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六十章 小轩窗正梳妆
说到这里,小蝶突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慌忙道;“姐姐,小蝶说话没个遮拦,你不要放在心上(明朝好女婿660章)。”
  
  吴夫人却是一笑,笑得很平静:“没什么的,毕竟,老爷和胡家小姐是经过患难的,老爷又是个柔心肠的人,念旧,自然记得胡小姐的情分。也只有这样有情有义的男子,才值得我们以终身托付。小蝶,我们不但不应该生气,反应该高兴才是啊。”
  
  小蝶没想到吴夫人说出这种话来,瞠目结舌半天,才负气道:“姐姐你是好人,可小蝶我却没这种胸怀。”
  
  吴夫人又平静地说:“这里毕竟是苏府,是老爷的家。胡家和老爷可是有约在先的,将来他和胡家小姐有了孩子,都是要国继到胡家,继胡家香火的。孰轻孰重,老爷心中自然是清楚的,小蝶你也不用担心。”
  
  吸了一口气,她接着道:“今日两边都是婚宴,老爷两头操劳,自然是非常疲乏的。到处都有客人要应酬,酒自然也要吃不少的。或许,老爷已经醉了。等他待会儿醒过来,自然就会回家的,你也不用担心。还有,老爷累成这样,咱们应该多多体谅,小蝶,等下老爷回来,不可使小性子。”
  
  小蝶说不过吴夫人,只得道:“小蝶知道的,就依了姐姐。”
  
  吴夫人又笑了笑:“小蝶,看模样,老爷还有一阵子才回来,我已经一整天没用饭了,叫伙房将菜热热可好?”
  
  小蝶忙站起来:“我这就叫人热菜,姐姐也饿着了。”
  
  不片刻,又是一桌酒菜送进洞房。
  
  吴夫人拿起筷子小口小口地吃着,面容恬淡,手也很稳定。
  
  等吃完饭,看吴夫人这般情形,小蝶这才放心。
  
  听了听外面打更的声音,已经是卯时了,她也知道老爷今天晚上是不可能回来的。
  
  轻轻叹息一声,叫人收了碗筷,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吴夫人,轻轻地走出房间,带上了门。
  
  等到小蝶一离开,吴夫人面上的从容淡定不见了,两行清泪流了下来。
  
  嗓子里发出低低的呜咽:“子乔,子乔,难道在你心目中,我还抵不过胡莹吗?”
  
  就这么默默地坐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外面已是天光大亮。
  
  她这才愕然发现,自己竟然就这么坐了一个通宵。
  
  看来,子乔是真的将自己人生中最重要洞房花烛夜给了胡莹。
  
  在这场男女之情中,胡莹得了子乔的心,而我则只得到了一个名分。
  
  究竟,谁才是最后的赢家?
  
  吴夫人突然有些迷茫起来。
  
  正在这个时候,外面传来小蝶惊喜的声音:“老爷,你回来了,昨晚上你究竟去哪里了?”
  
  吴小姐一个激灵,猛地喝道:“小蝶,老爷做事自然有他的道理,咱们可不能乱问。”
  
  然后,又以不常见的敏捷,飞快地坐在梳妆台前,为自己补装。
  
  可是,心中却是如此的慌乱,手颤得厉害,却无论如何也画不好。
  
  突然,有阵微风带着浓重的酒气袭来,一只手提起案上的眉笔,轻轻地画在吴夫人眉间。
  
  吴夫人闭上了眼睛:“子乔你回来了?”
  
  苏木声音里带着疲倦:“回来了,那群锦衣卫的军汉真是可恶,灌起酒来简直就不要命,为夫到现在才脱了身,这才急忙赶回家来。昨天让娘子你守了一夜空房,是我的错。”
  
  “老爷,什么也别说了。”吴夫人朝后面靠了靠,靠到丈夫宽阔的胸膛上面,“那群军汉是比较难缠啊,老爷你辛苦了。”
  
  听到苏木的急促的心跳声,不知道怎么的,吴夫人突然有种安心的感觉。
  
  婚礼既然举行完毕,苏木就安心在家陪着两个老婆。
  
  一般来说,他都是一边住一晚的,好在两个女子都不是嫉妒之人,又没住在一起,苏木的后院倒是相安无事。
  
  在他在家休养的这段日子里,新科进士们按照科举制度的程序参加了大朝考。
  
  地点依旧是在谨身殿,考试题目诏、论、疏、诗、赋各一篇。
  
  走到这一关的进士们可都是人中龙凤,在作文和学问上,谁也不比谁差。
  
  到了这场考试,要想分出胜负,只能靠书法。
  
  书法这种东西,在古代可是一件需要花费大量钱财的事情。因为书法练习需要临摹海量的名家书法,在市面上,一张两尺见方的书法大家的条幅,如黄山谷、蔡京等人的真迹,就足够普通人家吃一辈子的了。贫寒人家的书生,根本没可能看上一眼。
  
  因此,苏木前通政司的同事们大多因为书法不好,落了榜,就连吴老先生也不例外。
  
  吴老先生自会通政司做他的左通政,其他几个如牛得水等人,也都被任命为一县的知县,外派出了京城。
  
  走的时候,苏木自然去送行,大家喝了个痛快。
  
  说来也是意外,大朝考段知事却是中了。要知道,他虽然家道中落,可从前也是望族子弟,书法却是非常好的。这次就顺利地选了馆,以三十四名的名次,点了翰林,做了庶吉士。
  
  正德一年的朝考,一共六百多新科进士参加,最后选了七十四名庶吉士。
  
  庶吉士选馆之后,要在翰林院学习一年,散馆之后经过考核,合格之后才能被授予遍修一职,如此才算是真翰林。否则,就是假翰林。
  
  当然,苏木是状元,直接就授为翰林编撰,殿试一结束就是真翰林。
  
  等到大朝考结束,没几天,苏木就进翰林院当值。
  
  成天随侍在正德皇帝身边,替内阁起草起草文件,替皇帝起草起草诏书,充当起贴身秘书的角色。、
  
  闲暇的时候,苏木和正德皇帝会在西苑里跑跑步,游游泳,打打拳。
  
  日子过得舒展,叫他恍惚间又回到当初正德皇帝还在东宫做太子时的年月。
  
  一转眼,四个月就过去了,转眼就到了金秋时节。
  
  苏木原本以为自己的生活会这么过下去,只等在熬上十年八年之后,再外放做一任堂官或者一省的巡抚,就可以入阁为相了。
  
  未来,好象已经清晰可见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