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五十九章 花烛夜
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北京的天亮得早,也黑得早(明朝好女婿659章)。
  
  苏木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被人送进了洞房。
  
  实在是醉得厉害,刚一进屋,就直接倒在了床上。
  
  “苏木,苏木,你终于来了,叫我好等。”惊喜的声音传来,苏木竭力睁开眼睛,就看到胡莹那一张郁闷的脸。
  
  胡莹常年使刀弄棍,生性好动,怕热。身上的大红吉服早就脱掉,团成一卷,乱糟糟地扔在床头。
  
  她身上只穿着一件月白色的竹布薄衫,高挑的身材凹凸有致,有一种这个时代女子所不具备的健康的,惊心动魄的美。
  
  苏木满眼都是眼屎,脑袋也发着懵,他叫了一声:“别闹,别闹,我实在是不行了,让我睡上一会儿吧!”
  
  “不行,不行,醒醒。”胡莹气恼地使劲地摇着苏木,怒道:“这成亲实在是太没意思了,早知道就不拜堂了。”
  
  苏木倒是被这话惊了一下,脑袋稍微情形了些,迷糊地问:“莹儿,你究竟怎么了?”
  
  胡莹一用力,将苏木拉得坐起来,又将一个枕头塞到苏木的背后,忿忿道:“都一整天了,都一整天了。从一大早开始,我就被几个婆子摆布,又是化妆,又是穿衣裳(明朝好女婿659章)。然后就被一个盖头蒙了脑袋,坐了半天,什么也看不到,跟个瞎子一样。”
  
  胡莹活泼好动,被人当瞎子一样牵着到走了两三个时辰,气闷得快要发疯了。
  
  “好不容易等和我拜完堂吧,本以为这件苦差事已经结束。可是,又被她们关在这屋里,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想出屋去吧,又被人拦住,说是不到明天天亮不能出门。否则,就是不吉利。真真是闷杀人了,早知道就不成亲的。”
  
  “还有,你又不来陪我。现在总算过来了,又喝成这样,太不象话了!”
  
  听到胡莹的话,苏木“哈哈”一声笑起来。
  
  “你笑什么?”胡莹恼了。
  
  苏木正要在逗她几句,突然间,一阵隐约的痛从脑海深处袭来,让他忍不住叫了一声:“疼。”
  
  胡莹自然明白苏木这是酒劲发作,顾不得发火,就埋怨道:“不能喝就别喝这么多,爹爹以前也跟你一样,经常喝得烂醉。等着,我喂你点茶水,多喝点水就好了。”
  
  说着,就端了一杯茶喂进苏木的嘴里。
  
  清凉的茶水流进早一干得冒烟的嗓子里,苏木感觉舒服了许多,正要说声谢谢,却发现自己突然有了生理反应。
  
  原来,天气热,胡莹穿得少,刚才又扶着苏木,已经发育的胸脯正好挨着苏木的脸。
  
  苏木毕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因为有心做一个大名士,爱惜羽毛,从来不去青楼楚馆寻欢发望。到现在,他只同梅娘有过一次肌肤之亲,而且,那日的情形还比较诡异,并不让他觉得有丝毫的美好。
  
  今日,苏木突然想起:这可是我的洞房花烛夜啊!
  
  又想起自己这两年来和胡莹的风风雨雨,悲欢离合,心中突然有一股浓重的爱怜涌上心头。
  
  “好了,好了。”苏木伸手推开了胡莹手中的杯子,笑道:“莹儿,你忍耐些,我这不是来了吗?”
  
  胡莹恼道:“你来了又如何,醉成这样,话都说不囫囵,也许说不了几句话就会蒙头大睡,一样无聊的很。”
  
  苏木嘿嘿笑着:“尽在无言中这句话你听说过没有。”
  
  胡莹:“我没读过书,你说的话却听不明白……啊……你在干什么?”
  
  话还说完,苏木的手已经抱在她腰上。
  
  胡莹以前虽然和苏木牵过手,山盟海誓过,可那是特殊情况。被苏木这样亲热还是第一次,顿时被吓了一跳。
  
  这一声尖叫在夜里很是响亮,苏木也被惊得一颤,酒又醒了三分。
  
  正在这个时候,门外,窗户下传来“扑哧”的轻笑,听声音却是胡家的几个贴身丫鬟。
  
  原来,她们跑过来偷听了。
  
  “谁?”苏木恼了,他最讨厌这种陈规陋习,居然被人偷听,是可忍,孰不可忍。
  
  外面的几个丫鬟,咯咯地笑着,如受惊的小鸟一样逃走。
  
  苏木笑了笑,转头一看,却见往日间大大咧咧的胡莹好象也意识到什么,红着脸低下了头。
  
  “妹子……”苏木叫了一声,又将手伸了过去。
  
  手中,胡莹身子一颤,“恩”了一声,却不说话。
  
  苏木又解开她的腰带,这个时候,胡莹的声音颤起来:“娘说了,要吹灯的。”
  
  “哈!”苏木大笑起来,一伸脖子,“呼”一声吹出去。
  
  灯光熄灭,屋中彻底黑了下去。
  
  “好小!”
  
