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零五章 你们又如何辩得过爹爹
正说着话,门“呼”一声被人推开了,一条窈窕的身影冲了进来,一把拉住谢自然的手臂就使劲地摇晃着:“谢秀才,你果然回来了(明朝好女婿705章)。”
  
  面上满是喜悦。
  
  不过是一个半月不见,乍一见到囡囡的面,谢自然不觉吃了一惊,这小丫头怎么长这么高了?
  
  同当时相比,现在的囡囡高了将近半个头。皮肤也白皙了许多,呈现出一种少女特有的如玉般的光泽,在配合上她完美的五官,小鼻子小嘴巴大眼睛,看起来简直就是一尊可爱的瓷娃娃。
  
  “突然发现,囡囡却是一个小美人。”谢自然暗想:“这小丫头,长大了。不觉中,竟从一个小丫头片子变成了青春少女。”
  
  被这么一个少女拉住胳膊,谢自然虽然是个不羁之人,可当着年教授的面却有些不好意思,忙拉开她的手,道:“有话咱们等下再说,谢某今日更回扶风,自然要先来拜见恩师(明朝好女婿705章)。”
  
  男女授受不轻,特别是当着年教授这种老夫子的面,自然要惹得他不快。
  
  果然,年教授的脸就沉了下去,忍不住一声呵斥:“谢自然,你搞什么鬼,这就是你们谢家的门风?”
  
  谢自然忙道:“是是是,老师教训得是,学生这就带囡囡姑娘回去。”
  
  又回头道:“囡囡姑娘,你还是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情,等下再说。”
  
  谢婆也不住拉囡囡的手:“姑奶奶,你还是快走吧,这里可不是你胡闹的地方?”
  
  囡囡不解:“囡囡心中牵挂爹娘,来找谢秀才问消息,怎么就是胡闹了,难不成,年教授就不讲孝道了?”
  
  “你!”年老夫子被囡囡这句话气得面皮红了起来:“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女子!”
  
  这个时候,年小姐忙走进来,柔声对年教授道:“爹爹,囡囡姑娘年纪小,不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气坏了身体可是你自己的。”
  
  又对囡囡道:“姑娘,你还是先回去吧,谢相公等下和爹爹说完话,自然会跟你说你爹娘之事的。”
  
  囡囡却不走,只上上下下地打量着年小姐,然后怒视谢自然:“谢家哥哥,囡囡明白你为什么不急着回家了,你这么做可不是君子之道。”
  
  谢自然没想到囡囡回突然发怒,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小生怎么了?”
  
  囡囡恼怒地说:“原来是你来会这位姐的。”
  
  “啊!”几乎所有人都轻叫了一声。
  
  那年小姐更是羞得红了脸,将头埋了下去,局促得无地自容。
  
  “看吧,被我说中了吧?”囡囡得意地说:“谢家哥哥,你是不是对年家小姐有意啊?否则,也不会刚一回来,连家也不落,就跑过来。其实啊,依囡囡看来,年家小姐生得不好看,面上又有雀斑,怕是配不上你。”
  
  “哇!”被人当着面说自己长得丑,年小姐本就是个面皮薄的人,顿时捂了脸,哭着跑了出去。
  
  “小姐,小姐……”年家的丫鬟也跟着追了出去。
  
  “这哪里来的野丫头,谢自然,好,好得很!”年教授见女儿受辱,气得一口血差点吐了出来:“可是你授意的?”
  
  谢自然也急得额头冒汗,他知道囡囡这个小姑娘邪,却没想到邪成这样:“老师,误会,误会。”
  
  “滚,老夫……老夫没有你这样一个学生。”年老夫子气得说话也哆嗦起来了。
  
  谢自然知道今天这个误会一时间也消减不了,面色一黯,只得叹息一声:“老师,学生先告辞了,改日再来请罪。”
  
  就要走。
  
  见谢自然吃亏,囡囡就不乐意了:“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县学教授而已,能有什么学问。谢家哥哥,你是不知道囡囡爹爹的学问大到什么程度,这种老师不认也罢,到时候,我让爹爹收你做学生。囡囡得学问好吧,高吧,也不过是在爹爹那里读了几个月书而已。”
  
  这已经是对年老夫子极大的侮辱了,年教授大怒:“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滚,滚出去!”
  
  这话叫囡囡大怒:“敢问教授,什么叫女子,什么叫小人?”
  
