒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要想一展胸中抱负,还得依科举一途。其中的意义,自不用老朽多说。如今给新科贡生排序,务必要做到公开、公平,公正,叫天下人心服!”
  
  没错,到现在,这一期的会试算是到了最后时刻。
  
  实际上,在第一场的五到《四书》《五经》题送上来,并经过同考官们的审阅,并推荐上来之后,本年春闱恩科究竟是谁笑到最后已经算是确定了。
  
  接下来的两场,综合首场荐卷的成绩,一共两百多份中式的卷子整齐地摆放在至公堂的厅堂正中的长案上。
  
  大家心中都明白,接下来的复试和殿试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说好听点是再考考士子们,但说穿来其实就是叫大家同皇帝见见面,好叫尔等考生知道这一科的大主考乃是皇帝陛下。你们以后就是天子门生,皇帝老儿才是你们的恩师。要承情,你也得承朕的恩,同会试考场的两个大总裁可没有任何关系。
  
  如此说来,只要你不是在殿试的时候突然发疯,进士功名算是妥妥地到手了。
  
  而且,殿试这一关,其实不过是定一甲的人选。说穿了,就是皇帝来确定状元、榜眼、和探花的归属。这个确定也是乱来的,即便你是九五至尊,除了要参考殿试时的卷子,还得以会试时的名次为主,如此才算得上是尊重两个大总裁,才算是尊重整个文官集团。
  
  所以,一甲的三个人选,甚至二甲前四十名可以点翰林的人选大多和会试的金榜没有多大出入。否则,皇帝你若是胡乱点了排名最后的几个人进一甲,丢的可是万岁爷你的脸。
  
  正因为会试最后的名次是如此的关键,听到今科大总裁王螯的话,所有人都是神情凛然。
  
  即便累了这半个月,即便熬了一个通宵,所有人都累得想要直接倒在地上呼呼大睡,但还是猛地提起了精神,同时回礼:“谨遵大总裁之命!”
  
  整个至公堂大厅挤满了,除了王螯和焦芳两个大总裁外,还有十八房考官,两个监试官、十来个外帘官。
  
  超过二十根粗大的牛油蜡烛将厅堂里照得亮如白昼,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若有若无的烟火味。棉布捻子时不是发出劈啪的轻响,就有兵丁蹑手蹑脚地举着剪刀将烧过了火的灯芯剪去。
  
  听到王螯长篇大论地训话,一副大包大揽的威严模样,焦芳就一阵腻烦。
  
  能够做恩科春闱的大总裁,这才别人看来可是莫大的荣耀,足可以夸耀一生了。
  
  虽说会试包括接下来的殿试名义上的主考官是皇帝,他和王大人不过是副主考。可考生们心中自然知道究竟该记谁的好,与他们虽然没有师生之名,却有师生之实。
  
  而这些被最后录取的考生可都是要直接做正七品的朝廷命官的,未来也不知道会出多少封疆大吏、部院大臣,甚至内阁辅相,这可是天大的人脉。
  
  可王螯这么一搞,将他焦芳彻底地排斥在外,就好象他焦芳只不过是一个摆设。
  
  将来新科进士们怕是只承他王大人的情,却不认得焦芳了。
  
  焦芳这人很有政治智慧,看问题也看得比一般人深刻。不过,这种人通常会变成阴谋论者,甚至疑神疑鬼起来。
  
  当年在翰林院的时候,焦芳就跟同事闹得很不愉快。而王螯又是清流的首领,是那群翰林的头儿。
  
  所以,焦芳就感觉这次会试,王大人如此做派,乃是故意为之。
  
  王螯训话完毕,一挥袖子:“这么,可以开始了,咱们将名次定一定。”
  
  “满着。”这段时间里一直保持沉默的焦芳突然说话了。
  
  他心中冷笑:再不出声,这次会试就要结束了,还真当我焦芳不存在啊?
  
  “焦总裁可有话说?”王螯依旧是那副不咸不淡的样子,问。
  
  焦芳指了指长案上的卷子,笑道:“距离放榜还早,大家累了这几日,也都疲怠了。不如且歇上片刻,大家猜猜这一期会试的前三究竟花落谁家?”
  
  他这一说,众人都来了精神,皆笑道卷子可都是誊录了糊了名字的,又如何知道?
  
  焦芳眼睛里闪过一丝亮光:“权当是个游戏而已。”
  
  就有一个考官摇头:“这还真不好猜。”
  
  “其实,也没什么难想的。”焦芳:“本来,如果杨廷和大人的公子若是能够来参加会试,定然是能中的。”
  
  大家都点头,觉得焦大人这话说得有理。
  
  焦芳又道:“依我看来,陕西武功考生康海必定是能中的,搞不好还能得头名。”
  
  大家表示同意:“是啊,康海若是不能中,那才是咄咄怪事。只不过,能否得头名,却不好说,但进前三应该没任何问题。”
  
  开玩笑,康海虽然年轻,可却是七子之一,和李梦阳这样的文坛巨匠齐名,他若是不中,简直让人无法想象。
  
  焦芳又道:“另外一人则是保定府的苏子乔。”
  
  “对对对,定然有他的。”众人也都是叫起来:“看来,这一科的头名和第二名必然是这二人在争。”
  
  苏木的诗词、文章、小说如今在京城和河北卖到洛阳纸贵,名气已经隐隐地盖了康海一头。
  
  考官们却不知道,苏木无论是在文坛上的宗匠名头还是科举场上的功名,全靠抄袭,真说起八股文章的水平,其实也很普通。
  
  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大家都觉得苏木如果不中,根本就不可能。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