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百四十二章 夜宴
谢自然浓眉一扬,正要发作(明朝好女婿742章)。
  
  仇钺的目光落到苏木身上:“君服这就是你说的要做你长随的那个亲戚?”
  
  谢自然忙道:“禀大帅,正是。此人是乃是小生的一个远亲,谢逊,年方四十,无亲无靠。小生心中不忍,想扶持他一把,留在身边,也好给他一碗饭吃。”
  
  苏木一楞:谢逊,你才是谢逊,谢自然,等此间事了,看为师怎么收拾你。我好好的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才俊,怎么就成四十岁大叔了?
  
  他忙上前拜下,啊啊依依地叫了几声。
  
  众人都是一呆,想不到这个叫谢逊的驼子竟然是个哑巴。
  
  高克如何肯放过这个机会,大笑:“谢自然你好大胆子,当大帅这里是什么地方,连驼子和哑巴都往里面塞?”
  
  仇钺也皱起了眉头:“君服,怎么回事?”
  
  谢自然忍住气,道:“大帅,所惟有理不在声高,有才不在口齿。谢逊虽然口不能言,腹中却藏有诗书万卷。若不是他身有残疾,只怕早就中举人了。”
  
  “哦,原来如此,竟是个有才之人。”仇钺很是意外。
  
  高克冷笑:“他口不能言,自然是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估计就是个来大帅这么骗饮食的。来人,将笔墨,让他写几个字看看不就知道了。”
  
  仇钺等人正走在门口,旁边就是门房。
  
  听到他喊,立即就有一个门子将一卷纸和一支蘸了墨汁的毛笔送过来,扔到苏木脚边。
  
  仇钺倒是来了兴趣:“写几个字也好,反正离王府宴会还早,若君服的这个亲戚真有才,倒也可以用,本帅唯才是举,不问出身相貌。那个谢什么,你把本帅的名字写出来看看。本帅的名字写起来颇难,一般人连笔画都记不全。”
  
  苏木一拱手,拿起笔,在纸上端正地写下仇钺二字,为了不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他一直埋着头,这两个字用的是柳体,并不是自己赖以成名的董其昌行书。
  
  却见这两个字端正清秀,看得众人都是眼睛一亮。
  
  年甘霖老先生也忍不住点了点头:“好字,真好字也!”
  
  高克也是一呆,却不想这个驼子的字好到这等程度,他仍就不死心,冷笑:“书法这种东西,只要肯花工夫练,也不难。四书五经才是真本事,驼子,你将《大学》开篇第八段默写给我看看。”
  
  年老夫很是喜欢苏木的书法,不过,他以为苏木也不过是自己未来女婿的一个普通亲戚,或许识的几个字,可未必就是什么读书人。按说,四书五经乃是读书人的基本功,任何一个读书人都要做到倒背如流,才算是入了门。
  
  高克这么一手,对任何一个书生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可用来对付一个普通的残疾人,确实有故意刁难的味道,他如果没有经过严格的经义训练,又如何知道《大学》开篇第八段说的究竟是什么?
  
  就忍不住道:“孙先生,这样不妥吧?”
  
  话还没有说完,苏木已经一手拿着卷子,一手提笔飞快地写起来。
  
  须臾,将将卷子送了过来。
  
  年教授心中好奇,同高克同时低头看去。却看到上面写道:“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如恶恶臭,如好好色,次谓自谦……”
  
  竟然是一字不差。
  
  年老夫子忍不住道:“不错,君服这个亲戚确实是读书种子不假,可惜身有残疾,奈何!”
  
  “哦,原来是读书人啊,那就留下吧!景文,你心胸狭隘了些,这样不好。”仇钺一笑,大步朝前走去,上了马车。
  
  高克冷哼一声,狠狠地将卷子丢在地上,跟了上去,一张脸黑得要滴出水来。
  
  看到高克失落的背影,谢自然笑了起来,露出雪白的牙齿:考学问,这天底下又有谁能考得过恩师。高克一个小小的秀才,竟然敢向当今状元公,翰林院编纂苏学士叫板,那不是班门弄斧吗,可笑,可笑!
  
  正笑着,身边的年甘霖哼地一声,一甩袖子,走了。
  
  谢自然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老师……老师……”
  
  他无论如何也想不明白年甘霖究竟为什么生自己的气,郁闷了半天,只得和苏木一道上了车,往安化王府行去。
  
  仇钺这一队人马有十几辆大车,还带了护卫,浩浩荡荡,声势颇大。
  
  等到了王府,门前的一条街早已经是车水马龙,又是轿子,又是马车,堵得水泄不通。看情形,全城的文武官员都来赴宴了。
  
  进了王府,早就有两个迎宾过来,将仇钺等人接了进去。
  
  苏木生怕被人发现,一直低着头用眼角观察。
  
  只片刻,就在人群中看到了不少熟人。宁夏总兵姜汉,镇守太监李增,宁夏都指挥周昂,巡抚安惟学、少卿周东。
  
  安化王和他的幕僚高克早已经等在大厅堂里,见了众人,微笑着上前同大家见礼,说了许多小王今日生日宴,各位大人赏脸,不胜之喜之类的话。
  
  苏木暗自点了点头:安化王之乱的所有当事人,今夜可算是都到齐了,大幕开启,却不知道是何等的精彩。
  
  今天夜里来的人实在太多,在大厅堂里见过面之后,很快,就有两个王府的下人进来,将仇钺一行人引到大花厅后面的庭院中。
  
  绕过一座巍峨的大假山之后,眼前豁然开朗,就看到一个小广场。
  
  摆放了几十张桌子,今天来的客人非富即贵,尤其是军方将领,都是带了随从的。因此,基本上每人都占了一张桌子。
  
  广场正面是一座大戏台子,上面坐了不少优伶,有阵阵琴声轻柔柔传来,正是乐师在调音。
  
  仇钺这一席就坐在仇钺、高克、年甘霖、谢自然和另外几个将领,苏木和仇钺玉泉营的侍卫们则立在他们身后。
  
  为了方便观察,苏木就立在谢自然的身边。
  
  见仇钺等人进来,不少军方的将领们起身过来见礼。
  
  一时间,到处都是将军们的大嗓门,叫声,笑声,响成一片。
  
  作为仇钺的首席幕僚,这种场面高克自然不会放过,就抢先一步立到仇钺身边同别人又说又笑,倒将年甘霖和谢自然晾到一边。
  
  等到二人想着要去作陪时,仇钺身边已经聚了一堆人,自然挤不进去。
  
  两人无奈,只得又坐回座位上去。
  
  谢自然借这个机会,小声道:“年教授……”
  
  话还没有说完,年甘霖就哼了一声,打断了他。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