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一十四章 囡囡的办法
听到囡囡问自己能否中举,谢自然道:“科举这事三分人力,七分天注定,时也运也命也(明朝好女婿714章)。谢自然觉得,凡事只需努去做就是了。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倒不必放在心上。”
  
  囡囡:“你倒是看得开。”
  
  谢自然:“世人科举,不外是为了当官发财,说起钱来,谢自然倒是不缺(明朝好女婿714章)。对于权力,却没有什么想法,所以,这次中不中,倒是无妨。”
  
  囡囡点头:“是啊,做官有的时候也不自在,哪里比得上自由自在悠游于天地之间。不过,功名还是要的。否则,一芥平民,无权无钱,就算想自在也自在不得。”
  
  谢自然哈哈一笑:“囡囡有的时候幼稚得紧,有的时候看事情却成熟得可怕,也不知道你爹爹是什么人物,教养出这么一个厉害的小姑娘来。实话同你讲,这次之所以带你来西安,主要这地方大,人也多,看能不能从别人口中打听到你爹娘的消息。如果能够中举,寻找起你父亲来,也更容易些。”
  
  囡囡大喜:“谢家哥哥你有这个心思就太好了,如此说来,这个举人还是非中不可了。来来来,咱们商量一下看如何才能将这个举人功名给拿到手头。”
  
  看到她一本正经模样,谢自然觉得好笑,道:“你一个十一岁的小孩子知道个什么,如果我没看错,囡囡你虽然家学渊源,可却没有系统地读过书。你爹爹教你的时候也没花什么功夫,发蒙识字之后,手头逮着什么书就教什么书。《四书》、《唐诗》、《宋词》,历代先贤文章,甚至佛经都叫你胡乱地读。至于八股时文,却是不懂得的。”
  
  囡囡哈一声:“谢家哥哥你怎么看出来的,爹爹教我识得千余字之后,就将我自己在书屋里找书看,倒没教过我八股文章。他说,这东西是单纯为科举设置的,一个女孩子家学这些东西也没有用处。后来,娘带我离开爹爹的时候,囡囡舍不得正在读的书,就顺手拿了十几本,一路看着回了老家,路上遇到喜欢的书籍,也买了些……重死了,囡囡力气小,还丢了不少……”
  
  一说起自己爹爹,囡囡神色黯淡下去,晶莹的眼睛里包着两泡泪花。
  
  谢自然心道:“你虽然读过几本书,可是否系统学过圣人之言我还看不出来吗?”
  
  看小姑娘一说起自己父亲就满眼泪光,谢自然心中一疼。暗叹:我谢自然从小父母双亡,子欲养而亲不在,人世间最大的惨时莫过于此。囡囡姑娘虽然父母双全,可现在却找不着了。这种悲痛,我自然是最清楚不过。
  
  他默默地拧了一张湿巾递过去,正要出言安慰,囡囡却一抹眼睛:“虽然囡囡不懂八股时文,可脑子灵啊,肯定能为你想出个中举的法子的。”
  
  说到这里,小姑娘得意起来:“当初爹爹就夸奖过我,说囡囡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孩子,谢家哥哥,这两月你对囡囡的情义,囡囡可是看在眼里的,今次无论如何都要替你想个主意出来。”
  
  囡囡一会儿哭得满眼是泪,一会儿又侃侃而谈,谢自然顿时苦笑不得,附和道:“是是是,囡囡是世界上最聪明的女孩子,我的前程可就全着落到你的头上了好吧?”
  
  “你!”囡囡气道:“你不相信我?”
  
  “相信,相信。”
  
  囡囡正要发怒,这个时候,有个伙计来报,说是有个姓林的秀才前来拜访,这才叫谢自然脱了身,忙到声:“我有客人,就先过去看看。”
  
  “好,谢家哥哥你自去就是,我得好好想想,好好想想。”囡囡点了点头,又坐了下去,伸出手指在桌子上胡乱地画中,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姓林的那个秀才谢自然也不认识,他之所以去见客,纯粹就是为了摆脱囡囡的纠缠。
  
  到外厅同林秀才说了就句话,才知道这个秀才纯粹就是慕名而来。
  
  谢自然和本期大宗师苏木在城墙上诗词唱和一事已经在西安城中流传开来,附带着,他谢自然也出了大名。
  
  说了几句话,谢自然就有些不耐烦了。
  
  谢自然本是一个豪爽旷达之人,这个林秀才言辞寡淡木讷,腐儒一个,两人根本就说不到一快儿。
  
  正要找个机会送客,又有客人来访。
  
  不用说,也是听说了他谢自然的大名,特来结识的。
  
  从林秀才开始,一直到晚间,谢自然这里的访客就没有断过,要么是西安士林中的名人,要么是来参加这一期乡试的陕西秀才们。
  
  到最后,客厅里堆满了人,再装不下去。
  
  换成别人,被这么多读书同道叨扰,造就烦不胜烦了。
  
  好在谢自然精力旺盛,也支撑得住。最后,见家里实在装不下这么多人,索性就请众士子一道出门,包了一层酒楼,请大家吃酒宴乐,办了一场文会。
  
  这一场宴会,到夜里才算结束。
  
  回到家之后,冲嘴跑过来,一脸的着急:“东家,囡囡小姐好象有些不妥。”
  