  “哼哼,未婚为女子,品性卑劣是为小人。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年老夫子怒喝:“你这野丫头,两则都占全了。”
  
  他也是急你攻心,开始同囡囡这个十一岁的小女孩子对骂起来。
  
  谢自然看得头大如头,又要伸手去拉。
  
  却被囡囡推开,小姑娘冷笑:“年教授,说你没资格给谢家哥哥这样的人物做老实吧,你还不服,但这么一句话,就暴露出你学问浅薄,爹爹当初对这一句话可不是你这么解的。”
  
  年教授是一个迂夫子,顿时不服,问:“说来听听。”
  
  囡囡:“没错,未婚为女子。小人,指的则是小孩子。这句话的意思是说,女孩子和小孩子一样,都需要人疼,需要关心。女人就跟小孩子一样,过于宠溺她会恃宠而骄,不理她又会心生怨气。所以,这个时候,教育最为重要了。女人和小孩子都需要读书,只有读书,才能明白做人做事的道理。”
  
  谢自然听得心头一震,一直以来,无论是哪一个先生在教授《论语》这一句的时候,都将女人和小人联系在一起,反正一句话,女人和小人一样都是不可亲近,不可信任的。却不想,在囡囡的口中,小人却变成了小孩子,真真是叫人眼睛一亮啊!
  
  年老夫子大怒:“满口胡言,歪理邪说。所谓女子无才便是德,怎么可能让女人读书?你曲解圣人经义,老夫定要将你扭送学政衙门治罪。”
  
  正要发作,突然想,自己就是本县县学教授,真要扭她去衙门,也没处送去。
  
  囡囡又问:“敢问父子,圣人的孝顺之道,包不包括母亲?”
  
  年教授:“自然,生我者母亲,养我教导我者父亲,孝顺之道自然包括父母双亲。”
  
  囡囡:“圣人也不是天生天养,自然也是有母亲的。圣人的母亲也是女人,《论语》中这句话将女人和小人联系在一起,合适吗?岂不是说,圣人的歧视女人歧视自己的母亲,是个忤逆不孝之人?”
  
  “你……”年老夫子被辩得面容发白,竟说不出话来。
  
  “所以说,这句话的小人指的是小孩子。女子和小孩子一样都任性胡闹,这是天性。需要经过后天的教育改变他们,这又涉及到圣人的一句话‘有教教无类’,圣人说了,只要你肯读书,想知道做人做事的道理,都可以来我这里读书,无论你是什么人,什么身份。孔有两个理论?一个是仁爱之道?一个就是有教无类?相信大家都知道?只是都重视了前者?忽略的后者。”
  
  “小人,就是小孩子。并不是指品行卑劣之人,也不是不指粗鄙贱民。孔子又说过‘吾少也贱,故多能鄙事’从这句话来看,子也是贫苦出身,自然不会鄙视普通人。”
  
  ……
  
  一时间,满堂屋都是囡囡清脆悦耳的声音。
  
  谢自然听得目瞪口呆,很多道理他今天还是第一次听到。表面上看起来好象离经叛道,可仔细一想,却越想越有道理,竟不知道该如何辩驳。
  
  别说谢自然,即便是年教授,也不知道该如何回嘴。
  
  年教授也是万万没想到着十一岁的小女孩子这么能说,而且,从她这番话听来,显然是对圣人经义有深刻的认识。
  
  当然,以她的年纪肯定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想来,定然是家学,学自她的父亲。
  
  这一番话听起来好象很有道理,可年教授也隐约知道其中的逻辑必然有大问题,只是不知道该如何辩驳而已。
  
  由此可见,囡囡父亲的学问高明到何等程度。
  
  可越是学问高明之人,一旦对圣人经义的理解有了偏差,为害起来越是厉害。此定然不是大贤就是大奸大恶之辈,而且,以后者的可能性最大。
  
  一口郁闷之气憋在胸口,吐之不出,仿佛就要爆炸了。
  
  年老夫子知道再说下去,只怕真要败下阵来,大叫一声,拍案而起:“邪道,邪道,滚出去!”
  
  囡囡知道自己这一阵赢的漂亮,毕竟是个小孩子,满脸都是得意。
  
  微微一福,拉了拉陷入痴呆的谢自然:“谢家哥哥,咱们走。”
  
  谢自然这才醒过神来:“老师……”
  
  年教授:“你也滚!”
  
  说完话,一拂袖,转身回里屋去了,惹不起,躲得起。
  
  囡囡咯咯一笑:“谢家哥哥,年老先生恼了,这是恨屋极乌,两你也赶呢!”
  
  那边,传来年小姐小声的哭泣。
  
  郁闷地从年教授家出来,在街上走了半天,谢自然才回过神来。
  
  小丫头大约也是知道自己惹了事,忍着笑跟在后面,却不在说话了。
  
  看了看身边的囡囡,谢自然心中吃惊,这小丫头的真能说,家学真真好生了得。
  
  大约是知道谢自然在想什么,囡囡笑道:“谢家哥哥,真若说起圣人之言这个世界上又有谁能辩过爹爹?”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