  “不要。”
  
  “好细!”
  
  “不要!”
  
  “妹子……你就不能换句话?”
  
  “啊……”
  
  胡莹房间的烛光全熄灭了,这是一种令人陶醉的黑暗,如同陈年老酒,一时,风光旖旎。
  
  相比起这里,苏府的洞房里却是灯火通明。
  
  苏木下午时就出了府,赶去胡家。
  
  苏府的婚宴直到晚间才散去,自然是宾主尽欢。
  
  喧哗的苏家到终于安静下来,一切都已经入睡,只红红的烛光还在微风中不住摇曳。
  
  吴小姐,不,此刻应该叫吴夫人了,她自从被苏木揭了盖头之后,也不知道在新房里坐了多长的时间。
  
  桌上的酒菜已经凉了下去,蜡烛也燃到了尽头,“劈啪”一声,有几点灯花跳出来,将正在一边低头假寐的丫鬟惊醒了。
  
  按说,洞房花烛夜是属于老爷和夫人的,丫鬟们不能进来打搅的。可是,随着时间一点一点流逝,老爷死活也不回家。
  
  怕夫人心中悲伤,小蝶忙叫丫鬟过来侍侯,陪吴夫人说话。
  
  不过,实事证明这不过是小蝶的多余的担心,吴夫人看起来一切如常,表情也很恬淡,和丫鬟们有说有笑,这叫大家偷偷地松了一口气。
  
  到了半夜,丫鬟实在顶不住了,竟然坐在椅子上迷瞪过去。
  
  听到灯花的爆行,她这才醒过来。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吴夫人依旧端正地坐在那里,面上带着微笑。
  
  丫鬟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有些慌神,急忙换了几支红烛,又道:“夫人,从晌午到现在,你还粒米未粘牙。要不,奴婢叫伙房将菜热热,你好歹也吃些儿。”
  
  “不了,我却没有胃口。”吴夫人和蔼地笑着,说道:“老爷还没回来呢,等下若回来,正好撞见妾身据案大嚼,却是不好。”
  
  吴夫人说的本是一个笑话,可那个丫鬟听到耳中,心中却是一痛,眼泪就下来了:“夫人……夫人,你好歹也用些吧!”
  
  吴夫人站起身来,走到丫鬟身边,掏出手帕递过去,和气地说道:“看你,好好地说着话儿,怎么就哭起来呢,快擦擦吧!”
  
  “谢谢夫人,奴婢,奴婢……”用手帕擦着眼睛,小丫鬟的哭声大起来了。
  
  正在这个时候,小蝶进得屋来,狠狠地瞪了丫鬟一眼:“下去吧,大喜的日子,你号什么丧。”
  
  等到丫鬟退下去,屋中正剩下两人。
  
  小蝶才叹息一声:“夫人……”
  
  话还没有说完,吴夫人就打断道:“老爷可是还在胡府吃酒?”
  
  小蝶点点头:“先前赵葫芦回来说,老爷一到胡家,就被人抢了过去。他也是没有办法,抵不过人家人多,被赶了出来。”
  
  说到这里,小蝶一脸的愤恨:“果然是个军户出身,做起事来还真是肆无忌惮了。”
  
  吴夫人反安慰地小蝶:“小蝶,胡大人是锦衣亲军经历,锦衣卫自来就是肆无忌惮的,也不奇怪啊!”
  
  小蝶更是咬牙切齿:“这胡家的人人品可差得很,当年在保定的时候,胡家将想过要招老爷入赘。老爷乃是人中龙凤,如何肯做这种不要祖宗的事情,没得惹人耻笑不说,还坏了自己前程。”
  
  “为了逼老爷就范,胡家甚至还将他关押在庄子里。若不是胡进学还有些良心,老爷这辈子算是要毁在他们父女手上了。”
  
  “后来,胡家见老爷一路科举,得了功名,自然拿咱们苏家没有法子。不过,见老爷前途光明,胡家人自然是不肯死心的。为了得好处,胡大老爷豁出去面皮都不要了,叫他女儿不断过来撩拨。我听人说,胡大老爷之所以有今天这种地位和权势,还不是咱们老爷从旁参赞。可以说,没有我们老爷,就没有他胡家的风光。”
  
  “可越是如此,他们越不肯放手。特别是老爷如今又是状元公,更是京城中炙手可热的大人物。所以啊,他们连脸面都不要了,甚至让女儿做两头大,就为了攀附我们老爷。”
  
  “可是,他胡家如今好歹也是权贵,明面上还得不能做得太丢人。所以,这才将老爷留下来,做出一副老爷明媒正娶他胡家女儿的架势。可惜啊,这事瞒得了别人,却瞒不了明白人。”
  
  说到这里,小蝶冷笑起来:“胡家的野丫头有什么好,竟然将老爷迷成那样。姐姐,你怎么就不争上一争,一味退让的结果是洞房花烛夜都被人家给抢去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