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一十一章 重逢
时间已经到了农历八月底,正是一年中最热的时候(明朝好女婿711章)。
  
  这个亮马夸街的仪式对于苏木来说,无疑是一场折磨。
  
  其实,他也是昨天才进西安城的,之所以没有提前进城,主要是对官场上的应酬有些烦了。准备等到考试时间一到,再进贡院的。
  
  可亮马夸街这道程序却不能少,一大早,他就被赵葫芦叫起来。早饭刚吃完,身上就已经出了层汗。
  
  吃过饭之后,他也没有歇气,就被几个长随簇拥着,坐上两人抬的小肩舆,避过热闹的街道,悄悄来到了陕西巡抚衙门。
  
  西安这城唐朝时有八水绕长安之说,环境非常之好,也凉快。可随着关中平原上千年的开发,整个平原上的树都被砍光了。
  
  在西安城中,更是看不到一丝绿色,但在八月时候,也是一座火城。
  
  在礼房,苏木换上了葛纱吉服,戴上了凉帽,披了肩坎,装束妥当后,就看到本期陕西乡试的副主考史大人。
  
  按照国朝科举制度,一省乡试的正副主考都要从中央选派。
  
  史大人乃是弘治三年的两榜进士出身,在翰林院坐馆一年,被淘汰到了地方做了几任官,如今正在国子监做祭酒,被选拔过来做副主考(明朝好女婿711章)。
  
  苏木和他以前本是旧识,这次又搭档主持陕西乡试,都很是高兴。
  
  老史快七十了,大老远从京城来西安,精神显得很委靡。他也知道苏木现在在士林中的地位如日中天,又是天子近臣,前途不可限量。而且,按照官场上的规矩,主官和副职是上下级关系。就打定主意,本次乡试一切事务都由苏木做主,自己权当是摆设。
  
  在大客厅才坐一会儿,两人就汗流夹背,前后两排长随卖力地摇着大扇子,扇出的却是热风。正在烦躁间,巡抚大人也穿着新吉服进来了,脊背上已经一片。
  
  巡抚喘着气,吃力地跪下磕头:“陕西巡抚向两位钦差大宗师请安。”
  
  巡抚可是封疆大吏,而苏木也不过是一个正七品的翰林编纂。可他是钦差,代表天子的威严,整个陕西省的大小官员见了他都必须下跪。
  
  苏木忙扶起巡抚,把他让到上首坐下,着才以下官的身份向他行礼。
  
  巡抚满面都是汗水,道:“好热的天,还是快些将仪式举行了,上了马游完街,好去贡院纳凉。整个西安城,也就贡院那边凉快些。”
  
  苏木说:“但凭巡抚做主。”
  
  于是,众人就举行了拜钦赐符命的仪式,然后,又设香案在西南方向,邀祭了孔圣人。
  
  等到整个仪式举行完毕,再看三人,都好象是从水里捞出来一样。
  
  然后,苏木乘了马出衙门,在仪仗队的带领下,在西安城的主要几条大街游了一圈。
  
  一时间,整个西安城的百姓都涌上街头,争睹钦差大宗师的风采。
  
  这情形原本是很风光的,刚开始的时候苏木还兴致勃勃地四下看个不同。但西安城实在太大,几条主要的街道一转,被毒日头一晒,整个人都蔫了,感觉汗水出无可出,口中也如胶水一样又苦又黏。
  
  好不容易等到亮马夸街结束,队伍进了贡院,美美地喝了两杯茶水,等到汗水出来,整个人才感觉舒服了许多。
  
  在回头去看史大人,身上的官服上已经结了一层白色的盐花。原来,这个史大人平日里口味重,吃得咸,身体里的盐分比普通人要多些。
  
  两人吃了茶水,就有长随七手八脚上来给两位大宗师除冠,脱衣裳。待脱得只剩一件单衣,有用了湿毛巾之后,史大人才叹息一声:“真是遭罪,世上的事情都是如此,人前风光,人后受罪。”
  
  苏木笑道:“史主考,反正过得两日就要封贡院了,这里环境不错,权当在这里消暑好了。”
  
  好真没说,这里有树有水,比驿馆里好多了。
  
  史大人苦笑:“这两日可还有些麻烦。”
  
  “怎么了?”苏木问。
  
  史大人:“按照规矩,乡试时所在省各府各县的正印官,凡是选为内、外帘官的,都会同学政一道过来拜见咱们。免不得要吃几场酒,虽说这是朝廷对咱们的恩典,可这么大热天的,却是叫人难过。”
  
  原来,乡试时的外帘官都要在所在省的官员中选拔,巡抚则自动成为监试官。
  
  “恩典?”苏木有些不明白。
  
  史大人一笑:“到时候苏主考就明白了。”
  
