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二十九章 负荆请罪
而且,照事态这么发展下去,刘瑾大权独揽之后,为了提高自己的威望,必然会将手伸向军队,改革军囤制度(明朝好女婿729章)。
  
  如此,必然引起军队的不满。
  
  安化王见到这个良机,就会起兵谋反。
  
  到那个时候,就是苏木平定叛乱,获取功勋的时刻。
  
  苏木已经将这件事情想得明白,表面上看来,以自己现代人的先知先觉,和在皇帝那里的宠信,历练上十年,入阁当不在话下。
  
  可阁臣这个职务自己即便当下去,当一辈子,到退休的时候也不可能传给子孙。
  
  他现在有三个老婆,一儿一女。将来还会又更多孩子,要养活这么多人,以他苏木的本事自不在话下。
  
  可是,官职这种东西却是不可能传给后代的。
  
  正德皇帝还能活多少年,谁也不知道。等到他苏木老了退休了,淡出政坛了,子女们若是没有官职,又身家富豪,难免不被人觊觎。没有官爵,就是一块肥肉,任何人都想来咬上一口。
  
  可孩子们要想做官,即便他们的父亲官居一品,也得依靠科举一步步考上去。
  
  问题是,科举这条路可不好走,谁也说不清楚将来孩子们能不能走到那步。
  
  与其在这件事上费心,还不如早早地给他们谋个爵位,这可是能够一代代传下去。比如南京徐家,人家有国公爵位,放眼天下,敢找国公府麻烦的人还没生出来呢!
  
  所谓,不谋一时这,不可谋一世,有的事情还是得想在前头。
  
  明朝有个规矩,实际上,任何朝代都有这个规矩。职以任能,爵以酬功。
  
  也就是说,你能力出众,这官大可升上去,甚至可以做到内阁首辅一职。可没有军功,即便你是正一品大员,也不能得到任何爵位。
  
  苏木将来如果退休,子女们又没有功名,说穿了,苏家也不过是一个士绅而已,离豪门望族还有很大的距离。
  
  君子之泽,三世而宰,再过得百年,苏家也就泯然众人也。
  
  可这次如此能够以一己之力平定安化王叛乱,苏木至少能够得到一个伯爵,将来能够传给子孙。而胡顺一个伯也是怕不掉的,他死之后,可以直接让胡克己袭了。
  
  也就是说,这事只要做好,苏家可以得两个爵位。
  
  为自己,为子孙计,苏木无论如何都得拼一拼。
  
  至于梅娘的事情,且放到一边以后再说,反正她已经嫁做他人妇,苏木能做的不过是报复那个汪千户,出一口心头的恶气罢了。
  
  苏木如今和仇钺已经势成水火,他已经决定今次平定安化王之乱,顺带着将仇钺也给办了。君子行事,当快意恩仇,不能有半天仁慈之心。
  
  不过,没有了仇钺参与,手头却没有可用之兵。
  
  据苏木所知,胡顺这次巡查三边,也只带了胡进学和两个锦衣卫力士。他自己说在军中还安插了不少耳目,可这个老丈人做事一向不靠谱,苏木也不敢将全副希望放在他的身上。
  
  还是得亲自掌握一股有生力量才好,也不需太多,剽悍之士有个二三之人就好。
  
  到发动的是时候,直接来一个斩首行动,拿下安化王,叛乱也就平定了。
  
  问题是,这股力量究竟去哪里找呢?
  
  苏木看着窗外的雪花陷入了沉思。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外面响起了囡囡的叫声:“谢家哥哥,你怎么在这里,快起来,快起来,都僵了。”
  
  “谢自然!”苏木一惊,忙推开门走出去,就看到谢自然跪在偏院门口。
  
  因为没有正对着书房的窗户,苏木先前倒是没有发觉。
  
  也不知道他在那里跪了多长时间,头上和肩膀上早已经落满了雪。
  
  谢自然身体强壮,身体火力壮。落在头顶上的雪花被身体的热气一烤,立即升起了腾腾白气。
  
  雪花化成了雪水,顺着他的面庞而下,流进脖子里。
  
  谢自然一张脸已经冻的铁青,整个人甚至僵得没办法颤抖了。
  
  囡囡大约是才知道谢自然跪在苏木的院子里,急忙跑过来。
  
  眼圈都红了,忙拉着他的胳膊:“快起来,快起来!”
  
  “不,放开我,让我跪在这里。”谢自然使劲地甩开囡囡的手,大约是直待太僵,他说话的声音显得含糊不清。
  
  囡囡什么时候被谢自然这么对待过,不觉一楞,扭头对苏木喊:“爹爹,你快叫谢家哥哥起来吧,要冻出人命的。”
  
  苏木刚才读了邸报和信件,又正在思索安化王叛乱一事,正心绪烦乱,见此情形,心头火起,厉声喝道:“谢自然,你究竟想干什么,谁叫你跪在这里的?”
  
  说着话,苏木朝赵葫芦一摆手:“你呆在那里做什么?”
  
  赵葫芦醒悟,大叫一声:“来人,快将谢老爷抬进屋里去。”
  
  几个苏木的长随急忙冲上去,搬手的搬手,抬脚的抬脚,像抬一跟木桩子一样将谢自然抬进屋去。
  
  他们挖了一盆积雪,在谢自然的心口和手脚上使劲擦了半天,总算在他已经冻得铁青的皮肤上擦出红晕来。
  
  有将一碗姜汤灌进谢自然的口中,谢举人的面上才算是有了点人色。
  
  一般人若是在雪地里冻成这样,至少要在床上躺上好几天。谢自然身体健壮,在经商这几年里,这样的风雪不知道遇到过多少次。
  
  只片刻,就要翻身起来。
  
  苏木一直皱着眉头站在旁边,等到谢自然恢复正常,他的情绪也恢复了平静。
  
  就一把将他按住,喝道:“君服,你跪在雪地里做什么?”
  
  谢自然也不说话,只在跪在不住磕头,将床板叩得蓬蓬响。
  
  苏木沉着脸:“男子汉大丈夫,有话且说就是。”
  
  “恩师,学生……学生对不起你老人家……”谢自然眼泪下来了。
  
  赵葫芦忙给几个长随递过去一个颜色,几人知觉,悄悄地退了出去。
  
  “大老爷,谢老爷今天大概是来负荆请罪的吧?”
  
  苏木倒是疑惑了:“君服,你又没做什么,请什么罪,叫人好生奇怪。”
  
  谢自然一咬牙:“囡囡小姐在学生府上住了三月有余,学生当初也是不知道苏姑娘的身份,损害了她的名节。谢自然思之念之,只觉得如万虫噬心,即便是一死也不足抵过学生罪过之万一。”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