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零四章 年小姐
“他瞟内宅做什么?”谢自然为人光明磊落,倒没想到其他,听丫鬟这么说,忍不住好奇地问(明朝好女婿704章)。
  
  那丫鬟哼了一声,低声愤愤道:“还能怎么样,不就是垂涎我家小姐的美色吗……黄秀才都一把年纪了,还想着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哈,原来是这样。”说起美色,好象年小姐没有吧。谢自然以前来年教授这里,也仅仅见过年小姐几面,说过的话加一起没超过三句。
  
  在他印象中,年小姐又黄又瘦,鼻子上还有不少雀斑,也仅仅是一个普通女子罢了(明朝好女婿704章)。
  
  这个黄东究竟是什么眼睛,竟然看上了年小姐。
  
  谢自然走南闯北多年,什么样的女子没见过,顿时不以为然。
  
  不过,转念一想。黄东都快四十了,家境有颇为贫寒。年教授在凤翔府有不小的名气,在官场上也有不少人脉。黄东确实配不上人家的小姐,难怪这丫鬟如此恼怒。
  
  看到谢自然面上的笑容,那丫鬟立即恼了,一顿足:“谢相公,你还笑?”
  
  谢自然忙道:“我不笑,我不笑。”
  
  说着话,二人就走进年家前面的那座院子里。
  
  就看到一个女子急冲冲端着一口木盆出来,显然是出来晾衣裳的,不是年小姐又是谁。
  
  大约是突然看到丫鬟领了谢自然进来,年小姐吃了一惊。忙放在木盆,一福:“见过谢相公。”
  
  “年小姐好。”谢自然一拱手。
  
  年小姐面上一红,忙转身进了旁边那间屋,在进门的一刹那,她突然回头看了谢自然一眼。
  
  谢自然正想着她和黄东的事情,觉得有趣,目光也落到年小姐背后,心中正在琢磨:黄东这鸟人人品恶劣,最喜走捷径。如果真让他娶了年家小姐做了年先生的女婿,凭这年师在官场上的人脉,倒是能改变目前窘迫的现状。说句难听点的话,到时候只要年教授写一封推荐信给仇钺,让他去军中做师爷。一年下来,也有好几十两银子入项,却强似在扶风县穷困落拓。
  
  年小姐这突然一回头,两人的目光竟碰在一起。
  
  年小姐大羞,脸上的雀斑都红了,忙转头冲进屋去。
  
  谢自然心中也是一动,想起黄东竟然打起了年小姐的主意,心中莫名其妙地不舒服起来。
  
  “难道我竟然对年小姐动了心,呵呵,不可能的。谢某好男儿志在四方,怎么肯这么早成家。再说,年小姐实在……的人才实在不怎么样啊……虽说娶妻娶贤,可老婆实在太丑,也不住自己不是。”
  
  心中想着,就进了堂屋,年老先生已经坐在那里等着。
  
  师生二人说了几句话,年教授就问:“君服,这次去宁夏前线可见着仇钺将军了?”
  
  谢自然忙道:“回教授的话,见着了。”
  
  年教授点了点头:“说起来,老夫当年与仇钺将军也算是旧识。你是我最看重的学生,这次,必然入得了他的法眼。老夫听人说,这次陕西乡试的大主考苏木苏子乔大人正在陕北宁夏一带巡按学政,可见着了人?”
  
  谢自然:“回先生的话,见着了。说起来,也是学生的造化,仇将军却令学生护送苏学生南下。半月旅程,学生和苏学士朝夕相处,所获良多。”
  
  年教授大喜,抚摩着胡须欢喜地说道:“苏学士乃是前一期殿试状元公,学问功夫自然是天下第一。你能够得他耳提面命,却是天大的运气,这次乡试,大可去得。”
  
  他心中极为满意,也甚是得意。暗想:还是老夫人面大,仇钺知道我的学生要参加今年的乡试,故意安排谢自然护送苏木南下。看来,这次乡试,谢自然中个举人应该不难。
  
  乡试乃是国家纶才大典,考生要想在考场中使出手段,那可是杀头的重罪。
  
  可如果能够提前在大主考那里探些口风,却也是在朝廷容许的范围之类。
  
  就年教授所知,没一期乡试。一旦朝廷派遣的大主考来西安,地方官员和乡绅都会殷勤接待,想的就是考官一时不慎,说漏了嘴,把题目出来。
  
  谢自然为人精明,又和苏木相处了半个多月,又怎么可能不得手。
  
  年教授对于谢自然还是很有信心的,自己的学生如果能够中个举人,他这个做老师的也是面上有光。
  
  年教授笑毕,又问:“君服,你什么时候去西安?”
  