  等到晚间,苏木总算才明白史大人这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天一黑,还没等退凉。被选为内、外帘官的知府、知县们都在陕西学政的带领下前来拜见大宗师。
  
  自然,一通山珍海味地招待。
  
  还有不少拜师礼,按照规矩,一府的拜师银子就是四百两。
  
  陕西本就是明朝最大的行省,府县极多,加一起,两个大宗师每人都是五千多两银子入项。
  
  史大人乃是国子监祭酒,穷惯了的,见了这么多现金,花白的眉毛都笑得挤成了一团。
  
  这才是开始,接下来,地方乡绅前来拜见大主考。
  
  考完之后,中式新人送过来的谢师银子。
  
  一趟乡试下来,两个大宗师一两万两银子没任何问题。
  
  史大人当天晚上就同苏木感慨说自己宦海沉浮这么多年,资历、品级也足够了,可一直没有外放过,日子过得清苦。想不到临到要致仕了,还摊上这么一个差事。如此,晚景也好上许多,真是皇恩浩荡啊!
  
  毕竟,苏木是主考,这钱拿不拿,史大人还得看他的意见。
  
  苏木也不是那么矫情的人,该着自己得的银子,自然是毫不客气地收了。拒收拜师礼固然能为自己获取巨大名声,可你也不能不考虑史大人感受。
  
  见苏木这个态度,史大人松了一口气,对他也越发的亲热起来。
  
  史大人就怕苏木这种年轻气盛的官员,这种人前程远大,为了名声和人望,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倒是自己,这可是最后一次发财的机会啊!
  
  说来也是巧了,在这群官员中,苏木竟碰到了一个熟人。
  
  正是保定府府试时,取了自己的何景明。
  
  何景明在主持了保定院试之后,被朝廷调到陕西做了副学政,如今已经转为正职。
  
  苏木巡按陕西学政之后,同他也有过几次接触。
  
  何景明本是诗坛前辈,对于苏木的诗词也爱到极点。加上两人又是师生关系,在公务上合作得甚是愉快。
  
  不过,自从上次在西安见面之后,苏木已经有三个月没见着他的面了。
  
  看到他,苏木忙站起身来,一揖到地:“学生见过恩师。”
  
  见堂堂状元公,钦差大宗师喊何学政为恩师,不明白二人关系的官员们都是一阵骚动。
  
  何景明忙见苏木扶起来,笑道:“说起来,我和苏编纂还真有这么一桩师生情分呢!想当年,本官在院试考场上,还差点将苏编纂给刷下榜去。若是那样,只怕苏编纂的状元功名还得等上两年了。”
  
  “学台快快说来听听。”大家都来了精神,连声催促。
  
  陕西巡抚呵呵笑着:“各位请入席,有话等下再说。”
  
  酒过三巡,何景明才将当年自己在保定院试上的情形同众人一一说得分明。
  
  自己的学生后来竟然考中了状元,点了翰林。如今名声又响,将来很有可能还要入阁,何景明也是大为得意。
  
  大家都是一阵感慨,说,想不到这其中还有这般曲折,该着何学台和苏编纂有师生情分。
  
  何景明是诗坛前辈,又是翰林出身的士林前辈。早年游历天下的时候,就已经结识了不少一流的学者。
  
  加上为人谦和正直,做官这几年以来,更是和陕西官员相从甚得。
  
  他做的又是学政官,可以说,整个陕西的读书人都是他的学生,人脉极广。
  
  听到说他是苏木的老师,所有的内、外帘官都已经将苏状元当成了自己人。其实,正要以门生、同年的关系论起来,也算得上。
  
  大家心中暗想,既然是自己人,事情就好说了。到时候,乡试考场上,咱们按苏主考的意思办就是了。
  
  这一席酒吃得畅快,苏木也感觉到陕西官员对自己的善意,知道主持这一期乡试不会有任何问题。
  
  心中也是感慨,看来混官场,这人面和关系真的很重要。
  
  中国,尤其是古代中国,说穿了,不过是一个人情的社会啊!
  
  宴会结束之后,何景明并没有急着离开,反和苏木在贡院里散起步来。
  
  何景明道:“子乔,后日你我才进考场,这两日,估计还有不少宴请,你自己把握一下。”
  
  “把握,把握什么?”苏木一楞。
  
  何景明一笑:“乡试毕竟关系到一省的文脉,同院试大不一样。很多人情,却是不好推脱。其中的度,得想好了,明日巡抚大人应该会带着地方乡绅和头面人物来请的。”
  
  苏木依稀琢磨出什么,笑道:“有的事情,度其实还是很好把握,只需依着国法和良心,就不会做错事。”
  
  何景明欣慰道:“子乔你能这么想,我也不担心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