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三十九章 谨身殿
不知道怎么的,吴老先生死活看康海不顺眼(明朝好女婿639章)。
  
  说到底子,他们两也算是同一类的人物,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同类相排斥吧!
  
  到了皇城大门,苏木和康海下了轿子,就看到吴世奇已经先一步到了。
  
  苏木一拱手:“老先生早已经到了啊!”
  
  康海:“见过吴左通政。”
  
  “哼!”吴世奇鼻子里哼了一声,也不理睬,反虎着脸呵斥苏木:“苏木,今天是什么日子应该不用老夫提醒你吧?大考之前,本该清心寡欲,却不料你竟然喝到烂醉如泥,真真叫老夫失望。”
  
  老先生就这脾气,见到不顺眼的就要出声,苏木也不放在心上,反笑问:“老先生你今天是去参加早朝呢,还是去参加殿试?”
  
  吴世奇没意识到苏木是在开自己的玩笑,正色回答:“今日乃是殿试大比之日,按照朝廷制度,已经罢了早朝,老夫自然是要去参加考试的。”
  
  说着话,中会的举人们三三两两到了,皆屏息立在城门口静静等候。
  
  不片刻,三百多人都已经到齐。
  
  又等了半天,只听得三声净鞭响。
  
  那声音清脆得好象是炸在人的骨子里,叫所有人都同时一凛,就连苏木,混沌的脑袋也瞬间清醒过来。
  
  他也没想到净鞭还有这么个用处。
  
  鞭声落地,就有一群礼部的官员出来,为首那人喝令中式的新人们将凭证拿出来,一一勘验之后,就一挥手:“随我来!”
  
  虽然上一次复试的时候已经进过皇城,但这一次考生们还是被天家的威仪所震慑,都低头疾走。
  
  苏木自然不惧,一边走,还一边观察,就看到城门内有一个太监正提着一条五六米长的鞭子,显得很是精神。
  
  进了午门,又行得半天,依旧来到上次复试时的谨身殿,也就是后世的保和殿。
  
  同复试时不同,殿试的考场却是露天。
  
  当然,如果遇到雨天,考场则要移进谨身殿中去。
  
  在宽阔的广场上,早已经摆下了十五列二十行的矮桌,只两尺高。
  
  矮桌后面没有凳子,只一个绣花的锦墩。
  
  上放着小香炉,燃着一烛贡香。桌左是肉食篮,桌右是文房四宝篮。
  
  殿试只举行一天,同会试和乡试不同,考生如今已经算是准朝廷命官,不用搜身,而且也不用带任何物件。一应考试所用的文具,甚至食物都由朝廷供给。
  
  天还没有亮开,殿试一般都是日出的时候才开始。以正德皇帝的性子,能偷懒就偷懒,他才不会摸黑过来主持考试呢!
  
  中式新人们早就编了号,然后在礼部官员的引导下,按照编号找到自己的桌子坐下。
  
  苏木运气不好,加上身材高大,竟然被编到最后一派靠最左手的位置。众目睽睽之下,整整一天只怕都要保持正襟危坐的肢势,否则就是驾前失仪,考试成绩要被降一档次的。
  
  苏木一坐到位置上就暗暗叫苦,这一天考下来,想必会非常累。
  
  罢,干脆早一点交卷好了!
  
  殿试是可以提前交卷的,还算比较人性化。
  
  四月间的天已经热起来,但一早一晚还是很冷。
  
  在位置上座了半天,苏木感觉异常的无聊,就抬头看去。却见着眼前层层叠叠的汉白玉栏杆已经布满了露水,然后汇集在栏杆底下那颗龙头嘴上,滴落下来。
  
  谨身殿的相干人等加一起大约一千来人,却没有一人出声,露水落地的声音显得异常清晰。
  
  就在这个时候,有风吹来。
  
  “呼啦!”一声,挂在谨身殿前那匹巨大的布缦展开了。
  
  满眼都是蓝色的江水海牙花绣,和明黄色的龙墩顶子。
  
  色彩是如此的绚丽,一刹那,晃花了人的眼。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天已经亮了。
  
  突然天亮,眼前的壮美景象让所有人在瞬间有些失神。
  
  还没等大家回过神来,突然间,有响亮的鼓乐传来。
  
  新科贡生们回头看过去,就看到三个正二品大员在一众官员的簇拥中气宇轩扬地走来。
  
  在前几日,考生们已经提前经过礼部官员的教授,知道殿试的礼制,自然知道这三人乃是本科殿试的读卷官,内阁三大辅臣刘健、谢迁和李东阳。
  
  在他们背后,也都是正二品以上的官员。不用问,自然是本科的监试官,都是各部尚书、侍郎和翰林院大学士。
  
  可以说,如今大明朝的整个上层建筑,核心决策层的大姥们都尽数出现在大家面前。都戴着藤竹丝编织的凉朝冠,穿着紫色或红色的夹朝衣,光看那补子,不是仙鹤,就是锦鸡。
  
  众官齐整起走来,分两排站好。
  
  新科贡生们在地方上也算是个人物,很多人甚至是地方望族宗主,在一省巡抚面前也是说得上话的。可他们什么时候见过这等情形,一个个都被震得无法呼吸。
  
  苏木看得明白,即便是糊涂如吴世奇这种正四品的命官,天真如康海者这种文坛宗师,也都是面上变色。
  
  当然,唯一例外的只有苏木了。眼前的官员中有不少他都是认识的,比如内阁三老和王螯,甚至和他朝夕相处了好几个月。
  
  看到他们一脸的严肃,苏木不但不惧,目光落到他们官服的补子上,心中突然有个好笑的心思:古代官员官服的补子图案上,文官都是飞禽,如仙鹤、鹭鸶;武官则是走兽,麒麟、老虎什么的。这不都是衣冠禽兽吗?
  
  这大概就是这一成语的由来吧?
  
  想到这里,苏木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先前心中还有的一丝紧张,顿时荡然无存了。
  
  等候到官员们立正,突然间又是三声清脆的响鞭,抽得所有贡生身子同时一颤,瞬间清醒过来。就连苏木,也被那炸响刺激得头皮一麻。
  
  几个太监飞快地跑过来,将嘴巴凑到三个内阁大学士面前嘀咕了半天,又飞快跑开。
  
  只片刻,眼前又卷来一阵明黄色的风,一支浩荡的队伍行来,当中正是一辆九抬大辇。
  
  不用问,正是当今天子的仪仗。
  
  大辇上正端坐着大明朝的总公司的董事长,正德皇帝朱厚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