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百九十七章 两全其美
黎明时分,卯时未到,外面还是一团漆黑,宁夏游击将军仇钺就起了床(明朝好女婿697章)。
  
  作为宁夏前线边军的统帅之一,又是老行伍,仇钺已经习惯了每日打上几路拳,打熬筋骨。在艰苦的边境线上,没有一把好身子骨,没有雷霆手段,根本就镇不住那群骄兵悍将。
  
  起早几乎成为仇钺的的生活习惯,今日也不例外。
  
  但仇大帅什么身份,自然不能露天练武。
  
  因此,大堂之中早已经清出一片空地,蜡烛点得明亮。早饭也已经准备停当,一盆炖羊羔已经煮得烂了,散发出浓厚的香味。
  
  一个师爷小心地从茶砖上敲下一块,放在已经煮得的滚汤里:“大帅,据快马来报,昨日黄昏有一队鞑靼人从边墙豁口摸了进来。”
  
  仇钺一趟拳还没有打完,身上已经见汗,正酣畅间,也不停下:“有多少人,什么来路。鞑靼人本帅最是清楚不过,以部落聚集在一起,逐水草而居。努庭对下面的人也没多大约束,等到有战事时,这才发族中壮丁自带兵器出征。没准,这群人马是一小股普通牧民不小心钻了进来。边墙到处都是豁口,边军兵力有限,不可能每一段都有守军。”
  
  “大约二十来人,都带了兵器,一人双马,是剽悍壮士,不似普通牧民。如果是鞑靼小王子的斥候,问题就有些复杂了。”师爷说着话,就倒出一杯子茶水。
  
  瞬间,一股清爽的茶香味弥漫开来,和在浓郁的羊肉味中,叫人精神一振。
  
  仇钺一楞:“可看仔细了,鞑靼人兵民不分,别说弄错了?”
  
  师爷摇头:“肯定是不是普通牧民,否则,队伍中怎么都是二十上下的汉子,没有老人也没有孩子。”
  
  仇钺神色变得郑重起来:“看来就是了,那群人过边墙之后向何方而去?”
  
  “回大帅的话,据斥候来报,是红寺堡方向。”师爷眼珠子转了转,小心问:“大帅,是不是派出一队人马围剿这股来犯的鞑靼人。看情形,这二十来人是正经的小王子的斥候,如果能够拿下了,可是一件大功劳。”
  
  “红寺堡!”仇钺猛地停下来,用极快的速度走到舆图前面,伸出手去,用右手食指点玉泉营上面,画出一条线。
  
  然后,回头看着师爷。
  
  那个师爷点了点头:“大帅想得对,按脚程推算,苏木那队人马应该正好在那里。所以……”
  
  “所以,这队鞑靼斥候的目标肯定是苏木,哈哈!”仇钺放声大笑起来,笑声激起阵阵回音,震得烛光一阵闪烁摇曳。
  
  师爷又问:“大帅,出兵吗?那苏木苏子乔固然可厌,但和军功比起来,个人的恩怨却算不得什么?”
  
  “笑话,这点军功算得了什么?”仇钺突然大喝一声,冷笑道:“本将身为宁夏游击将军,今后同鞑靼人交手的机会多着呢,要想立功,有的是法子。可是,苏木这贼子一走,要想一泻我心头之愤,却是再没机会了。况且,他是文官,又是天子近臣。只要他想,庙堂之上,要整我老仇,我可是连还手之力都没有。依本帅看来,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啊!”
  
  “嘿嘿。”冷笑声中,仇钺的面容扭曲起来,在烛光中显得无比狰狞:“何不借这个机会把苏木给除了。就算杀不死他苏木,只需耽搁上他一阵字,误了乡试考期,他的前程也完蛋了。嘿嘿,谢自然这个计策还真是不错啊,竟被他算中了。苏木这鸟人辱我太甚,不灭了不足以平我心头之愤。”
  
  据最新消息,锦衣卫经历司经历,苏木的老丈人胡顺在军中大张旗鼓地调查自己之后,昨天甚至还派了人手去甘肃老家取政,看架势要把他仇钺的祖宗十八代都查个底掉。
  
  这让他又惊又怒。
  
  “看看人家谢自然,小小年纪就有这种智谋和本事。再看看尔等几个酸丁,每月从本帅这里拿那么多薪水,一遇到事却无一策献上,不羞愧吗?这个谢君服真是个得用的人才啊,一个顶你们十个,早知道就不放他走的。”
  
  那个师爷被仇钺骂得抬不起头来,心中也是一阵接一阵的恼火。想自己也是个秀才出身,可为了一口吃的,入了仇钺的幕,却被人当成下人一般看待,斯文扫地,人格丧尽。在知道,就该呆在老家,不来赚这份薪水的。
  
  作为一个读书人,他自然对苏木这个状元公极为仰慕。
  
  可惜,身为别人谋主,却不得不给东家出主意找苏子乔的麻烦。
  
  仇钺发泄完毕,下令:“你给下面的人打声招呼,放开关卡,放这群鞑靼斥候长驱而入,免得又将他们给吓回去了。”
  
  师爷吃惊地张大嘴巴:“大帅,这么做不妥吧。若是叫人知道,大帅你不是有了勾结鞑靼的嫌疑?”
  
  “叫人知道,叫谁知道,谁又敢来找爷爷的晦气?”仇钺粗鲁地骂了一声:“苏木贼子,已经将本帅羞辱成这样,这我若是不能出了这口气,有还怎么抬头见人,还怎么带兵?我意已决,你不用再说了。”
  
  “是,大帅,我这就吩咐下去,叫下面的兵将装着没看到鞑靼人。”那师爷一阵委屈,还是有些不甘心,正欲起身,又坐了下去。
  
  “怎么,你还有什么话要说?”仇钺眉毛一竖,眼睛里有凶光闪烁。
  
  师爷:“大帅,在下还有一个想法,可两全其美。既可出你胸中那一口闷气,又能立上一功。”
  
  仇钺:“有军功可得自然是好事,你说。”
  
  师爷:“大帅,鞑靼斥候袭击苏木可不管。但他们深入我大明过境这么远,也不能置之不理。大帅何不在半路上设下伏兵,等他们回来的时候再引大军击之?”
  
  仇钺:“好主意,就这么办。不过,军中的规矩是出征得发开拔银子,这一战,免不得上万两银子使出去。算了……”他一跺脚:“一万就一万,本帅自掏腰包,权当是为出了这口恶气而贺。”
  
  当下,军令如流水一样下去。
  
  很快,仇钺就集结了上千人马,杀鸡用牛刀,等着那二十来个鞑靼斥候。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