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二十三章 流离
有想到恩师的女儿竟然在自己家里住了几个月,而且,囡囡姑娘好象又很喜欢自己的样子(明朝好女婿723章)。
  
  方才囡囡说说的话可是一字不漏地落到恩师耳朵里的,搞不好恩师他老人家会以为是我谢自然德行有亏,估计勾引良家女子。
  
  这个误会可就大了。
  
  谢自然心中惴惴,正要开口。
  
  苏木却说出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囡囡,你是不是喜欢谢自然?”
  
  “爹爹,你不许乱说。”囡囡大羞,将头低了下去。
  
  谢自然大骇,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颤声道:“恩师……”
  
  苏木嘿嘿一笑,拉着囡囡的手,柔声道:“囡囡,走吧,跟我回家。”
  
  又回头对谢自然喝道:“谢自然,改天来见我时再说。”
  
  “好呀,终于可以回家了。爹爹,我可以带我的侍女冲嘴回去吗?”囡囡欢喜地跳了起来。
  
  “冲嘴,这个名字好生古怪。你要丫鬟,我帮你买几个也不要紧。人家可是谢自然家里的人,你这么带过去,她未必肯答应。”
  
  “冲嘴自然是肯的,囡囡问谢家哥哥讨一个人,他还能不肯?”
  
  囡囡出门的时候,还回头看了谢自然一眼,嘴角一抿,然后突然红着脸跑了。
  
  带着囡囡出了谢自然家,苏木也不急,就那么和囡囡一道不紧不慢地在街上走着,说着话。
  
  半天才回到借居的院子里,下人们都知道大老爷家的小姐来了,顿时如黑夜里来了一场火灾,都急忙跑起来。
  
  收拾屋子的收拾屋子,准备吃食的准备吃食。
  
  大家心中也是奇怪,苏大老爷的千金怎么千里迢迢从京城过来了,还大半夜的?
  
  对大家来说,翰林院学士高高在上,简直就是在云端里,他们身份卑微,自然不敢问。
  
  父女二人见面,自然有很多话要说,苏木心中牵挂梅娘,就带囡囡进了书房,急问:“囡囡,你娘呢?”
  
  他不问还好,一问,囡囡又小声哭起来:“娘……娘她……只怕已经是不在了……”
  
  苏木心中一沉,忙道:“你说什么胡话,好好的怎么只怕已经是不在了,说清楚些。”
  
  囡囡见父亲面色难看,道:“爹爹,娘……囡囡被人从娘那里拐走已经是一年前的事情。当时,外公和舅舅手上无钱,就说要将娘买给别人为妻。这都这么长日子,估计是已经嫁人了,怕是已经不在山西了……”
  
  “什么!”苏木猛地一拍桌子:“怎么会这样?”
  
  看到苏木如此表情,囡囡有些怕了,嘴一咧,就要哭。
  
  苏木沉着脸:“囡囡,你说下去。不要怕,无论结果究竟是什么,我都承受得住。”
  
  “是,爹爹。”囡囡哽咽了一声:“在沧州时,囡囡还小,什么也不懂。那日娘回客栈,就收拾了东西要带囡囡走。我问娘究竟要去那里,娘回答说回真定老家去。囡囡又问,为什么不等爹。”
  
  “娘又说不等了,说爹爹事忙,叫我们先回老家,他以后再过来寻我们。既然娘这么说了,囡囡就将爹爹写的帖子贴身收藏了,又带了几本书,这就跟娘离开了沧州一路向西。”
  
  “这一路好难行,刚开始的时候还走得顺利,可走了十几日,却见到处都是被水冲垮的房子,到处都是黄忽忽一片,全是泥沙。走着走着,一不小心就能看到被水炮涨的尸体。”
  
  说到这里,囡囡身体一颤,一张小脸变得煞白。
  
  苏木心中大痛,将手放在囡囡的肩膀上。
  
  感觉到苏木手心的热度,囡囡的心情平静了许多:“等回到真定老家,那情形……囡囡已经完全看不出这是家了。整个村子都被黄沙盖了,再找不到一个人。漫天都是乌鸦在飞,嘎嘎嘎地叫着,听得人心慌。”
  
  “房子、地都找不着了,娘身上也没有钱,我们娘俩已经三天没吃饭了,饿得实在受不了。娘和囡囡身上都软得像棉花一样,坐在地上再也走不动了。后来,囡囡跑到田地寻了半天。天见可怜,总算叫我看到地里生了一个西瓜。这么大水,这株瓜苗居然没被冲走,还结了果实。虽然只有拳头大小,味道也是寡淡。但囡囡觉得,那瓜真得很美味,真好吃啊!靠着这个瓜,我们总算没有饿死。”
  
  “吃了瓜,知道是从人家地里摘的,娘很不高兴,还打了囡囡一巴掌,说囡囡没志气当小偷。说着说着,娘就哭起来,然后囡囡也哭。”
  
  “老家的人死得死走的走,都散了个干净,在路上走上一天根本就碰不到一个人。”
  
  听到这里,苏木忍不住长叹一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确实,真定大水之后,朝廷是拨出款子赈济。可古代的政府动员能力和效率,又如何比得上现代社会?
  
  囡囡:“那时节,囡囡问娘,好好地在沧州日子过得那么好,怎么跑回老家来挨饿,娘也不回答,只是哭。这个时候,路上突然来了一个人,好象认识娘。同我们见面之后,他说准备逃难去河南,问我们跟着去不。娘只是摇头,那人又说,前阵子还看到了外公和舅舅,说是去了大同,要去那里讨生活。如果我们愿意去,也是一条活路。可惜,这里去山西实在太远,怕我们走不到。”
  
  “听他说有外公和舅舅的消息,娘眼睛一亮,然后又暗淡下去,说是身上再没有一文钱,又如何去得。”
  
  “那人也是没有办法,叹息一声,柱着拐杖走了。”
  
  “娘说,他走不到河南的。囡囡心中奇怪,问怎么就走不到了。”
  
  “娘说,那人是我家的一个远房亲戚,全家十余口都被水冲走了。看他,也是饿了好多天的,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力气。”囡囡小脸满是惊恐:“到现在,囡囡还记得那个亲戚苍白的脸,怎么也忘不掉。”
  
  “后来呢,你们又是怎么去的?”苏木心中难过,忍不住问。
  
  囡囡伸出已经变得修长的手,挽起袖子:“爹爹你忘记了,当初在沧州的时候你不是给囡囡买过一只镯子吗,玉的。”
  
  苏木:“有点印象,当时你看到那只镯子说好看,想要,我就买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