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九十五章 敌袭
毕竟是个小孩子,赵葫芦到今天也不过是十四岁,自从跟了苏木(明朝好女婿695章)。苏老爷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作为储相,连带着他这个家人也是被人毕恭毕敬地供着,什么时候在这样的野外露营过。
  
  而且这里又靠近边境,说不准鞑靼人什么时候就杀过来了。
  
  天一黑,趾高气扬的宰相家人心中畏惧,终于恢复了一个未成年小屁孩的成色。
  
  说话的时候,脖子也畏惧地一缩。
  
  苏木一笑,道:“不用担心,这天黑得厉害,道路如此难行。这宁夏遍地是兵,又有长城之险,鞑靼人又不是飞将军,难不成还插了翅膀飞过来。”
  
  古代的夜晚不同于光污染严重的现代社会,天一黑,尤其是在这种没有任何星光的晚上,更是伸手不见五指。别说作战,就算是走路,一个不小心就会摔到路边的坑坎里去。
  
  夜晚作战对军队的组织协调有极高的要求,你带着军队出发,搞不好还没有与敌遭遇,自己的人马先放了鸭子。所以,古人作战,一到天黑,就会不约而同鸣金收兵。
  
  苏木不认为鞑靼人会冒险在暗夜里深入内地几十里路来找自己的晦气。
  
  安慰了两句赵葫芦,苏木有朝谢自然那边看去。
  
  却见着谢秀才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将读书人的谰衫脱掉,换了一件灰色劲装,正坐在篝火边上一边大口吃酒,一边说笑。
  
  爽朗的笑声随风传来,间或着烈酒和关中汉子身上的强烈男儿气息。
  
  苏木一笑,这家伙身上又有哪一点读书人的气息?
  
  乍一眼看去,简直就是一个绿林豪客。
  
  又看了一眼身边的赵葫芦,都是十五六岁的孩子,差距怎么那么大呢?
  
  说起来,谢自然这种人物才符合苏木心目中读书人的形象,这才是内圣外王的儒生啊!
  
  心中虽然欣赏,苏木自重身份,又要避嫌,自不会主动和谢自然攀谈。、
  
  吃了点干粮,喝了一口热汤,就进了路边的小帐。
  
  走了一天路,天气又热,苏木也累得厉害,不觉就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一丝光线从帐篷外面射进来,落到苏木脸上,天已经大亮。
  
  这个时候,一阵轰隆的马蹄声突然响,然后就有大股烟尘卷进小帐之中,呛得他咳嗽起来。
  
  马蹄声如此劲急,然后就是一阵慌乱的叫声:“敌袭,敌袭!”
  
  苏木心中一惊,哪里还顾得赖床,猛地从地上站起来,冲出帐篷。
  
  抬头看去,就看到到出都是纷乱的脚夫,谢自然手下那几个骑士都全副武装地骑马朝前冲去。
  
  “糟糕,还真叫赵葫芦这只乌鸦给说准了。只不过,鞑靼人不是夜袭,而是选择清晨这个时间段。”苏木心中一个咯噔。
  
  “大老爷,大老爷,鞑靼人来了!”赵葫芦哭丧着脸大叫:“快走快走!”
  
  “怎么回事,鞑靼人在哪里?”苏木自从穿越到明朝之后,还从来见见过真正的战争,心中突然起了一丝慌乱。
  
  他强吸了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
  
  赵葫芦已经有些口吃了:“大……大老爷,刚才谢秀才说他们听到远处有马蹄声,就将大家给叫了起来,说是大家先集中在一起戒备,他先带人马过去看看。”
  
  说话间,谢自然朝苏木一拱手:“苏编纂,听动静应该是鞑靼人来了,小生先带人马过去看看。”
  
  他一身戎装,手中提着一口雪亮的大明朝边军制式雁翎刀,马儿在他座下狂躁地打着响鼻,整个人看起来英姿勃发。
  
  苏木心中疑惑:“这鞑靼人怎么可能深入宁夏,边军怎么没有发出警报?”
  
  谢自然也是叹息一声摇了摇头:“按说不至于的,不过小生却忽略了一点。这一段的长城已经年久失修,很多地方都有豁口。边军也就这么多人马,不可能把住每段关隘。想来,鞑靼人是从这段偷偷摸过来的。大人,军情紧急,小生先去了。驾!”
  
  一声长啸,七人七马卷起滚滚黄尘瞬间去远,只留下一地惊恐万状的民夫们。
  
  大约是精神实在太紧张,很多人都哆嗦着身子。
  
  “哗啦!”一声,一辆大车倾倒在地,车上的粮食一地。
  
  看眼前的乱劲,根本就没办法收拾,要想让队伍恢复正常鬼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
  
  苏木发现这样下去不对,皱了一下眉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
  
  听到苏大老爷的笑声,众人都是一呆,骚动的队伍逐渐平静下来。
  
  苏木大喝:“谢秀才说可能是鞑靼人来袭,可没有看到人之前,却不敢肯定,也许是我大明的边军呢?搞不到到最后不过是自己吓自己。乱什么乱,收拾好行装,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见状元公如此镇定,而这个年代的人对于读书人又有一种天然的崇敬,很快,队伍平静下来。
  
  所有人都手脚麻利地收拾着车马,看眼前的人马终于恢复正常,苏木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心中祈祷:但愿是虚惊一场……不过,看谢自然的模样,这条路他可是走熟了的,应该不会说假话……根据墨非定律,坏事情一定会发生……只希望这队伍尽快收拾停当,也好快一些起程。
  
  想到这里,苏木打开行李箱子,从里面将那三把手铳掏出来,上好子药。
  
  有枪在手,心中安定了许多。
  
  正在这个时候:“咻!”一声,一支响箭划着漂亮的弧线落到车对前方。
  
  “鞑靼人,鞑靼人!”有人大叫了一声。
  
  只见前方道路的拐角处杀出来一队骑着高头大马,手执雪亮大刀,背着骑弓的鞑靼人。
  
  这群人马和苏木想象中的草原人完全一样,有宽阔的面庞,黝黑粗糙的皮肤。人也生得矮壮。
  
  鞑靼人并没有急着冲锋,反不紧不慢地策马挨过来,好象是在观察着什么。
  
  “啊!”所有的民夫都发出惊恐的大叫,叫声中满是绝望。
  
  苏木的心脏也是跳得快要从口中跃出来:果然是好事不灵坏事灵,莫非定律!
  
  再看了看前方,那队鞑靼人至少有二十上下。
  
  苏木嘴中苦涩的同时,心中却是突然起了个念头:谢自然不是出去探察敌情了吗,这队敌人又是怎么钻过来的?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