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二十九章 两处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就有一个丫鬟一路小跑过来(明朝好女婿629章)。
  
  这人苏木却是认识的,正是派过去服侍吴世奇、吴小姐的贴身丫头。
  
  他忙问:“怎么了?”
  
  那丫鬟一福:“见过老爷,见过大老爷,夫人说了,吴大老爷不在府,等下若是有事,她一个女流妇道,却不知道该怎么办,就过来同老爷一起等消息。”
  
  正在这个时候,吴小姐就和另外一个丫头走了进来。
  
  苏木家里的下人们纷纷上前见礼,吴小姐着微笑着连连点头,一副从容得体模样。
  
  等进得大厅堂来,吴小姐见厅堂里有陌生人,微微一愣,然后对着胡顺一个万福:“见过大人。”
  
  又说:“子乔,你这里既然有客人,那我就先回去了。”
  
  苏木:“不用不用,说起来也不是外人。这位胡大人乃是莹儿的父亲。”
  
  又替吴小姐和胡顺介绍认识。
  
  吴小姐也不矫情,柔柔地应了一声,就站在苏木身后。
  
  刚才听苏木家里的人一口一个夫人地叫吴小姐,胡莹心中大为不快,不住冷哼,然后用凌厉地眼神看着她。
  
  吴小姐却只是微微笑着,倒让胡莹没有任何脾气。
  
  吴小姐的出现让气氛显得有些尴尬,一时间,众人竟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好。
  
  本来,作为众人之间的纽带,苏木应该缓和这这种枯燥的氛围的。但他心中有事,哪里还有兴致说话。
  
  只不住地抬头朝外面看去,心中计算着会试的榜文究竟是时候才出来。
  
  厅堂里如此安静,外面的下人们也很识趣地闭上嘴巴。却没有走,都同时转头朝大门望去,等到着即将传回来的消息。
  
  今天天气不错,正值阳春三月,日头一点一点升到天空上。按照推测,估计已经到了后世北京时间十点钟的样子。
  
  苏木越发地紧张起来,他紧紧地捏着拳头,手心中全是汗水。
  
  只感觉身体也彻底地僵硬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突然间,一阵马蹄的轰隆声传来。
  
  又有胡进学的声音在叫:“闪开,闪开,北衙办差,闲人回避!”
  
  这马蹄显得如此劲急,苏木所住的地方很僻静,周围都是公卿大夫的院落。因此,大个子在外面的动静清晰可闻。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胡顺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
  
  “走,去看看!”说时迟,那时快,胡莹已经率先冲了出去。
  
  苏木身子一颤,突然间有种失血之后的晕眩,整个人也禁不住一个趔趄。正在这个时候,一双手伸过来将她扶住,回头一看,却是微笑的吴小姐:“子乔,无论中不中,都没什么打紧。”
  
  大门轰隆一声开了,定睛看过去,就见到胡进学带着两个锦衣卫和几个衙役模样的人大步走进来:“子乔,子乔,大喜啊!”
  
  然后飞快地拉了一把身边那个衙役,将他拉得身体一个踉跄,连帽子上的那根野鸡毛都歪了。
  
  “大人你不要就饶过小的吧!”那衙役显然是在半路上被凶横霸道的锦衣卫折腾得苦了,一脸的惊恐。
  
  胡进学笑道:“少罗嗦,快进去,到时候少不了你的好处。我说你这鸟人运气也好,知道这里什么地方,主人家有是谁吗。你去别的举人家报喜,也不过几两银子的喜钱,今日到了这里,抵你跑上十家!”
  
  话还没有说完,苏木府上的下人们都发出一声欢呼。
  
  皇城之中,通政司,经历厅。
  
  累,实在是累,已经连续熬了两个通宵了,吴世奇两眼布满了红丝。
  
  他的双手因为长时间握笔,已经有点痉挛。
  
  几个书办抱着文书在厅中进进出出,都是一路小跑。
  
  自从通政司经历司的知事门集体辞职参加会试以来,整个经历厅就搁浅了。若不是吴世奇闲不住跑吏部去销假,又被派回通政司,这里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
  
  通政司这种传达室、信访办一样的清水衙门,平日间你或许感觉不到它的好处。可一旦里面的人撂挑子,大明王朝这驾精密的机器立即就开始运转不畅起来。
  
  明朝政治的第一个特别是相互制衡,第二个特别就是讲究程序。程序不走到,什么事情都办不成,而通政司悄悄是程序中必要的一环。
  
  倒不是吴世奇不想去看榜。实际上,中进士是肯定的事情。既然如此,又何必放在心上。与之相比,站好最后一班岗却最为要紧。
  
  内心中,吴老先生觉得自己在科场上舞弊却是一件大大令人羞愧的事情,而且,以前自己的名声也非常不好。正因为如此,他倒是想在世人面前做出一副忠于王事模样,也算是对自己的一种催眠。
  
  以前有苏木在,吴世奇无论是在长芦盐司还是在通政司当得都是甩手掌柜。如今亲自做事,却发现并不如他想象中那么简单。
  
  这大半个月积压的公务实在太多,等到处理起来,将他几乎累死过去,也出了不少纰漏。
  
  上头也不断地训斥下来,将老先生弄得有种灰头土脸的感觉。
  
  这个时候,吴老先生突然有些后悔起来:早知道老夫去吏部销假做什么,还不如在家悠哉游哉地休养,反正只要一中进士,朝廷自然会另有派遣的。
  
  正满口苦涩的时候,一个官员怒气冲冲地走进来,“蓬”一声将总卷摔到吴世奇面前的案上,怒喝道:“吴大人,这就是你做的差使?”
  
  响亮的声音惊得吴老先生身子一颤,抬头看去,正是通政司左通政华察。
  
  吴世奇疑惑地问:“华左通政,究竟是怎么了?”
  
  华大人一脸的气愤:“这件案子是你呈上去的,究竟是谁给了你这个权力?”
  
  吴世奇打开卷宗一看,却原来是华大人给上头写的一个条陈。条陈内容倒是不要紧,不过是一些小事。问题的关键是写错了抬头,按说,这些往来文书都要在经历厅过一遍。如果发现里面的纰漏,经历厅会报给华察。
  
  吴老先生也是忙糊涂了,也没留意,就这么发了出去。结果上头发现不对,就退了回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