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一十章 错过机会
整个仪式其实也没什么可说的,不外是知县给各位考生敬酒,士子们起身答礼(明朝好女婿710章)。
  
  吃完酒后,礼房的师爷给大家披红插花。诸生叩谢知县,知县拱揖答礼。行礼毕,众生员向前,鼓乐前导,通过彩扎龙门,取鲤鱼跳龙门,象征个个都能高中皇榜之意。
  
  今日,县学教授年先生自重身份,也没来送,说是哪里有老师送学生的道理?
  
  大家都知道年老夫子性格古怪,也就不放在心上。
  
  礼毕,辛知县就摆了仪仗,回县衙门去了。
  
  整个跃龙门仪式至此算是结束,但看热闹的百姓却还堆在城门口不肯离去。
  
  众考生中有几个家境贫寒的,这次得了县衙门四两路费,感觉从未如此有钱过,一个个都是精神振奋。
  
  谢自然这边,早有一群伙计拥上来,将一匹枣红色的高头大马递给东家。
  
  谢自然年少英俊,见这么多百姓,有心炫耀,脚在地上一顿,整个如如鹞子一般翻上马鞍,竟是说不出的潇洒英武。
  
  旁边的人都吃惊地退了一步,从未想过一个人能跃这么高。
  
  再看谢自然身边那群剽悍的伙计,又想起这人敢于行走在鞑靼草原和关中,心中都是若有所思。
  
  “好!”等了半天,总算看到这精彩的一幕,所有人都同声叫起好来。
  
  “好,谢家哥哥好厉害!”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回头看去,却见一辆大车的门帘子挑开来,露出囡囡那张可爱粉嫩的小脸。
  
  毕竟是个小孩子,看到谢自然如此帅气的动作,激动得眼睛都亮了,小手使劲地拍着。
  
  明朝的物资条件都很艰苦,一般百姓辛苦劳作一年,到头来未必能落到几个铜钱。尤其是在经济不发达的地区,更是如此。即便是谢自然的管家家里,也就三五日才见一次荤腥。
  
  营养决定一个人的长相,囡囡长得本就美丽可爱,这阵子又锦衣玉食,正值长身体的时候。她一露面,就将所有人眼睛都耀花了。
  
  这人,皮肤怎么可能长得如此白皙,嘴唇怎么可能红成这样,头发怎么能柔顺成这样。
  
  场面上的喧闹立即停了下来,须臾,又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这是谢相公家收留的那个小姑娘吧?”
  
  “没错,就是她。我却是识得的,这小丫头前阵子整天在街上瞎逛,见过几眼。”
  
  “想不到这小姑娘竟然生得如此美貌,若是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大户人家的小姐。”
  
  “什么大户人家的小姐,只怕大户人家的小姐也比不上人家。”
  
  “哎,如果小丫头是咱们扶风的人就好了。如此,咱们扶风也出了个大美人。”
  
  “只怕以后就是咱们扶风的人了。”
  
  “怎么说,这话我怎么听不明白?”
  
  “你想啊,如此美娇娘住在你家里,你会平白放她走吗?如果我是谢秀才,定然娶了。”
  
  “呵呵,那是那是。”
  
  ……
  
  囡囡本就邪得紧,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前,也不害怕。
  
  咯咯地笑了一声:“走了,去西安了!”
  
  车辆、马匹卷起一阵风,滚滚而去。
  
  等到她的大车去远,众人才从呆滞中醒过神来。
  
  “君服,想不到你好金屋藏娇啊!”一个考生大声叫起来:“以前也没听你说起过。”
  
  “是啊,君服少年风流,有如此绝色女子在家,怎么不说一声,瞒得我等好苦。”
  
  谢自然听到大家的议论,心中一阵苦笑,却不好解释。
  
  再看身边的几个考生,都是一副惊若天人模样。那黄东更是眼珠子都要落到地上,嘴角拖着一丝口涎。
  
  潜意识中,谢自然却感觉到一阵得意。
  
  其实,只要是个男人,都有争强好胜之心。在别人面前炫耀自己的财富、权势和女人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哈哈一笑:“不过是上次在人市场解救的那个小姑娘,当时,谢某也不过是路见不平。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娃娃。可谁曾想,竟生得如此美貌。而且,据小生看来,此人只怕来历不凡,不是小门小户的女子。”
  
  “谢君服,快说快说,别吊人胃口。”大家都是一真催促。
  
  谢自然拉慢了马,一边走,一边将囡囡身上的不寻常之处同几个考生一一说了。
  
  大家听得一阵惊叹,都道,想不到这小姑娘还有如此才情,读过书,口才了得,又懂得数术、书法,君服还真是拣着宝了。
  
  反正,都是一脸的艳羡。
  
  黄东自然是满面嫉妒,听得心中发恼,忍不住冷冷道:“谢秀才你还真以为自己正碰到一个红颜知己,想着添香夜读书呢?看情形,这个囡囡姑娘家里只怕不是寻常人物。人家女儿在你这里住了这么久,名节有损,到时候,将怒火发泄到你头上,随便找个罪名就把你给治了。”
  
  谢自然不禁一呆,感觉到一丝不好。
  
  旁边,就有一个秀才不服:“怕什么,就算囡囡姑娘身份尊贵,只要君服中个举人,她娘家也敢拿一个举人怎么样。闹到最后,大不了娶了就是。”
  
  “对对对,娶了就是。”
  
  众人一通起哄,然后哈哈大笑起来。
  
  谢自然也跟着笑,不过,心中却有了一丝阴霾。
  
  路上走了三天,总算进了西安城。
  
  进城之后,九个考生都各自散了。考生们在来西安之前早就联络下落脚的地方,有人去投亲戚,有人去住客栈,谢自然在城中本有间宅子,自然住那里去了。
  
  是一间两进的院子,是谢自然去年才置下的产业,平日间只留了一个人看守。
  
  打扫干净之后,第二日就到了大主考亮马夸街的日子。
  
  按照科场上的制度,乡试前,大主考要骑着马在省城的主要街道游一圈,同考生和老百姓见面。
  
  谢自然作为考生,自然要上街去看的,就问囡囡去不去。
  
  囡囡在路上坐了三天车,来西安之后感觉有点水土不服,就说不去了。
  
  她也觉得奇怪,自己被人贩子拐卖的时候,从山西走到陕西,怎么就没有水土不服呢?
  
  囡囡却不知道,就因为这样,自己却错过了同苏木见面的机会。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