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四十五章 转桌,小传胪
皇帝如此搞怪,又是在如此重要的场合,苏木就算想发作,也是毫无办法,这个哑巴亏算是吃定了(明朝好女婿645章)。
  
  苏木算是没交卷中的考生中名气最大的,加上又是杨廷和和内阁三老一手调教出来的学生。未来的杨阁老自然留心,就定睛朝苏木的卷子上看去。
  
  张永也提起精神,仔细端详起来。
  
  这二人的文化素养,苏木自然是知道的。
  
  说句实在话,他对自己的文章实在没什么信心,自然忍不住朝二人看过去。
  
  却见到杨廷和面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而张永却会意地朝他点了点头,示意:还算不错。
  
  刘瑾虽然不懂得文章,可看到这二人都肯定了苏木的卷子,面上不由地浮现出一层阴霾来。
  
  苏木心中一动:看来,我这篇文章是没什么大问题的,如果正常发挥,成绩定然差不了。再综合考虑到会试时的成绩,一甲前三应该是能够进去的。否则,堂堂恩科会元,连个翰林都点不了,岂不是一场笑话,连带着朝廷也是面上无光。
  
  如此一想,苏木自然是心中大定。
  
  如今,也不用太过担心,甚至不用对文章作任何修改,只需依照先前的思路写下去就是。现在,得尽快提起精神,不能再迷瞪了。
  
  可说来也怪,苏木突然发现自己的瞌睡已经不翼而飞,精神好得不能再好。
  
  想来,定然是被正德皇帝那一膝盖把自己顶出状态来了。
  
  这个正德小子,好生可恶!
  
  看完苏木的卷子,杨廷和又走到另外一个考生身后,去看他的卷子。
  
  这个时候,正德突然俯下身去,在苏木耳边小声而快速地说道:“嘿,朕说你能不能快点。我已经在殿中等了一天了,没得郁闷倒死。你老在这里磨蹭,朕就走不脱,再耽搁下去,小心朕治你个驾前失仪!”
  
  声音里带着气愤,到最后却变成一声轻笑。
  
  苏木大怒,回瞪过去,差点说了一声:“我就这节奏,关君何事?”
  
  不过,他心中还是猛地一暖。以正德的性子,让他在殿中坐上一日,简直就杀了他还难受。而且,作为一个皇帝,殿试的时候只需露个面表示一下,然后离开就是了。完全没有必要再这里等上一天的,之所以耐下性子,还不是因为关心苏木的考试成绩。
  
  说起来,这个哥们还真够意思,想不感动都难。
  
  正感动中,苏木眼角看到正德皇帝右肩猛地一耸。
  
  他立即回过神来,心中大怒:正德小子,你还来!
  
  就在下意识中,苏木一运气,就感觉到一股大力朝腰上撞来。
  
  好在苏木他提前做了准备,绷紧了背上肌肉。
  
  “蓬!”只听到响亮一声,震惊整个殿试考场。
  
  几乎所有的考生和考官都同时看过去,却见着正德皇帝一个趔趄,连退了几步,这才堪堪稳住身形。
  
  正德力气本大,苏木力气也不小,这才硬碰硬对了一招。
  
  苏木以有心算无心,正德皇帝一时不防,顿时吃了大亏。
  
  若不是下盘练得极稳,只怕已经摔倒在地了。
  
  真到那个时候,还谈何万乘之君的威严?
  
  立即就成为官场政坛上的一桩丑闻笑谈。
  
  正德皇帝刚才被苏木吓了一跳,一张脸憋得通红。
  
  所有的人都被这突然发生的一幕惊得呆住了,刘瑾失声尖锐地叫了一声:“万岁爷,万岁爷,你怎么了!”
  
  欲伸手去扶。
  
  正德吃了这个憋,心中怒极,偏偏又发作不得。一把甩开刘瑾伸过来的手,威严地低声对苏木说:“时辰还早,好好考,当不留遗憾!”
  
  然后,一甩袖子,气冲冲地回谨身殿中去了。
  
  不片刻,里面传来正德洪亮的大笑声,笑得非常开心。
  
  苏木也不觉宛尔。
  
  经过这一折腾,苏木感觉自己状态极佳,立即提了笔,手下生风,唰唰地写了起来。
  
  “然臣以为此数者皆不足为陛下之难。所患人主一心不能清虚寡欲,以为宽民养物之要,则虽有善政美令,未暇及行。盖崇高富贵之地,固易为骄奢之所,是故明主重内治也。故古之贤王,遐观远虑,居尊而虑其危,处富而慎其溢,履满而防其倾,诚以定志虑而节逸欲,图寅畏而禁微邪也。故尧日兢,舜日业,禹日孜……”
  
  洋洋一千多言,如黄河之水天上来,竟停不下来一般。
  
  “最后,只差一个结尾了!”
  
  手心已经发热,身上也躁动起来。
  
  但太阳不知道什么时候收了,天气突然一阴,有风吹来。
  
  前面的黄色大缦猎猎飞舞,绣在上面江水海牙也波动起来,让人如同置身之中。
  
  这一刻,凉爽得叫人舒爽透顶。
  
  又有卷子被风吹得飘起来,考生慌忙伸手去捉。
  
  几个太监也追了上去,半天才将那考生的卷子拣回来,这才不至于弄出乱子。
  
  汗水收了,苏木深吸了一口凉爽的风,也顾不了那么多,飞快地写道:“臣始以治弊治法为陛下告,终以清心寡欲为陛下勉,盖非有惊世绝俗之论以警动陛下。然直意以为:陛下之所以策臣者,盖欲闻剀切时病之说,故敢略尽其私忧过计之辞。衷情所激,诚不知其言之犹有所惮,亦不知其言之犹有所隐。惟陛下宽其狂易,谅其朴直,而一赐览之,天下幸甚。臣谨对。”
  
  ……
  
  “臣谨对!”这三个字一写完,苏木将笔慢慢地放在笔架上。
  
  至此,殿试终于结束了。
  
  看了看手上的卷子,苏木突然起了一个念头:“有了,一甲前三有了!”
  
  是的,这份卷子说起来只怕也就中等水准,可最后的结尾却写得极好。再综合考虑到自己是会元身份和在皇帝、读卷官那里的特殊地位,应该成了。
  
  苏木拿起卷子,上了台阶,大步朝谨身殿中走去,步伐充满了坚定。
  
  看苏木终于交了卷子,正德也不废话,直接闪人。
  
  见了苏木的卷子上的书法,接卷子的刘健眼睛一亮,微微颔首,禁不住道:“你的书法已经登堂入室了,不日当成大家。”
  
  就连当今首辅都称赞有加,其他考官都是一楞,同时凝神看过来,然后同时点头。
  
  苏木就看到刘瑾眼神中有丝气恼一闪而逝。
  
  交完卷,苏木也回家去了,接下来就是等待。、
  
  殿试成绩要在四月二十五日才公布,到时候,他要和其他考生一道再次来到谨身殿,参加传胪大典。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