  “怎么了?”谢自然心中一惊。
  
  冲嘴:“东家,囡囡小姐一直坐在桌子前,手蘸了茶水在桌上乱写着什么字,口中念叨说是要替你想个法子,还你这份恩情什么的。整个人看起来,就好象被魔障了。”
  
  说到这里,冲嘴一脸的畏惧,低声道:“东家,看囡囡小姐的模样,是不是撞客了,干脆……我们去请个端公回来驱邪吧!”
  
  谢自然喝得本有些醉了,也不在意,笑道:“囡囡姑娘本就有些邪,就算找龙虎山的张天师来,也驱不了的。”
  
  冲嘴也笑起来:“东家说得是,囡囡姑娘邪得紧,我到是自己吓自己了。”
  
  本期陕西乡试的大宗师已经进了贡院,不到考试结束不能出来。
  
  此刻,距离考生门正式进入考场还有五天时间。
  
  谢自然本对功名一物不怎么热中,对他来说,行走于关中和宁夏前线,一个秀才功名就够用了。
  
  不过,毕竟是热血少年,如果考得实在太差,面子上也过不去。
  
  他本打算在接下来几天静下心来好声看上几页书的,却不想从这天起,宴饮文会就没有断过。
  
  大家都知道谢秀才诗作得不错,又是大宗师苏木看重之人,都赶来亲近。
  
  接来一天,谢自然又被人请去吃了一天酒,做了一天诗,谈了一天文章,到晚上回家之后,自然又有些醉,感觉竟然有些累了。
  
  坐在书屋里,吃了一盏茶,总算清醒了些。
  
  看看天色还不算晚,谢自然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时文集子,本打算读上几篇的。但不知道怎么的,书一打开,却死活也看不进去。
  
  “心乱了,野了,这书却是读不进去。”谢自然正要苦笑,突然间,书屋外面传来一声柔柔的叫声:“谢家哥哥,囡囡可以进来吗?”
  
  谢自然:“囡囡姑娘,你搞什么鬼,要进来直管推门就是。”
  
  门推开了,露上一张得意的脸:“谢家哥哥,囡囡想了一天一夜,总算有些眉目了。”
  
  谢自然:“你又不懂八股时文,又没上过科场,想什么也没用。天色已经不早,你一个小孩子,熬夜做甚,还是快些回院子去。”
  
  囡囡哼了一声,很不高兴地坐在谢自然面前:“我虽然不懂八股文章,可若是给囡囡十年时间,又有爹爹教导,未必输给你。世界上的事情万变不离其宗,囡囡想了一日,有个想法,过来同你切磋,切磋。”
  
  谢自然无奈,做了个请的肢势。
  
  囡囡:“谢家哥哥,据说你同本科陕西乡试的主考官苏木关系密切,除了在城墙上诗词唱和之外。上次,你还护送他从宁夏回陕西。”
  
  谢自然点头:“那次护送苏学士回关中,是得了官家之命。”
  
  囡囡,“既然谢家哥哥同苏学士关系特殊,而且,据你说,你的才学也是非常好的。”
  
  谢自然:“什么据我说?”
  
  囡囡不理睬谢自然:“既然你们的关系特殊,想必那苏学士是巴不得你中个举人做他门生的。那么,囡囡想问谢家哥哥一句,你有没有法子叫苏学士知道你的卷子究竟是哪一张?”
  
  谢自然一笑:“你的意思是留关节啊?考场之上,所有的卷子都是要先找人誊录之后,糊了名交给十八房房师先审。被选上了,才推荐到主考那里。且不说房师那一关你都未必能过,就算过了,大宗师又如何知道哪张卷子是你的?”
  
  “这样啊?”囡囡秀眉一皱,然后仰脸笑道:“其实,以谢家哥哥你的本事,要想被荐卷也是可以的,然后,要想让苏学士知道你的卷子是哪一张,自然也是有办法的。”
  
  谢自然:“去睡了,去睡你。你又懂得什么呀?”
  
  话虽如此,他心中却是一动。
  
  其实,自己和苏学士相交莫逆,又一起相处了半个多月,彼此都是十分熟悉,要想在卷子中留下关节,也是件很容易的事情。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