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七十九章 你要点什么心
辛知县:“谢自然,将案情从头到尾说一遍,开始吧(明朝好女婿679章)!”
  
  堂下,负责记录的刑名师爷提起笔,开始记录起来。
  
  说到案情,堂外的听众等人又安静下来,只听地满世界都是谢自然清朗的叙述声。
  
  “禀老父母,禀年教授,小生谢自然,字君服,年方十六。乃陕西凤翔府扶风县人士,秀才功名。日常在家读书,兼做猪、羊屠宰营生。家中父母去世得早,没人料理家务。有性好美食,本打算去请一个上好厨子的。家中却有伙计劝道,请一个上好厨子,一年下来,光工钱就得好几十两,还不算吃喝。莫不如索性买一个懂得厨艺的厨娘,虽说要花不少钱。可过得几年,算下来,却要便宜许多。又是自家的下人,也方便使唤。”
  
  听他这么说,年老夫子鼻子里冷哼一声:“好好一个秀才读书种子,口口声声却说些经济事务,没得污了人耳朵。”
  
  谢自然知道恩师就是这个脾气,也不解释,继续禀告道:“小生一听,确实是这个道理,就揣了银子去人市场闲逛。近日北面鞑靼屡起边患,有大量流民流窜到我县。因此,人市场却比往日兴旺许多。可惜,却没找到一个中意的。”
  
  “只要走,却听到旁边有人喊‘相公,你是不是要找个懂得做饭的厨娘,买我吧!’小生回头看去,却见到这两个歹人领着个脏得看不下去的小女孩子。”谢自然指了指牛乙和师寒露,然后又指了指囡囡。
  
  “小生一看,这小丫头脏成这样,如果让她做厨娘,今后只怕在没吃东西的胃口了。就摇了摇头,说不用。”
  
  “那两个人贩子听囡囡说会做饭,同时一呆,然后忙不迭地说相公,这小丫头真的会做饭,手艺还不错,跟大馆子大酒楼里的师傅学了好多年。买了吧。说着话,就扭了囡囡的手臂将人送过来,厘声喝叫,让小姑娘快些给小生说她的做饭手艺非常好。”
  
  谢自然:“小生根本就不相信他们的鬼话,本不想同两个贼子罗嗦的。可是,这两个人贩子动作很是粗暴,小丫头被他们扭住胳膊,疼得叫起来。看他们的模样又不是一家人,心中起了疑。就拿言语去试,问两个汉子,这小丫头是他们什么人,究竟会做什么菜?”
  
  “这两个贼子说他们是亲兄弟,囡囡姑娘是他们的侄女,家里受了兵灾,逃荒至此。实在活不下去,想找个好人家卖了,也好给孩子一条活路。不过,一问起囡囡会做什么菜,两个贼子却尽拣着什么熬羊汤,肉夹谟之类的东西说。问这小姑娘,她也是说不出一个所以然来。小生觉得好笑,骗人连谎话都不会说,就这几道菜,别说一大酒楼,即便是文朋诗友在寻食肆集会,也是不可能上的。”
  
  谢自然这话一说出口,辛知县就道:“想来,这两个贼子必定以为当今天子用的是金扁担,顿顿香油和饭。”
  
  这下,大堂中有见识的几个人都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即便是一脸严肃的年夫子也不觉宛儿。
  
  自明太祖朱元璋实行户籍制度以后,天下间的百姓被严格地按照职业分成三六九等。你若是当兵的,就归在军户里面,子子孙孙以后都要当兵。做木匠的则归入匠户,后代也会做一杯子匠人。
  
  阶级分野非常明显,对于普通人来说,上层建筑吃什么用什么,说什么样的话,根本就无从知道。
  
  所以,这三人要冒充专业厨师,很容易就露了馅。
  
  谢自然:“发现囡囡姑娘不会做饭之后,小生也懒得再耽搁下去,正要走。囡囡却一把抓住小生,只说了一句话,就叫在下发现这两个贼子在拐带人口,决心出手帮忙。”
  
  这下,就连年夫子也伸出了脖子,忍不住问:“这小姑娘说了一句什么话,叫你发现她是被人拐了的?”
  
  谢自然:“禀老师,囡囡姑娘说‘公子,我虽然不会做什么复杂的菜式,可却有一桩,早点做得极好,若是买了我回去,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小生有些不耐烦了,呵斥道‘你们分明就在是在骗人,又懂得做什么早点?’,却不想囡囡姑娘又道‘我真的会做,不过各花入各眼,各人都有不同的口味,或许公子就喜欢了呢!所谓东西南北之心不可得,却不知道公子要点什么心?’小生一听这话,心中大震,立即就肯定,这个小丫头是被这两个贼子拐带的,并不是他们的家人。”
  
  辛知县和年夫子同时“啊”一声,定睛朝跪在地上的囡囡看去,却发现这小姑娘的不同寻常之处。这小丫头身上虽然脏,可洗干净了的脸却异常美丽,有一种普通百姓家女子不一样的红润面庞。而且,她跪在地上,眼珠子去四下转动,好象在观察着什么,一定也不怯场的样子。看她神情,定然是见过大世面的,这样的女子可不是小门小户人家能够养出来的。
  
  跪在地上的牛乙和师寒露见两个大人物惊讶地叫出声来,都是一头的雾水。实际上,他们死活也想不起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露了陷。
  
  牛乙壮着胆子问:“大老爷,谢相公,这个小丫头说的究竟是什么啊?”
  
  话音刚落,公堂上所有读过书的人都朝他投过来鄙夷的目光。
  
  辛知县哈哈一笑:“尔等贼子又哪里知道这小姑娘念的是《金刚经》的一个名句,也是宋时东坡居士和佛印和尚的一个玩笑话。所谓,东方之心不可得,西方之心不可得,南方之心不可得,北方之心不可得。过去之心不可得,未来之心不可得。没读过书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又有什么典故。小姑娘一看就是书香门第的小姐,怎么可能是你这两个贼子的侄女,单此一项,就叫谢君服看出你们是拐子。”
  
  辛知县越审这案,越觉得有趣,对谢自然好感顿生,便以表字相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