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四十一章 化妆
“怎么,难道泰山老大人和进学不同意?”苏木笑问(明朝好女婿741章)。
  
  胡进学急道:“子乔,宁夏之事,你居中运筹帷幄就是了,又何必干冒奇险。若是有个闪失,岂不是亲着痛,仇者快?你如今的身份尊贵,一身担负着国家社稷重任,不能轻易冒险。”
  
  胡顺也是连声道:“进学说得是,你去参加王府宴会做什么,上次你已经同宁夏军政官员们见过面,这次去了,还不被人家给认出来。如果安化王真要在那天做乱,你身为皇帝最宠信的大臣,不正是送上门的大鱼,抓了你,就是奇货可居。”
  
  苏木反问:“泰山老大人,我会就这么送上门去吗?”
  
  胡顺:“你的意思是?”
  
  苏木并不直接回答,反问:“泰山老大人,你们锦衣卫有没有化装的法子,能够叫我不被别人认出来。”
  
  “有倒是有,化了装之后,如果不仔细看,倒是不容易被人发现。”胡顺:“不过,子乔你亲自去参加宴会又有什么意义?”
  
  苏木:“只要不被人认出来就好,进学说我只需要居中运筹帷幄就好。其实,你们却是想错了。出谋划策并不是一拍脑袋,就能凭空想象的。还得直接同相干人等接触,就近观察,掌握一手情报,才能做出相应的处置。此事关系甚大,却不可大意。我苏木的一己安危,又算得了什么呢?等下我就去见谢自然,以谢自然的贴身侍卫的身份,让他带我去参加宴会。此事就这么定了,你们也不用再说。”
  
  其实,苏木心中却有一个念头:五月十二日,依照史料记载,安化王肯定会在宴会是发难,抓捕不听话的官员和将领。如此震惊天下的大事,能够身临其境,才不枉穿越一场。
  
  就苏木对历史的先知先觉来看,这次去参加宴会,他是作为谢自然的随从,根本就没有什么危险。
  
  因为,仇钺早就对安化王有所怀疑,也开始提前布置。宴会乱起之事,仇钺很爽快地投降了安化王,并写下了投名状,获得了对方的信任。
  
  这才有后来仇钺反戈一击,生擒叛首的封侯之功。
  
  所以,当天宴会上,苏木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危险,纯粹就是一个看客。如此精彩的一幕,错过了也是可惜。
  
  想到这里,苏木心中大动,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
  
  胡顺和胡进学苦劝了半天没有任何效果,他们又如何说得过苏木,只得无奈地教了他锦衣卫的易容术。
  
  像易容术这种传说中的东西,苏木刚开始的时候还有极大的兴趣。
  
  到五月十二日那天,等他化装完毕,却是大摆其头。
  
  说句实在话,这东西实在没有什么技术含量,如果仔细看,还是容易被人看出来的。尤其是苏木的身高实在有些醒目。
  
  没办法,只能在背上塞了点东西,将腰驼了下去。
  
  又将头发用一种颜料染成谷草的焦黄,在面上涂了生板栗的汁液,又用颜料在上面做了不少青春逗,这才勉强像是换了一个人。
  
  谢自然也在旁边偷偷地笑:“恩师为报君恩,干冒奇险,学生佩服。我已经同仇钺那鸟人讲了,说有个亲戚日子过得苦,想到军中混口饭吃,仇钺对我倒是颇为信重,也点头了。不过,恩师你一口标准的官话,金声玉质,一听过你声音的人都忘不了。明日进王府,只能委屈你扮个哑巴,委屈恩师了。”
  
  苏木:“陕西话我也不会说,哑巴就哑巴,无妨。对了,晚间宴会时,就算是天塌下来,你也不能乱动。”
  
  “今晚安化王要做乱?”谢自然一惊,脸色就变了。
  
  “如果没猜错,应该就在今夜。”苏木淡淡一笑,正要解释,外面一个谢自然手下的伙计匆匆跑进来,道:“东家老爷,仇钺已经进城了,年先生叫你过府去与他们汇合。”
  
  作为宁夏游记将军,仇钺在城中自有一座将军府。
  
  苏木和谢自然再不说话,两人坐了马车赶到府中,这个时候,已经是后世北京时间下午五点钟模样,今日天气却甚为古怪,前一阵子一连十几个艳阳天,今天却阴得厉害,到现在,天色已经混沌。
  
  刚进大门,就看到仇钺带着一群人走了出来。
  
  谢自然忙拱手施礼:“见过仇帅。”
  
  苏木也急忙将头埋下去,眼角却将仇钺身边众人看得清楚。
  
  仇钺身边立着两个文士,其中一人獐头鼠目,自然是仇钺的首席幕僚高克,上次在宁夏的时候,苏木见过他一面,这次见了也认得。
  
  另外一人看起来风度倒是不错,年纪大约五十出头,这人应该就是前扶风县学教授年甘霖了。
  
  在仇钺身后,还有四个副将和六七个护卫。
  
  仇钺见到谢自然,一脸微笑地将他扶起来:“君服免礼,听人说你中午的时候就进城了,我还派人去寻呢!”
  
  “是晚生的错,晚生有些家务事耽搁了,还请大帅责罚。”
  
  “责罚什么,赶到了就好,来来来,咱们一道去吧。”
  
  仇钺说出这种话,显然是对谢自然极其欣赏。
  
  苏木就看到仇钺身边的高克眼神中有一丝嫉妒之色闪过,仔细一想,就心中了然。这个高克也不过是一个秀才,以前之所以成为仇钺的心腹,还不是因为武人身份低微。一般有才有学的书生也不肯自甘堕落给一个军汉做幕僚。矮子当中选人才,他有秀才身份,自然要被仇钺当成个宝。
  
  可现在,年甘霖是个举人,就将他给比下去了。
  
  至于谢自然,又是举人,又武艺高强,还有手段有能力,想不受到重用都难。
  
  高克地位受到威胁,自然要心生警惕。
  
  “多谢大帅。”谢自然正要直起身体。
  
  旁边的高克突然冷笑一声:“家务事,可就是为了你这个亲戚?那不成,你家亲戚比大帅的事还要紧?”
  
  说着话,就将手指向苏木。
  
  苏木心中一凛,说句实在话,胡顺的化装术实在不怎么样。若是仔细看上几眼,难免要被人认出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