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零一章 分别
不得不说,作为陕西土著,谢自然对于陕西至宁夏的所有道路都是门清(明朝好女婿701章)。
  
  他所选择的这条路比起苏木以前所走的那条,虽然难行些,却要节约大约五日路程。
  
  尤其是烧掉不必要的辎重和大车之后,一路更是走得轻快。
  
  队伍过红寺堡之后就进入平凉府,在陕西镇逗留几日,同当地学政见了面,然后过安东中护卫、崇信之后,就来到泾州。
  
  却见着眼前却是开阔的平地,阡陌交通,人烟繁盛,已经到关中平原了。
  
  这个时候,大家绷紧的神经才算是彻底放松下来。
  
  又几日,队伍到了汾州,算是进入西安府的地界。
  
  屈指一数,这次从宁夏回关中,也不过用了二十天,比起去时,节约了大概十日。
  
  时间已经到了八月初一,离九月秋闱也不过一月时间。
  
  “苏编纂,这里距西安城若是坐船,最多再行三日。小生本欲护送编纂过去的,但手头还有差事需要会县衙缴令,只能说声抱歉了。”谢自然长长一揖。
  
  能够同名动天下的状元公同行,谢自然感觉到这一趟还真是不虚此行。
  
  其实,他这人日子过得不错,对于科举入仕并没有特别的执念。未来的乡试能中固然是好,实在中不了,也不影响将来的生活。实际上,他觉得就算自己中了个举人,将来若是想中进士,还不知道要等上多少年。也许是十载,二十载,甚至终生无望。
  
  青春年少,大好人生,有价值的事情多着呢,又何必平白浪费在穷经皓首的故报纸堆里虚耗时光。
  
  从这一点看来,这个谢自然比起苏木这个穿越者来,倒是更像一个现代人。
  
  但是,同苏木这一阵子的接触,谢自然依旧隐约地感觉到苏木身上的不平凡处。从表面上看来,苏木和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老夫子没什么区别,说的依旧是子曰诗云的那一套。可在不经意之间,他却突然会说出一些叫人眼睛一亮的话来,让谢自然感觉到苏木智慧的闪光。
  
  其实,苏木所不经意说出的话也不过是现代人的一些常识,却大合了谢自然的胃口,叫他豁然开朗了。
  
  比如,古人都讲究要抹去自己的个性,将个人的利益和集体紧密的联系在一起。所谓存天理,灭人欲,如此才算是符合圣人大道。
  
  但苏木却说,圣人之所以这么说,那是因为当时的生产力低下。需要举全族甚至一个国家的力量才能办成一件事。后来,随着生产技术的发展,生产力的进一步解放。以前需要十个人才能办成的事情,现在一个人就能做好。因此,就有了实现个人价值的可能。
  
  所以,个人价值的实现,对于一个国家和民族却是有好处的。
  
  这样一些看起来离经叛道的话,有的时候很是让谢自然精神一振,感觉这一路走来,所学到的知识,比起以往十多年的总和还多。
  
  此刻分别,谢自然有些依依不舍了。
  
  又有些激动地说:“苏编纂,小生这半个月在随侍门下,有学士的耳提面命,收获良多,心中却是感激不尽。在晚生的心目中,已经将学士当成自己的老师了。”
  
  谢自然怎么说也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年,在苏木看来,也不过是一个孩子。即便比起同龄人成熟许多,却还是不善于隐藏自己的情绪。
  
  苏木看出他的不舍,一笑,将他扶起,温和地说:“君服不虚如此,据说你也有报名参加今年陕西乡试。好好考,若是中了,你们倒是一场师生的缘分。”
  
  “是,学生一定尽力。”谢自然连连点头,又行了一礼,转身上了马鞍。
  
  “君服……”
  
  “不知学士还有什么吩咐?”听到苏木叫,谢自然就要下马。
  
  苏木朝他摆了摆手:“没什么了,走吧!”
  
  “驾!”一声喊,谢自然的马匹卷起一股烟尘走得远了。
  
  看着他嚣张的背影,苏木盐然失笑,心道:“这孩子还真不错,我刚才险些忍不住要同他说说今期乡试的事情了。如果我愿意,无论是漏题,还是给个关节,送他一个举人功名,也不是难事。”
  
  “可是,国家自有法度。苏木如今已明满天下,这样的事情却是做不得的。”
  
  “况且,今期乡试,究竟该出什么题目,我苏木都还没想好的。”
  
  “如果这谢自然真是个可造之才,不用我漏题,他一样能够考个举人出来。到时候,再提携他不迟。”
  
  苏木穿越到明朝之后,之所以有今天的地位,也是靠着作弊一步一步走上来的。可他也是不得意,若是靠真本事,他又如何是古人的对手。现代人的学识和古带书生根本就是两个体系。
  
  但是,内心之中苏木也觉得这么做是不对的。这件事,也只能当成一个秘密深埋在自己心中。
  
  看着谢自然的背影,苏木突然有种预感,自己和这小家伙将来还有见面的一天,只要自己还在陕西的话。
  
  按照苏木的预测,从刘瑾干掉内阁两老,到改革军制,至少还有半年时间。然后,就是安化王之乱。
  
  无论怎么看,他苏木都很有可能在陕西再呆上一年。
  
  现在,最主要的就是主持乡试了。
  
  苏木回到西安府之后,并没有急着进城,而是到蓝田、骊山、华山等地转了一圈,将西安附近都游了个遍,这才进了城。
  
  一进城,就看到满眼都是青青子衿,不用问,定然是来参加乡试的考生。
  
  这样的情形,苏木并不陌生。只不过,当年他是考生,如今却是大主考。
  
  人生的际遇和变化,叫他心中一阵唏嘘。
  
  去年来巡按陕西的时候,他就在城中住了一段日子。
  
  那个时候,苏木做陕西乡试大宗师的圣旨还没有下来。现在一进城,就看到本期陕西秋闱的布告张贴在城门口处和各大衙门的大门口。
  
  不但如此,榜文还被好事者直接抄下来,四下传阅。
  
  听说状元公,一代词宗苏木要做这一期大主考,整个陕西的读书人都激动了。都说,如果能够做他的门生,当真是一跃龙门身价百倍。
  
  苏木刚一回到学政衙门,就被陕西巡抚接了过去,说是地方乡绅久仰苏学士大名,都想见见这个未来的大宗师。
  
  看到陕西巡抚递过来的帖子,苏木面上露出苦笑。不用问,那些乡绅要同他见面,不过是想从他那里探点口风,看能不能提前知道本期乡试的题目。
  
  这正式苏木所害怕的事,也因为这样,苏木先前才不急着入城,在外面玩了这一圈。估摸着进贡院的时间差不多来,才进了西安。
  
  却不想,还是被他们给逮住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