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七十四章 起行
回到自己船上,苏木连声喝令快开船(明朝好女婿674章)。
  
  看苏大人脸色难看,兵丁们也不敢废话,将船行得飞快。
  
  站在船舷后面,看着滚滚的运河水,苏木心中一阵烦闷,心中叹息一声:这个太康怎么变成这样了,变得那么可怕,那么陌生。
  
  想当初在沧州的时候,她不过是一个典型的女文青,爱慕虚荣。为了区区一点文坛上的名声,为了士子们崇拜的目光,甚至作出剽窃的事情来。
  
  她当时那么干,或许叫人无法容忍,如今回头一想,其实还是很可爱的。
  
  毕竟,那时的她看起来还是一个正常的小女孩子。
  
  可自从和她一道弄了那个发展银行,发行盐票。到现在,发展银行的钱票已经通行于北方无省。每天一睁开眼睛,就有白花花的银子如流水一样落进三大股东的腰包。
  
  太康公主在这场资本的盛宴中彻底迷失了,变成了另外一种模样。
  
  确实,正如她刚才所说,发展银行之所以能够有今天这般气象,归根结底,还不是有强大的皇家背景,做起事来自然无往不利。
  
  但现在不过是资本主义萌芽时期,而古代中国在整个世界史上又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用一句话来概括,那就是:官本位制度。
  
  也就是说,无论你做什么,都必须受到官家的制约和监视。
  
  否则,就算你富可敌国,在朝官府没有强大的背景,一道命令下来,一个小小的衙役就能将那五花大绑捆了。
  
  这将近一年的时间里,苏木忙着考取功名,发展银行的事情已经很久没过问了。实际上,整个银行现在都由太康实际主持。
  
  一个女孩子,手中掌握了强大的政治资源,掌握了几百上千万两白银的流水,就算再笨,也知道要想保住自己的果实,必须将手伸进大明朝的政治里面去。
  
  又回想起当处从沧州回北京时,太康公主可苏木所说过的那席话。
  
  苏木突然明白:这个女孩子是尝到权力的滋味了。
  
  而这权力的滋味又是如此甘甜,一旦到手,却又怎么舍得放弃。
  
  再说,她前头又有个慈圣张太后垂帘听政的先例,又这么一个厉害的老师没,身上的政治智慧彻底苏醒过来了。
  
  没错,她的忧虑非常有道理。
  
  据苏木所知道,在真实的历史上。正德皇帝去世之后,嘉靖继承皇位。
  
  这可是个不好对付的君主,对于正德的母亲张太后非常刻薄。
  
  张太后在皇宫里的日子,比一个普通的宫女还不如。
  
  后来张太后的弟弟寿宁侯张鹤龄犯了事,嘉靖皇帝不顾张太后的苦苦哀求,直接判了张侯一个斩立绝。
  
  堂堂太后,竟然连自己弟弟的性命也保不住,苏木记起这段记载,想起张太后垂帘那一年的干练和意气风发,心中感觉到一阵悲哀。
  
  历来,皇宫就是世界上最最残酷,最最没有人性的地方。
  
  置身其中,除非你贵为天子,君临天下。否则就得不断同人争,不断迎接别人的挑战。紫禁城也就那么大一点,却挤进去好几千人,偏偏又掌握着整个天下的权柄。见多了风光无限,如何不叫人眼热。
  
  太康公主从小生活在其中,目濡耳染,对于和人性的丑恶,比起同龄人不知道要清楚多少。只不过,以前她贵为公主,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哪里还敢有人招惹。
  
  但是,现在,正德皇帝的身子好象出了问题。如果他一旦有个好歹,太康公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立即就会变成过眼烟云。
  
  况且,和苏木这样的文官不同。就算失势落魄,依旧会有无数同门同窗弟子奔走援助。真到万不得已,大不了处江湖之远,仍然去做他的名士、乡绅。
  
  相比起苏木,身为皇家人,却是没有任何退路的。
  
  猛地,苏木立即理解的太康。
  
  扪心自问,换苏木处于她的位置,只怕也会气急败坏。
  
  “这个小妮子,真的成熟了。只可惜,也变得不那么可爱了!”
  
  苏木苦笑着,他心中还是疑惑,这个太康公主又是怎么见微知著,通过自己去太医院拿正德皇帝医案一事,就想到正德皇帝身子出了问题,有极大可能没有生育呢?
  
  这个消息如果得到证实,正德百年之后,帝位空悬。一旦传出去,也不知道朝廷会乱成什么样子。
  
  这还是好的,如果叫别人知道正德还患有心血管疾病,搞不好会英年早逝,只怕那些藩王们立即就要动心思了。
  
  想了想,苏木觉得这其中有两个可能。
  
  首先,最大的可能是张太后虽然还政于皇帝,可耳目依旧遍及整个皇宫和西苑,对于大明帝国的政治依旧有极大的影响。、
  
  第二,就是太康在皇帝身边有她自己的眼线。
  
  不管怎么说,宫中的两个女人都不是简单角色。
  
  如今,太康公主已经同苏木翻脸,还扬言要将他踢出发展银行。
  
  对于发展银行一事,苏木并不怎么放在心上。说句实在话,他现在也又好几十万两身家。换算成后世的人民币,至少也是几亿身家。就算从现在开始什么也不做,也足够一家人吃上好几辈。
  
  问题是,得罪了这么一个女人以及背后的张太后,苏木感觉将来会有很大的麻烦。至少,在正德皇帝是否有生育一事上,她们还会过来纠缠。
  
  好在苏木这次要去陕西将近一年,暂时能清净很长一段时间。
  
  若还留在京城,肯定会被她们逼疯的。
  
  偷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苏木先将这一份担心揣在怀里,让自己不再去想这事。
  
  官船出了京城,沿着大运河行了五六日,就到了山东境内,然后又过六七日,行到两淮,这才转道黄河西行去陕。说起来,还真是绕了一个大圈子。
  
  没办法,摆大明朝糟糕的交通情况,这年头要想出门必须走水道。否则,光那烂得跟菜园子一样的道路,就能将你颠死。相比只下,坐船乃是这个世界上最舒服的出行方式。
  
  这半月倒是走得顺利,但等苏木的官船一转道黄河进入河南境内,速度就慢下来了。听说今科状元公来了,沿途地方官员和士林中人纷纷过来邀请。
  
  苏木也是没有法子,只得一路应酬着。如此一来,他在河南竟耽搁了将近二十天,不过,对于熟悉地方民情却是有好处的。而他苏木的名声,在河南一地也更家响亮起来。
  
  如此慢慢行去,等到了西安,已经是春节。
  
  苏木就在贡院住下来,准备等年一过完,就开始巡按地方学政。
  
  这活儿可麻烦,毕竟现在的陕西布政使司的地域实在太广大了,相当于后世的陕西、宁夏、甘肃,再加上大半个青海。要一一巡按,半年时间还显得有些不足。
  
  不觉,正德二年就这么过去了。
  
  (本卷终)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