  谢自然:“回教授的话,学生刚回扶风,家里还有许多事务需要处置,总归要耽搁十天半月,大约是中旬应该可以启程。”
  
  却不想这话让年教授非常不快,哼了一声,正色道:“什么事务,你家就你一人,上无高堂需要奉养,下无妻子儿子,赤条条了无牵挂。不就是想着你商号里的生意而已,一个读书人,不读圣贤文章,满口都是铜臭,成何体统?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你就算在有钱,右如何,难不成你好好的读书种子还去做下贱的商贾?”
  
  年教授越说越激动,声音逐渐地高起来,最后,狠狠地一排茶几。
  
  痛心疾首道:“是,老夫知道你以前吃过许多苦,若不是经商,也没办法读书上进。可你现在也算是良田百亩,没事就在街上乱撒钱,阔得紧。一个读书人,当内敛含蓄,温润谦虚,看你如今这模样,还像个士子吗?”
  
  “你现在衣食无忧,却不可图一时痛快,还是读书做官要紧。生意,倒是可想停下来。”
  
  年教授这发了这一通脾气,自然是惊动了年小姐和丫鬟,谢自然是走老了江湖的,五感最为敏锐,就发现有两个女子的脑袋在窗外晃动,不用猜,就知道是谁。
  
  谢自然心中有是一动:难道年小姐真得对我谢自然有意?
  
  罪过罪过,那可是恩师的女儿,谢自然可不能做非分之想。
  
  他忙摇了摇脑袋,将这个念头抛之脑后。
  
  老夫子话中的意思,谢自然如何听不出来。不外是,你现在有钱读书了,也不用再做生意。一心考试就是,科举才是正途,再这么行商下去,就连他这个老师也是面上无光。
  
  可谢自然却是不以为然,经商有什么不好,人谁会嫌自己钱多。别说自己现在不是官,就算将来做了官,官场之上,也需要用钱。没钱,一样行不通。
  
  现在做官,如果没有权势关系,要想升迁,就得拿钱去打点。
  
  读书要钱,做官也要钱。
  
  大明朝开国一百多年,上品无寒门的迹象越发地明显起来。
  
  当然,这话谢自然自然不会同老夫子说的,这个道理一时半刻也说不清楚。
  
  就打岔,问:“教授,往届秋闱不是在八月吗,怎么今年却安排在九月初?”
  
  听到谢自然问,年教授这才停住教训,回答说:“没错,按照我朝科举制度,乡试在每省的省城举行,每三年举行一次,考期在子、午、卯、酉年的秋八月,又称秋闱,为正科。遇新君登极、寿诞、庆典,加科为恩科。届时,朝廷选派主考官,试《四书》、《五经》、策问、八股时文等,各朝所试科目有所不同。考中者称为举人,考三场,每场三日。”
  
  “不过,这考试时间定在八月却只针对关内各省。像陕西、辽东这样的地方,因为有边患,加之地域广大。像陕西,一个天水的考生六月间从当地出发来省城,路上就要走上一月,还有什么时间温习功课。所以,如果主考官觉得有必要,可以实现奏上朝廷,延后半月。所以,今天陕西乡试定在九月初一,也不奇怪。”
  
  “哦,原来如此,学生受教了。”谢自然恍然大悟。
  
  “君服,你读书四年就能拿到秀才功名,虽然说你早年也读过多年私塾,可上科场也就这几年的事情。老夫教授了这么多年学生,也就你一人可堪造就。对于你在今年乡试中拿到举人功名,老夫还是很有信心的。不过,凡事无绝对,还是早些去西安,温习功课要紧。你这人生性跳脱,是可不安分的人,老朽就怕你静不下心来读书,误了前程。你今天给老夫一个准信,什么时候能够去西安?”
  
  说了半天话,又绕回来了。
  
  谢自然心中无奈,他本打算等到考试前才去西安的。商号里那么多事务,没个十天半月工夫处理不完。
  
  只得郁闷地回答:“回先生的话,学生准备十日后就去西安。”
  
  “那就好,那就好。”年教授松了一口气,面上难得地露出一丝笑容。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响起年家丫鬟的叫声:“喂,你什么人,怎么乱闯,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吗?”
  
  然后,又是一人的声音,显得有些沙哑,听起来年纪不小:“小姐,小姐,姑奶奶,你跑这里来做什么,快回家去。”
  
  这人的声音却甚是耳熟,谢自然突然记起,说话沙哑这人正是一个半月前自己刚请回家里照顾囡囡的一个远房亲戚,也姓谢,平日里家里人都叫她谢婆子。
  
  谢自然一惊,她怎么来这里了,难不成囡囡也来了。
  
  果然,囡囡那清脆的声音传来:“谢秀才,谢秀才你在里面吗?听说你已经回来了,可打听到我爹娘的消息?”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